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侏罗纪(四)

袁玮和方海妍走进树林,袁玮仔细在林中寻找一些可以用来做弓箭的树枝。找了老半天,他才从一棵矮树上截取了一段树枝,这树枝坚韧异常,正是做弓身的最佳材料。

袁玮用短刀削断树枝上的枝杈,交给方海妍,他又去寻找可以做箭支的树杈。他向树林深处走了几十米,才找到一棵笔直且木质坚硬如铁的大树。这棵树很高,大约有三十几米,幸好从它的根部就开始四下伸展树杈,这在现代的树木里,很少有这样的情形。

袁玮割断五根拇指粗细的树杈,回到方海妍身边,用短刀把树杈截成两尺长短,一头削尖的木箭,一共截了十只。他又把准备做弓的树杈修理好,两端都削细一点,以便使弓弦绑在那里。

做好这一切,袁玮又修理里两根两米多长的树杈,削去枝枝杈杈,削尖顶端,把它修理成两根长矛。等他完成所有工作时,用去整整三四个钟头,这时日已偏西,两人的肚子都饿了。

袁玮带着尚未完成的弓箭和长矛,和方海妍走出树林。他在一片灌木丛里找到一种小指粗细的野藤,从它最坚韧的部分截取了很长一段,准备做弓弦。

“好啦,只等有空来完成整张弓了。”袁玮如释重负地说,“现在,让我们去搞点晚餐吧。”

袁玮忙活了一下午,方海妍在一旁全神贯注地看着他做工,她从心底对这个有勇有谋的男人渐渐产生浓厚的依恋和热爱。她从来没有发现,一个男人在专注某一件事情时,竟那么有魅力,那么吸引人。但她把这种感觉放在心底,脸上丝毫不流露半点。

两人来到河边,袁玮把弓箭放到一边,拿起一根长矛,对准河里身体肥大的游鱼。这种游鱼蠢得很,它们从没想过会有人用这种高明的方法捕杀它们,袁玮几乎一击就中,一会儿工夫,他已经刺中六条同种类的大鱼,这六条鱼加起来也有四五斤重,足够两人的晚餐了。

袁玮每刺中一条鱼,方海妍就用短刀刮去鱼鳞,剖开鱼腹,把内脏掏出来,然后把鱼在河水里洗净,串在一根木箭上。

袁玮和方海妍开始上路,他们需要找一个可以栖身的山洞。在这荒山野岭睡一晚并不安全,这里到处都是肉食动物,随便遇上一个就够两人喝一壶的。

袁玮背着弓箭,拄着两根长矛(本来他要方海妍拄一根,可她说她是女孩子,不太擅长拄着凶器,于是所有凶器都归袁玮了),方海妍举着那一串洗刷好的鱼肉,紧紧跟上他的脚步。

“现在我就是一个职业猎手,带着他心爱的情人去狩猎了!”袁玮忽然扭头说。

方海妍看懂他满是情欲的眼神,但装作不明白。两人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发现一个大山洞,洞口有十几米高,洞里宽敞干燥,约有数百米宽窄。

两人走进洞里,开始忙活起来。

袁玮先是收拾了一些干草和枯死的树枝,用来烤鱼用的。他让方海妍拖一些大的树枝来,自己又搬来几块大石头堵在洞口,再把树枝放在石头上。这样洞口就非常隐蔽,一般野兽不太会发现这里还有一个山洞。

接着,袁玮把干草和枯枝堆起来,用两块石头互相碰击,他要用最原始的方法取火,可这并不容易,他一连试了几百下,才把干草引着。

看着耀眼的火焰腾起,两人都欢呼大叫起来。这一次,方海妍对袁玮已经不是佩服,而升级为崇拜了。

“这家伙简直神了,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方海妍忽然想,“怪不得那么多女人喜欢他。”

火生着了,袁玮把枯枝堆上去,再把那一串生鱼放上去烧烤。不一会儿工夫,一股香气飘散开,两人更感饥肠辘辘,恨不得连树枝都吃掉。

又烤了一会儿,鱼熟了。袁玮分了三条给方海妍,两人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虽然没有添加任何调味料,鱼肉有些淡而无味,但两人仍吃得十分香甜,那自是饿得狠了,不过这鱼肉细嫩柔滑,比起现代世界的鱼肉别有一番风味。

方海妍只吃了一条鱼就饱了,剩下的五条都被袁玮吃掉。看着他大口吃着鱼肉,方海妍觉得他此刻像一只饥不择食的动物。或许,在男人身上,都有野兽的一面?

饱餐之后,接下来是要休息,还是做些什么,方海妍一点也不敢想,袁玮显然想到了,他打了个饱嗝,身子朝后一趟,伸展了一下四肢,大声说:“睡觉吧!”

袁玮闭上眼睛,立刻鼾声大作起来,方海妍一把拽起他,极度不满地抱怨:“天才刚黑,陪我说说话吧。”

袁玮直起身子,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方海妍,她的脸蛋被火焰映照,显得白里透红,很是诱人。袁玮也看出在她脉脉的眼神里孕含着无限深情。别忘了,他可是情场高手。他当即搂过她的腰,凑过去欲吻她的双唇。

方海妍心里又是渴望,又有点害怕,她本能的闭上眼睛,当她感到袁玮的呼吸喷到自己脸颊时,心里一阵迷乱,惊惧之心倏地退去,情欲暗生,忍不住张开双唇,迎接他的热吻。

袁玮热情如火,他轻轻地把怀里的美人推倒在干草上,正准备褪去她的衣服。突然之间,洞外传来轰隆隆的脚步声,两人急忙分开,同时看向洞口。

洞口的石头和树枝四下飞散,一只八九米长的恐龙大步走了进来,它约有两米多高,背上长着两排金黄色尖刺,嘴唇部分也是金黄色,身体其他部分却是深紫色。它用两条后腿走路,刚才洞口的阻挡物被它用前爪推散的。

这只恐龙径直走进洞里,走过火堆时,一脚就把火焰踏灭,而自身浑然不觉。袁玮和方海妍连忙向洞壁退开。紧接着,后边又跟进来七只同样的恐龙,它们相继走进来,各自找地方躺下。

“我们占据了它们的家。”袁玮沮丧地说。

“我们还是出去吧。”方海妍紧紧抓住袁玮的手说,“我可不想跟它们住在一起。”

袁玮拉着她慢慢走出山洞,其实他们根本不用这么小心翼翼,这些都是草食性恐龙,它们对这两个加起来还没有三百斤的“小动物”才不感兴趣。

两人走出山洞,方海妍愁容满脸,“我们被赶出来,这可睡在哪里?”

“我只恨它们破坏了我的好事。”袁玮不顾方海妍略带恼怒的眼神,笑吟吟地说,“也是,这里是它们统治的世界,咱俩只是个外来户,还是让着它们一点,反正还早着呢,我带你去看星星吧。”方海妍一点主意也没有,她跟着袁玮爬上一座小山,两人坐下来,并肩欣赏一亿多年前的夜空。

夜幕早已降临,大地一片宁寂,各种动物都已归穴,飞鸟也入巢,只有这两个可怜的情侣无家可归,孤零零的在山顶看星星。

两人经历了二三十年的都市生活,突然回归到万籁俱寂,渺无人烟、灯火的原始世界,还真有点不习惯。

天空似一张巨大无比的蓝幕,上面点缀着数不尽的星星,只是这张蓝幕比他俩任何时候见过的都要湛蓝,星星也更加明亮,方海妍惊叹:“这里就是传说的童话世界吧?”

袁玮很自然地搂着方海妍的肩膀。她也倚在袁玮的怀里,只是两人心中的情欲早已消退,剩下的都是相互依恋的纯真情怀。

突然,一颗闪亮的流星划过天际,在蓝幕上留下一道炫目的光芒。

“流星!”方海妍又惊叫起来。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接下来竟有数百道流星不停地划过夜空,在这块大蓝幕上描绘出一副精彩绝伦的图画。

“真是太神奇了!”一向波澜不惊的袁玮也惊叹,“可惜我的摄像机被那只可恶的怪鸟叼走,不然,把这种奇景拍下来该有多好。”

“也别太贪心了。”方海妍轻轻摇头,“我们能够欣赏到这奇观,也该满足了,怎么奢求那么多呢?”

“也是。”袁玮点点头,两人又看了一会儿流星,方海妍又累又困,倚在袁玮怀里睡着了,袁玮也闭上眼睛迷糊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路上方海妍小心驾车。本来她的驾车技术就不太熟练,袁玮又在一边喋喋不休的说话,时不时地还装作不经意的碰碰她的手,更...
    暴雨骄阳阅读 54评论 0 0
  • 其实,在袁玮第一次向方海妍发起进攻时,她的芳心就蠢蠢欲动,可女孩子的矜持使她对袁玮持考验态度,因为这一考验,让方海...
    暴雨骄阳阅读 111评论 0 0
  • 袁玮首先恢复意识,感到自己握着方海妍的手。她还在熟睡状态,两人面对面躺在草地上。 袁玮侧了侧身子,睁大眼望向天空。...
    暴雨骄阳阅读 132评论 0 1
  • 第二天早晨,方海妍先从睡梦里醒来,她在袁玮胸前睡了一夜,袁玮躺在岩石上,还在微微打着酣。 方海妍忽然想到,昨晚如果...
    暴雨骄阳阅读 83评论 0 0
  • 女儿把一大包旧鞋放到门外的废旧筒边,我打开一看,全是些上好的鞋。有几双还是价格不菲的牌子货。“怎么就都仍了?”“过...
    果子果果阅读 259评论 0 1
  • 人物介绍: 男主欧阳修:男.年龄:20岁.人物背景:欧阳家大公子,年仅20岁变有了自己的公司还是皇室王子皇莆欧阳。...
    型星硕阅读 129评论 0 0
  • 案例:男,1岁,家长陈述晨起不明原因高热39度,无鼻涕,不咳嗽,大小便正常,未用药,查体:精神不振,面部较红,咽部...
    粆敏阅读 1,980评论 0 0
  • 国足赢球的背后,你看到了什么? 国足赢球了,赢得还是韩国!在这个时间点以己之短攻克敌之所长,确实是振奋人心。虽说体...
    某十四_阅读 216评论 0 0
  • 我时常问自己我拥有什么?但是很可惜,除了亲情,家庭这些真切的感觉以及日常使用的、在眼前的事物,好像真的没剩下什么。...
    曾国藩小姐姐阅读 89评论 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