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一年,我和生活握手言和

文/洋气杂货店

01.

不知不觉间,六月份来临,2019年也只剩下一半,无论我怎样珍惜当下的每一天,时间它还是快速地溜走。

一转眼,又到了高考季、毕业季和离别季,也到了我离开校园一整年的时间。

最近,朋友圈开始被各种毕业的照片刷屏,偶尔,无聊的我也会一个个点进去,看看别人的毕业照,看看别人学校的风景。

不过离开校园一年,我却觉得离开了很久,校园青涩的感觉几乎消失殆尽,眼里写满了疲惫,不再跟别人讨论幼稚的“梦想”、“未来”这些词,转而话题里充斥着满满的焦虑和生存的压力。

不过一年时间,我的生活彻底变了个样,最大的感受是累。


02.

从小我就不懂得拒绝,别人让我帮忙、交给我多余的任务、找我借东西等等,哪怕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我还是说不出个“不”字。

这种习惯在工作中给我带来了超出自己能承受的负担,很长一段时间,身兼数职的自己忙得像是一直在旋转的陀螺,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偶尔开导不了自己,会把自己逼到崩溃的边缘。

每个周末,我几乎要用掉一半的时间去睡觉休息,才能勉强让被掏空的身体重新活过来;若偶尔自己被委任了一个重大的任务,忙完这一阶段,我甚至要睡上整整两天,才有力气去挤那个疯狂的周一地铁早高峰,才有勇气去面对未知的一周。

我有太多太多的缺点,除了不懂拒绝外,也从来不懂得说出“我要”。

上学时,我几乎不跟父母开口要钱,面对喜欢的布娃娃和衣服,我也只是看看而已;谈恋爱时,我也俗气地不行,想要收到超大盒的巧克力,想要好看的花,想要大大的娃娃,但这些欲望从来都没有主动说出口。

自然,我也很少有机会满足欲望。

长此以往,我已经丧失了对别人说出“我想要什么”的能力,看似无比骄傲,其实是自卑心作祟,想要什么,都理直气壮地通过自己的工作付出来获得。

那些没有能力实现的欲望,都被我藏在背后或踩在脚下。大概这一切都是因为匮乏,而要让自己的匮乏显得体面一点,最好的办法就是假装自己没有欲求。

03.

一直以来,我做什么都习惯去照顾别人、委屈自己,毕业一年,我尝试着将过去的自己粉碎,将过去的习惯打碎,开始为自己争取,争取自己明确的工作界限,争取自己该有的回报。

放下骄傲,我终于明白,生活永远都离不开低头和妥协,哪怕我将“不低头”坚持了这么多年,我最终还是要低下头来。

周五和同事们看了迪士尼的电影《阿拉丁》,记得在电影刚开始没多久,从小成为孤儿、靠偶尔的偷盗来生活的阿拉丁说了一句话,大致意思是:“我以为生活会随着努力慢慢变好,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没有什么起色,你永远都逃脱不了出身带来的枷锁。”

心情不好,本就郁郁寡欢的我,听到这句话立马泪奔,现实生活和自己写过的鸡汤并不一样,抛开电影情节,市井小子阿拉丁永远也不可能和一见钟情的公主在一起。

迪士尼的童话不会出现在生活中,而我们偏偏要去编造童话、相信童话,大概是因为我们都太坎坷,格外需要一个虚拟的美满结局予以安抚和调和。

04.

前段时间翻看了去年六七月份更新的文章,顺便看看那时候的自己,世界很小:一个校园,几个朋友,三五本书,加上一个不知道在哪里的模糊未来。

毕业后换了生活场所,见到了完全不一样的人和事。

每一个选择来到这种地方工作的人,都被迫和财富故事更近,这种近,不是像以前一样在书里、电脑里看到,而是活生生地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的朋友圈内。

那些以前只能在手机上看到、在各个头条中被热议的企业或网红店,可能就在每天吃午饭的旁边,它变得没那么神秘,没那么遥不可及。

曾经的我并没有感知到这一切的存在,当我亲眼看见,这种快速直接的刺激,让我没办法继续躺在温水里优哉游哉;即使我选择驻足不前,也会被人群推搡着挤上车,被轰隆隆的列车带去目的地。

我不太清楚,让人知道这世界上有更好的、更色彩鲜艳的、更丰富的生活,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

若我只能按部就班、毫无悬念地活成一个平庸的样子呢?

一年来,我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自然也没有什么光鲜亮丽的生活可供展示。

一日三餐、上班下班、困在高楼大厦的方寸之间,能力耗尽又满血复活,循环往复,在平静如水的生活里开开玩笑,强行制造点儿热闹出来,再去守住这点儿热闹。

爱好和理想被迫为生存让路,更新文章的频率越来越低,看的人也越来越少,曾经写过的话题,如今换了一种心境,再也写不出当时的感受。

在时间的作用下,我习惯了这种快节奏、高压力生活,生活还在继续,哪怕仍有抗拒的一面,也开始和它握手言和。

(图片选自《花瓣网》)


END

作者简介:洋气杂货店,新书《层次越高的人,越能专注做自己》已上市,个人公众号:洋气杂货店,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禁止随意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