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ray-man/缇亚]【离别的奏曲】 【好想见你】

爱琴海边,琥珀色的废墟。芒草覆盖了原野,竖琴拔动,传遍整个风中。

“这么好的景色,你为什么不看一眼?”

“……我喜欢银色的花。”青年想了想,笑着说。

“看看嘛,缇奇。”

少女跳下草堆,一下子扑到他怀里,青年无奈地揉一揉怀里露出的小脑袋,顺着风吹的方向看过去。

吹向天的尽头,一座孤独的墓碑。青年眼神暗了暗,摘下帽子扔在地上。

“为什么矗立在那里?”少女问。

“因为这是他走到的最后一个地方。“

少女认真地说,“他为什么要来这里?”

青年拉起她的手,他们一起向墓碑走去。

“也许,就是随意地走走,走到多远就是多远,然后……他就在这儿倒下了。”

“在这样的地方吗?”罗德极目四望,“走不完的废墟,也看不见海。我不愿他就睡在这种地方。”

“这是他的选择。”青年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他们到了。

少女收起笑眼,抬头看见那墓碑,哗啦捂住眼泪。她转身扑进青年的怀中,肩膀一抽一抽,揉皱了他的黑西装。

“不行,缇奇……我还是不行……我不能看见他的坟墓,眼泪……停不住……”

青年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脊背。她伸出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心脏,断断续续地说,“心脏这里,好痛……这是为他而流的泪吗?”

“是的,是的,”青年闭上眼睛,竟微笑着回答,“这证明我们诺亚不仅也会为亲人流泪,更会为所挚爱的化成灰烬。”

“缇奇,你不能做傻事!”少女立刻恶狠狠地抬头,“我不准!如果你敢,我就烧了这里!”

“哈,我怎么会?”青年笑说,“我可是‘快乐’,有什么悲伤能把我打倒?”

一阵风卷来,把他们的鬓发吹开,这温柔和煦的金色芒草地,仿佛也出现在谁的梦里?

“我明白了,缇奇?”少女轻挑着尾音,舒展开眉头。她也蹭蹭青年的袖口,然后在风中站直。

不过终究迷了眼,远方有歌声呜呜,半睁开望着芒絮飞过的痕迹,一点点光斑绻卧在墓碑脚下,争摇曳流连。

他们不知站了多久,也许歌声唱了多久他们就站了多久。当所有声音都隐去的时候,她才开口。

“不过,为什么?为什么我一醒来,亚连和世界就变成这样?”

青年笑着揉了揉少女的头发,“我慢慢讲给你听。”

“真的吗?”

“真的。”

“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吗?”

“你沉睡了那么久,久到足以发生任何事。”

“缇奇,”少女努力地伸长手臂,抹在他脸颊,“你也会哭吗?”

“我?”他戴着白手套的手摸了摸左眼下的泪痣,“也许吧。”

少女端详了他一会儿,噗嗤笑了出来,“那你可要全部讲给我听哦,缇奇。”

“会的。”

原野的废墟,视野高高,抛向空中。


何处浮起一首诗,写满夜的故事

玫瑰覆上额头,献上迷宫珍珠

凭逐信念, 追随理想的日子

云雀夜莺低叫,阴谋虬结如真实

剑光劈开浓重,飞入远走

世界新生的风,天籁响起

铺开那一秒,旧时笑靥流连

爱如绛汁酒夜,膏润这大地





那竖琴拔着的,是离别的奏曲。

正是阳光明媚,芒草温柔。

青年站在墓碑前,静静地看着,耳边浮现起罗德的话:“缇奇,再等一等,再等一等。亚连终究会醒来。”

良久,他突然笑了。指着墓碑,低眼看去,一寸寸抚摸刻纹的轮廓。

“好想见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