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老汉打工记

人这一生就是为了还债的,父母的债,夫妻的债,儿女的债,邻里的债……然后不知不觉走完了一生

01

“栓儿他叔,月底二十八有空不,来俺家吃酒呗,你侄媳妇又添了个小子,二十八满月,你们一家都过来吧。”电话那头的老王头开心地说着,笑着合不拢嘴。

“恭喜啊,恭喜,拴儿他爹,你好福气啊,这已经是第二个孙子了吧。”方老汉恭维地说道。

“可不是,本来还以为这胎是个丫头的,没想到又是个小子,看来我们老王家祖上真的显灵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他叔,你放心,那天我们一定去,也沾沾你家的福气。”方老汉说完,放下电话,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随后骂了句:“叫你多嘴。”然后就往地上一蹲,低着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被人邀去喝喜酒了。虽说乡里乡亲的,遇到喜事,喝酒庆祝一下,本也无可厚非。可是吃喜宴,哪一次不得包上个大几百的,而且这样的酒宴一个月还要吃好几次,这对于在家种田的方老汉来说,的确有些吃不消。但是乡里乡亲的,不去也不好,而且方老汉还是个最要面子的人,一辈子也最怕得罪人。

02

“孩儿她娘,准备五百块钱的红包,栓儿他家又添了个二小子,叫咱们月底去喝满月酒。拴儿他爹才刚打电话过来。”吃完晚饭,方老汉坐在床沿上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对老伴儿说。

“又要五百,这喜宴吃到啥时候是个头哦。就说这个月吧,先是罗大妈家闺女出嫁,后是牛柱娶媳妇,现在又是老王头儿家添孙子,最气人的是今年三月,李大锤家配种猪,竟然也办了个酒席,村里人都说没空,就只有你,傻傻地去吃了一顿饭,还花了200。回来还对我说那种猪长得挺俊的,花200看一眼,值。”方大娘摇了摇头,忿忿地说。

“老太婆,都是一个村儿的,不要算得那么清楚了。再说,咱家二树结婚买房,也没少人家帮忙。”方老汉把烟斗在床头磕了磕后说。

方大娘没有说话,坐在桌边,正在专心地绣着一幅快要完工的十字绣。她的眼睛越来越不好了,以前像这样一幅十字绣她两个月不到就能完工。而手上这幅她已经绣了三个多月了。她已经无心和方老汉辩驳,毕竟他说的也对,二树结婚买房那阵,村里人没少帮忙,这个她是记在心里的,但是也正因为这样,她家背上了几十万的债,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还清呢?

过了许久,她可能是累了,放下手中的活计,揉了揉眼睛,锤了锤腰,走到老伴儿跟前,和声细气地说:“他爹,不是我忘恩负义,而是家里真的没钱了。本来还想这个月卖了豆子和公鸡,还能剩下点儿,结果两次席吃下来,就没钱了。这幅十字绣可能还要再过半个月才能绣完,要不咱少包点,包个五十、一百的意思一下好了,拴儿他爹和你一起长大,咱家的情况他也知道,应该不会太计较这些的……”

“那怎么行。”还没等老伴儿说完,方老汉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通红地说道:“现在还有谁包五十的,你是想寒碜死我吗?再说了连大锤家的猪我都包了200,栓儿的儿子才包50,被他知道了,他怎么想,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说完,焦急地房中来回踱着步子。

过了许久,他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试探地问道:“要不你去县城问下二树,看他有没有钱,反正不要多,500就好,过了这关再说。”

“他怎么会有钱,怎么能找他呢?这点事也要去烦他吗?你不知道二树现在有多不容易吗?好不容易娶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县城儿媳妇,你想让他们感情不和吗?再说等过段时间有了孩子,需要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这下换成方大娘急了。

“别急,别急,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不过说起二树这个混小子我就来气,每次打电话聊不到一分钟,就说忙,就挂了,也不知道他整天在忙些什么?县城并不远啊,大半年的也不见他回一次家。”方老汉边说边叹气。

"他不要工作?他不要养家糊口?我们有什么好看的,过年了,他们不就回来了吗?你要他天天哄着你,你就多长一块肉吗?”方大娘忙替儿子辩驳道。

那一夜,方老汉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下半夜,才沉沉地睡去。

03

第二天一大早,方老汉早早地爬起来,老伴儿问他去干嘛,他也没有回答。只是换了身干净利落的衣服,戴着草帽,背着手向村口走去。

原来昨天晚上,方老汉想了半夜,他觉得只有上县城去打工来钱最快。可是他在家种田种了半辈子,临老了还要为了个红包,出来打工,说出去怕人笑话。所以老伴儿问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回答,心想着,等钱赚回来了再说也不迟。

那天上午,他把县城转了个大半,也没有找到适合的工作。他年纪大了,重体力人家怕他干不了,技术活他是真的做不来,所以快到中午了,啥活没有找到,肚子却咕咕直叫起来。

他买了两个烧饼,匆匆忙忙吃完之后,接着去找工作。说来也巧,当他路过城南的物流城,忽然发现有家物流公司要招卸货工,竟然没有年纪限制,工资还是日结,感觉挺不错的,就去应聘了。

人家见他虽然上了年纪,但他身体看起来还挺结实,而且眼下货太多正缺人手,所以也就勉强让他留了下,工资每天180,还包吃住。方老汉对这个工资待遇挺满意的,只要干上三天就可以凑足500元了,红包问题就解决了。他甚至还想着如果干得好,以后就在这里长干下去,也可以早点把债还清。

方老汉感觉心情大好。他本来还在想一个小小的物流公司,能有那么多的货要卸吗,结果他和其他20几个工友一口气卸了三个小时,装货的车还在源源不断地开来。

干了快半天的活,他和工友们也渐渐地熟络了起来,原来他们中有两个还是他们邻村的,只是经常在外面干活,所以也没怎么见过。

“这个老板家生意可真好啊!这么多的货。“方老汉说道。

“可不是,据说生意好的时候,这样不间断的卸货,可以连续卸上好几天,晚上通宵的情况也有。”年纪稍长的那个工友说道。

“乖乖,那老板得赚多少钱啊,就算一个包裹7元,这么多包裹,有的应该是从远地方运来的,更贵,算都算不过来了。”方老汉一脸羡慕地说。

“老板哪能全得,还是要付我们的工资,房租,水电什么的,不过他家生意真的很好,老板挺精明,赚钱也是肯定的。”

“据说老板很年轻,比我还要小一点。”年纪稍轻的工友忽然冒出一句话:“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方老汉听了这话,想到了自家的二树,可不是,这个老板这么有钱,我那可怜的二树,可能也正和自己一样,辛辛苦苦干活呢。

“是啊,据说他也是我们那边的人,说不定见了面我们都还认识呢?”年纪稍长的工友接着说道:“你说说,我们那里出了这么个能人,我咋就一点都不知道呢。“

”我听说啊,他家以前也很穷,和我们一样,也是最近才发达的。不过话说回来,他爸妈有个这么能干的儿子,估计晚上睡觉都要笑醒了。“年轻的工友接着说。

……

他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不知不觉地干到了太阳落山。腰弯了一个下午,方老汉感觉身子累得都要直不起来了。他自言自语道:“打工真不容易啊,比俺在家种田还累。看来这碗饭并不好吃,等我赚够了红包我就不干了。”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方老汉开开心心地领到了自己干了一下午90元钱,心里喜滋滋的,他一边数着钱,一边向前走,一不小心和迎面走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正着。

方老汉赶忙弯下身把散落在地上的钱一张一张小心翼翼地捡了起来,等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他发现眼前那个人也正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方老汉揉了揉眼睛,大声说:“二树,你怎么在这,你也在着打工?”

“爹,你怎么在这里,我是这里的老板……”二树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