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春韭情满怀

字数 1018阅读 76

住在乡下的姥姥托人捎来一捆韭菜。我打电话给姥姥,说韭菜收到了,以后不要再让人捎东西了,超市里啥菜都有。这样的话说了不止一年了,可姥姥一边答应着,一边继续送来应季的新鲜蔬菜。尤其是春天里的第一茬韭菜,姥姥每年都会送一些。和韭菜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些青的红的辣椒。

看着桌子上红红绿绿光彩照人的一片,我想起姥姥最爱做的一道菜,韭菜拌辣椒。韭菜是第一剪春韭,辣椒是秋天时被姥姥趁鲜摘下,放进盛红薯的地窖里,再用湿沙土埋好,放了一整个冬天,待第一剪春韭可以吃时,就从沙土里把辣椒扒出,冲洗掉泥土,切成青的红的辣椒丝,和春韭拌在一起,滴上几滴香油,色香味俱佳,用热馒头夹了吃,简直就是人间美味,给肉都不换的。每次姥姥看到我吃这道菜时的样子,脸上都会绽放出满意的笑容。

上初中时,我在姥姥家住。那时我吃饭挑食,人又低又瘦,就是名副其实的“黄毛丫头”。姥爷早逝,姥姥一个人带着几个舅舅生活,家里并不宽裕,姥姥想给我改善生活, 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尽管如此,姥姥还是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多吃点。

夏秋时节地里到处都是瓜果蔬菜,很稀松平常的菜,经过姥姥的手,都能变成美味佳肴。冬天有萝卜白菜,农家的餐桌也不至于啃干馍。最让姥姥费脑筋的就是春天,青黄不接,别说吃菜了,就连填饱肚子有时候都成问题。但这些事难不倒心灵手巧的姥姥,姥姥在院子里开辟出一畦菜地,种上韭菜,整个春天的饭桌上,都会有韭菜的影子。

那时,因为鸡蛋是要用来换盐吃的,所以韭菜炒鸡蛋只是在我竞赛得奖时,偶尔出现在饭桌上。最常见的是韭菜拌辣椒,因为它不仅便宜,而且简单、省事。在农村,“耕牛遍地走”的时节,人们是没有心思在吃饭上花费时间的。

后来,我上了高中,考上了大学,离姥姥越来越远,但姥姥的韭菜拌辣椒却一直让我念念不忘。在城市的饭店里,我从来没有找到过这道菜。想吃的时候,我便到菜市场买来一撮韭菜、几个辣椒,自己切了拌着吃,可是却怎么也吃不出姥姥拌的那个味道。

姥姥的那畦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中间又换过好多次的新韭根,直到今天仍然在。因为我喜欢吃,所以姥姥一直种着。

成家以后,每年的春天,我都能吃到姥姥种的第一茬韭菜。前些年是姥姥亲自送来,老人家进了家门就开始把择好的韭菜洗干净,再冲去辣椒上的沙土,细细地切好,滴上香油,然后满意地看着我拿馒头夹了吃。

最近几年,春韭都是姥姥托人稍来。我知道,姥姥老了,这一剪春韭我是吃一年少一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吃不到了。

一剪春韭情意满怀,吃着这一剪春韭拌辣椒,我泪流满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