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四十九,五十)

字数 5052阅读 1605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四十九章

林齐见夏尧点了头,心花怒放地预定了位置,他记得夏尧爱吃火锅,正好这几天发现了一家菌汤火锅,味道不错,还滋补。

这次一定再尝尝那个手切羊肉,腌的够入味儿,夏尧一定喜欢。林齐喜滋滋地想。

夏尧住的这栋公寓最近在整修,路面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杂物。夏尧穿了双细跟的鞋,小心翼翼地躲着地上的东西,但是下台阶的时候还是被一块砖绊了一下。

林齐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夏尧,止住了她摔倒的趋势,不过两个人的姿势就暧昧了点。

“你们俩在干嘛?”

沈耀这几天一直在耐着性子,他知道那天把夏尧逼的太紧了,缓一缓吧,再把人逼跑了就坏了。可是想着人就和自己相隔几公里的地方呆着,却见不到,沈耀就有点抓耳挠腮。周末公司没事,他在老宅呆了一早上,就憋不住了。

沈耀开着车到了夏尧楼下,想着就这么在这儿等着,远远地看一眼也好。谁知道他车还没停稳,就看到了夏尧和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亲密地拥在一起。

他目眦欲裂,拍上车门几步就跨到了两人面前,爆喝了一声。

夏尧和林齐被沈耀吓了一跳,也忘了放开抓着对方的手,吃惊地看着沈耀。

沈耀双眼赤红,拳头紧握在身侧,瞪着拉着手的两个人。一团火从脚底烧到了头顶,自己怕烦着夏尧不敢逼得太紧,跟个傻瓜一样躲在暗处看一眼聊以自慰,可是,她却已经结下新欢了?那自己这段日子做得事算什么?连日来的思念和撞到“奸情”的愤怒把沈耀的理智烧了个精光,他现在想把夏尧身边的那个男人撕碎,然后把夏尧关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夏尧被沈耀的样子吓了一跳,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送来抓着林齐的手。

“沈耀,你怎么会在这儿?”

沈耀死死地盯着站在夏尧身边的林齐:“他是谁?”

“沈哥,你不认识我了吗?”

一直站在夏尧旁边的林齐也一直在观察沈耀,只是一时没有明白沈耀这是闹的哪出?看起来似乎火气很大。他记得夏尧和沈耀是认识的,不过,这两年两人已经这么熟了吗?想到这儿,林齐心里就不由有点不舒服。

沈耀盯着这个皮肤黝黑却依然英俊的男人妒火中烧,听了对方这句沈哥,才觉得这个人似乎有点眼熟。

“沈哥,我是林齐。我是不是晒得太黑了?哎,刚回来我妈都不敢认我了。”

沈耀没有因为得知对方是林齐而消了气,反而心中的烦躁和愤怒更深了。当年,就是这个男人差点就和夏尧走到一起,现在,自己的地位这么尴尬,这个男人又正好出现,那意味着什么呢?

沈耀把目光转向夏尧:“夏尧,我这几天不来找你,不是给你时间和其他男人亲亲我我的。”

夏尧心里咯噔了一声,她和眼前两个男人的关系本来就剪不断理还乱。她知道沈耀误会自己了,可是这管他什么事呢?同时,她一点都不想让林齐知道她和沈耀的关系,她对于多年后还能重遇当年的好友很开心,但是如果林齐知道当年就是因为自己,姐姐林沫才被退婚,那他会怎么样呢?

“沈耀,你够了。”

沈耀冷笑了一声:“你害怕什么?”

林齐被这奇怪的气氛弄的莫名其妙,他笑了笑,想化解一下:“那个,沈哥,我和夏尧正要去吃饭。你要不也一起去吧?”

林齐不开口还好,这话一出口,沈耀气得手都抖了。

“什么时候我和自己的女朋友去吃饭,还需要一个外人开口邀请了?你说是吗?夏尧。”

夏尧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心里却平静了下来。呵呵,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林齐吃惊地看了看夏尧,又看了看沈耀。

“夏尧,你和沈哥……”

夏尧低着头,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半边脸,看不清表情。

“林齐,对不起。”

林齐往后退了一步,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尧。

两年前姐姐被退婚的时候,自己在保加利亚,虽然一直和姐姐不太亲近,可那也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姐姐。看到姐姐消沉的样子,心里也是很不好受。沈家退婚的原因说的很官方,父母也不肯多说,自己也是从他们只言片语猜出应该是沈耀另结新欢把姐姐抛弃了。后来,父亲一再难为沈家,直到沈家把祖传下来的航道转让出去,才消停了下来。

那个新欢,竟然是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夏尧?

他看看愤怒的沈耀,又看看低着头的夏尧,这是真的。

林齐的心像是被扭成了麻花,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塌着肩膀往远处走去。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夏尧,又怎么面对姐姐,只能选择落荒而逃。

夏尧看着林齐有点仓皇失措的背影,想伸手拉一把,最终还是放弃了。她含泪看着沈耀:“这下你满意了?沈耀,你到底要把我的生活毁成什么样才会放过我?你告诉我好不好?”

沈耀看着夏尧悲伤地脸,才豁然发觉自己的失态。沈耀,你这是在干什么?你还嫌夏尧离你不够远吗?可是,如果自己不往前逼这一步,夏尧就该跟着别人走了吧?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夏尧。”

夏尧看着沈耀一脸痛苦,却又无比坚定的样子,就浑身充满了无力感。

“我们之间错过了太多,还能剩下什么值得我们再在一起?沈耀,你也看到了,我没办法面对你,你也没办法和我心平气和的谈话,我们之间总是这样那样的问题误会。我和林齐什么都没有,我只是和一个朋友出去吃顿饭而已。你呢?你又做了什么?沈耀,我已经不是两年前那个什么都不知道、无法自保的小姑娘了,我不想自己的命运被你们沈家百步。你放过我,好不好?”

沈耀回忆了一下,这似乎是两人见面以来夏尧说的最多的一次,可是内容却鲜血淋漓。

“还剩下什么?夏尧,我这两年一直在找你,无时无刻不在找你。你竟然问我们之间还剩下什么?什么都不剩,你这些年又为什么不找男朋友?夏尧,你不要骗自己了。”

夏尧身子晃了晃:“和你无关。”

“和我无关是吗?”

沈耀上前一步抓住了夏尧的胳膊:“我带你去看件东西,你就知道我们之间到底还剩下些什么。”

夏尧昏昏沉沉地被沈耀塞进了车里,她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忽然发现一切都那么熟悉:这是回沈耀和自己一起住过的那间公寓的路。

那时候,岁月静好,沈耀经常带自己出来寻找美食,或者带自己去郊外采风。这条路走了太多遍,即使是这么多年过去,夏尧依然能清楚地记得哪里有家超市,哪里有个火锅店,哪里有个小花店。

她扭过头,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泪眼朦胧地看着沈耀。

沈耀也扭着头看着夏尧,终于,我们又一起踏上了这条路。

推开门的时候,夏尧忽然很紧张。满满的回忆扑面而来,夏尧感觉自己快窒息了。当看到屋子里的样子时,她心痛地差点弯下腰。

屋子里一切都是两年前自己离开时的样子,当初掉地上的书端端正正地摆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连那条大嘴猴的毯子都放在原来的位置。

沈耀静静地站在夏尧身后,没有出声。他在享受这一刻,和夏尧一起回到这里的情景不知道在梦里出现了多少次,终于,以这样的方式实现了。

夏尧,欢迎回家。

第五十章

公寓的一楼有一间屋子原来是空着的,是当初夏尧跟沈耀申请来准备放自己拍的片子的。谁知道还没来得及用,自己就远走他乡了。

这会儿她站在房间门口,沈耀拉着她的手放到了门把手上。

“打开看看吧。”

夏尧回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沈耀,忽然有点胆怯,她想把手从门上缩回来,可是看着沈耀充满期待的目光,就不忍心了。

她深吸了口气,慢慢地打开了门。

开门的一刹那,夏尧屏住了呼吸,眼眶里的泪终于掉了下来。

整整一屋子,都是摄影作品,包括好多幅自己只在书上看过的。她忽然想起来,那会儿她学习累了就会趴在沈耀身边看摄影杂志。有一次沈耀问她:“你每天看这些干嘛?”

夏尧记得自己冲沈耀翻了个白眼,觉得他就是个不懂得欣赏艺术的暴发户:“这是艺术!不懂了吧,等我有钱了,我就把这些作品全买下来,挂在屋子里每天看。”

沈耀好笑地捏了捏自己的鼻子,说自己是“财迷”。

他竟然一直记得吗?这满屋子的作品,囊括了当年自己在杂志上看到的所有,其中很多都是不对外出售的,沈耀,你到底花了多少心思?

夏尧泪眼朦胧地看着屋子里的片子,觉得被压的喘不上气来,忽然,她被墙上的一张照片吸引了目光。

片子从专业角度来看,拍的很拙劣,一看就是不懂摄影的人拍的。那是一个人的背影,坐在傍晚的海边,因为拍摄时逆光的原因,整个照片很暗,再加上放大过,显得都模糊了。可是,夏尧心却一阵狂跳。那是自己的背影,是和沈耀第一次去海边时的样子,不知道是多会儿拍的,可是现在却挂在一屋子的名家大作之间,那么突兀。

“你走的时候把床头放的那张合影拿走了,然后我才发现竟然都没有你的照片,回忆的时候只能在脑海里不断地回放我们在一起的情景。所幸,我手机里还存了一张背影。”

夏尧不敢回头,她听得出沈耀的声音有点哑,自己则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托人按照你留下的杂志上的片子收集这些作品,希望有一天你回来的时候能给你个惊喜。幸亏我一直在做这件事,上次在佛罗伦萨碰到你,就是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带回几幅好作品。幸亏,幸亏我去了。”

沈耀上前从背后将夏尧拥在了怀里:“夏尧,对不起,我管不住自己的心,我所做的一切,从来都没有要伤害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夏尧眼泪怎么也忍不住,心里面有感动,有心疼,还混杂着委屈。这两年多的时间,多少个夜晚自己都被噩梦惊醒,有时候是梦到母亲慈祥的面容忽然变得狰狞,更多的时候是梦到沈耀远远地站在那里,不理不睬,只是冷冷地看着自己。

她一直以为沈耀对自己早就不在乎了,可是,现在看着摆满了屋子、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的作品,她才知道自己错怪沈耀了。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自己。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自己与沈耀各自分天涯时,尚且被母亲去世的愧疚折磨得夜不能寐,如果自己和沈耀在一起了,母亲会瞑目吗?自己这关又怎么能过得去?

这些年,她一直用母亲的死在鞭笞自己,是自己贪图一时的温暖,却让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殒命。不忠不孝的自己,哪里有资格获得幸福?又如何才能原谅自己?

沈耀把头埋在夏尧的脖子里,紧紧得抱着对方。

夏尧不知道自己多会儿止住了眼泪,却发现自己脖子里一片温热。她的心狠狠地抖了一下:沈耀,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哭了。

她的心更乱了,她心疼沈耀,却无法原谅自己。妈妈,我到底该怎么办?

她猛地从沈耀怀里挣了出来。

沈耀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然后有点茫然地看向了面前的夏尧。

夏尧眼睛红红的,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话。

“夏尧……”

沈耀伸出手,想把人重新拥住,夏尧却想被吓了一跳般,往后踉跄着退了一步。

她捂着胸口:“沈耀,不行……”

沈耀的肩膀垮了下来,英俊的脸变得灰败。

夏尧终于受不了了,夺门而逃。

她急冲冲地从电梯里冲了出去,把一个等电梯的人撞得身子一歪。可是,她像没有发现以下,直直地跑了出去。

被撞的男人揉了揉被撞疼的肩膀,冲着夏尧背影喊:“赶着投胎还是有鬼追啊!”

夏尧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直到脚不堪重负,她才停了下来。她脑海里不断回放着沈耀痛苦的表情。

沈耀,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Paul本来是打算要在龙城呆一段时间的,可是却被母亲一个电话着急忙慌地叫回了意大利。母亲说自己腿疼的受不了了。

Paul在上大学之前都和母亲住在米兰郊区的一个小镇上,那里有一栋栋的别墅,都是独门独院,靠山建着,人迹罕至,却胜在清净。

从Paul有记忆开始,他就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那个和自己一样有着金色头发的高大男人很少出现在这里,和自己常年作伴的就是母亲。

母亲是东方人,故乡就在龙城。Paul小时候调皮,喜欢翻箱倒柜,曾经找到过一张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照片是黑白的,上面的女人穿着旗袍,温婉地笑着,却能看得出倾国之姿。即使是现在,母亲已经年过半百,却依旧风韵犹存。

等到Paul长大了,他就知道自己其实是父亲的私生子,母亲也不是父亲名正言顺的妻子。也许年轻的时候父母也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吧,可是几十年过去,早被时光打磨地所剩无几了。母亲这么美丽的女人,一辈子都耗在了这个冰冷的别墅里面。Paul为母亲不值,却知道自己是母亲的唯一了,所以,一直对母亲言听计从。

“红姨!”

Paul推开门就着急地喊着保姆的名字。母亲在电话里说的含糊,就说腿疼让他赶紧回来,至于一直康健的母亲怎么会忽然腿疼,Paul却一无所知。

红姨是个和母亲年龄差不多的中年妇女,看起来比母亲老很多,却慈眉善目。这会儿听见自家少爷急吼吼的声音,不由地朝女主人笑了笑:“夫人,你把少爷急坏了。”

蔡晓雯露出一个与年龄不相符的调皮笑容:“怎么会?我这是要给他惊喜呢。”

说罢朝一边坐着的林氏母女笑了笑:“我的儿子回来了。”

坐在一边的正是来意大利开珠宝展的林沫和母亲张芬怡。

张芬怡笑着说:“晓雯啊,你这个调皮的性子这么多年都没改掉啊。”

林沫起身从吧台端了两杯热可可过来,分别放在了母亲和阿姨面前。杯子还没放稳,门就被推开了。

Paul对母亲的身体担心地不行,没等到红姨回答自己就闯进了客厅,然后就看到了唯美的一幕。

一个穿着晏紫色及膝裙的女人优雅地欠着身子,把一杯冒着热气的可可放到了自己母亲的面前。Paul站在门口,只能看到对方如玉的侧脸,在热气的蒸腾下有点朦胧。细长的脖颈犹如高贵的天鹅,弯下的腰背却拉出了美好的线条。

这是哪里来的仙女?

Paul站在门口看呆了,他觉得自己的心里泛起了涟漪,整个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好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