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征战,还是逐流随波

是征战,还是逐流随波

诗/牛8蒲哥

从那

天缝边际

感受到暗的力量

光束在弱化

弱化成

一块黑布

在布的两边

又有几点亮光

凸了出来

似一颗颗星星

爬上无穷的九天

像极了

排例有序的极光

是谁

见一眼都会怦然

只是她们不是一道横着的弧

而是竖着的虹

直锤深海的九天银河上的浪花

风起

绵柔柳絮般轻盈起舞

蒲公英般飞翔

那些微弱的光斑活了过来

怒放着生命的火

想问

谁在梦的呓语里呐喊

停留

又是谁

造就一艘理想的大船

桅杆高耸

指碧霄

四处征战

最后

却在疼痈的汪洋大海之中

似一叶无根的萍

随波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