杨老师,您还好吗?

今天去看了《老师好》这部电影,太感人了,后面三分之一基本都是流着眼泪看完的。

看着苗老师既严厉又温暖的样子,也使我想起了读初中时的恩师-杨庚欣。他虽然一副瘦瘦小小的身板,可是在讲课时声音却是十分洪亮。他平时上课非常的严厉,绝不允许做小动作。只要被抓到,一定是被罚站在讲台上或者是门外。

晚自习时,他也会悄悄的监视我们。经常偷偷的趴在窗外往里看。记得当时后门的门锁有个窟窿,那里就成了他的一只眼睛。说不准什么时候,往那里瞟一眼,就可能撞上他在往里瞄。赶紧扭头趴起来学习,心扑通扑通的跳,生怕他推门而入,被揪起来站讲台。坐在最后一排的男生经常被抓。

后来他们想了个招,把纸团成一团,塞进那个窟窿,然后又用胶带把它粘上了。老师又把他的眼睛放在了窗户上。透过外面的光照,使劲把身体抬高,把眼睛贴上去,还是可以看到里面模糊的身影。把耳朵贴上去,就可以分辨出哪个在窃窃私语。晚上的时间其实是有值班老师轮流巡视的,可是他基本每天晚上都会过来搞突然袭击。

他的家非常简陋,和电影里面演的很像。一家四口住在学校食堂旁边的️职工宿舍里。除了厨具就是他们的床,旁边的池塘还时不时散发着臭水的味道。

他也和苗老师一样,对品学兼优的孩子特别疼爱。我当时在班上个头可以排在前三名,可是他却把我排在第三排最中间的位置,就因为那是全班的中心,是视线声音最好的地方。

当时的我本是数学课代表,他觉得我性格太内向,有意锻炼我。就把我认命为文艺委员,每天在班上预备铃响时给大家带领唱歌。我找了他两次,拒绝做这个委员。他用很肯定的眼神鼓励我,说我一定行。就是这样让我的胆量一天天大了起来。

初三报志愿,他给了我很大的期望。认为我一定是重点高中的好苗子。专门把班上为数不多的重点高中名额留了一个给我。可惜我就像电影里的“安静”一样,在最关键的冲刺阶段,出现了意外。脚被同桌一瓶热开水不小心浇了上去。

结局就是没赶上中考,不得不休学了。

在复读时学校给我重新分了班级。当老师知道后,又特意找了那个班主任,把我要到了他的班。可惜我辜负了他的良苦用心,复读的结果是家里一定让我考中专,早早毕业好补贴家用。就这样我早早的走上了工作岗位,过着普通的工薪生活。

虽然回老家很多次,从我们这所最出名的乡中经过,可是再没勇气踏进那个熟悉的大门。我辜负了老师的殷切希望,我不知该用何脸面去面对他。

一晃分别已有二十二年,当年年近四十的杨老师,也已经年逾花甲。不知敬爱的老师您还好吗?愿您平安快乐,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