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跨越时空的聊天记录(上)

文/疏貌  图片来自网络


1.我暗无天日的人生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处于某种不可名状的愤怒中,变得越来越易怒,无论看谁都充满敌意。

那时候我已经无法正常工作。因为我不愿和任何人说话,遇到不得不说的话,我也只愿意说一遍,如果对方没听清楚,我就会很生气。如果对方听清楚了,但还要来烦我,我会更生气。

说一件事。

那天同事管我要月末总结,我才刚动笔,就说,“写完给你。”

同事点点头,说,“那你抓紧写。”我以为对话就结束了,谁知道同事又来了一句。

”我这有几篇写完的,你可以看看参考一下。”

当时我火气就收不住了,很生硬地说,“不用,我自己会写。”

我看到同事愣一了下,说,“哦,那你写吧,就走了。”等回过神,我就有点后悔,可是话已经说出去,没有收回的可能。

这样的事时常发生,到最后,为了防止把所有同事都得罪个遍,我只能辞职回家。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拉紧窗帘,整日整夜地面对漆黑的四壁,和自己对话。

有时我庆幸我是独自居住,不必连累家人朋友。

有时我又为房间里的空寂而感到恐慌。这样的静,一口气喘重了,都能发出巨大的声响。

如果你熟悉我,就会发现抽油烟机和洗衣机这两样东西,绝对不会出现在我家。

在我看来,那种机械性重复的声音,简直就像是一道利刃,直插进大脑,一顿乱搅,鲜血直流,红白混合。等它停下,人已经去了半条命。

辞职后,我在家待了半个月,惊觉这样不行,虽然离群索居的生活确实让我觉得好了很多,但生计终究是头等问题。

我想了想,决定做点什么。

我将笔记本开机。长时间没有使用,笔记本电池里的电都跑光了。我充了一会儿电,才把它打开。

在充电的空隙,我给自己洗了一个苹果。苹果是网购的,在我家的网络还没停之前,我买了一整箱,店家发货很快,快递员速度也很快,第二日上午就送来了。

在不想吃外卖的时候,我就吃掉一个苹果。现在还剩下两个。也许我应该再买一些。或许还可以买点其他的水果,比如香蕉,橘子什么的。

老是吃苹果,营养不均衡。我记得曾经有人这么对我说。但我要重新开通网络吗?还是算了,以后再说吧。

2.诡异出现的好友申请

将苹果核扔进垃圾桶之后,我才打开笔记本。刚加载出桌面图标,QQ自动启动,我想阻止。辞职之后,我断绝了自己全部的社交活动。

但是电脑实在用了太多年,很卡,在它一意孤行的时候,我根本没法阻止它。想着反正也没有网络,就随它去了。

QQ打开后,开始自动登录,小企鹅图标左晃右晃,很闹心,我又点了几下,但还是没反应,只好接着等。神奇的是,一分钟之后,qq竟然登录成功。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滴滴滴,我收到一条新消息。

打开一看,是好友申请。申请人网名阿娇,头像是《汉武大帝》中陈阿娇的扮演者,徐红娜的剧照。

备注是“夜悬明镜青天上,独照长门宫里人”。

我点开阿娇的个人信息,只看到性别女,还有生日5月20日。其他一概没有,连空间都没开通。qq号也还是个一星新号。

想了想,我决定忽略这条恶作剧一样的好友申请,开始忙活我的正经事。

在很久之前,如果我没记错,大概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第一次有人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我告诉他,我的梦想是成为作家。

后来这个梦想陪伴我走过初中,高中,最后到了大学。那时我已经在大大小小的杂志上发过几篇文章,梦想却依旧很遥远。

毕业后,我随大流进入企业实习,现实生活的压力将梦想搁浅。而现在,我打算重操旧业,写点什么。

我曾经写过: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他是心甘情愿的,那么都是有价值的。

之前,就在我想也许我该点什么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这句话。我发现,在这种时候,我唯一还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写作。尽管我不知道这有什么用。

我开始写……

我的写作很快遭遇瓶颈,一切果然不想我想象的那么美好。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我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终保存下来的,只有不到八百字。

我在电脑前坐着,看着屏幕因为长时间没有触碰,自动暗下来。黑暗将我包裹。我感觉很灰心。

突然,滴滴滴的声音响起,吓我一跳。在我不知道的时候,qq已经自动登录,我又收到一条新消息。

我没着急点开,先看了一下网络管理,依然没有网络。怀着疑惑,我打开新消息。就看到,阿娇,女,5月20日,“夜悬明镜青天上,独照长门宫里人”。

没错,又是好友申请。

没有网络,却能接到消息,而且连续两次收到一样的消息。这绝对不正常。这回我没有直接拒绝,试着点了同意,竟然真的添加成功。

系统提醒,您和阿娇已经成为好友可以开始聊天。

3.名为阿娇的女人

不等我说话,阿娇先发来一条对话。

阿娇:请问是杜翔吗?

我一愣,这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请问您是哪位?

阿娇:你看过我的个人信息吗?

我:看了,怎么了?

阿娇:我是你的爱慕者。

我的爱慕者?阿娇吗?我又不是汉武帝。

辞职前,我始终重复家和公司,公司和家,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默默无闻,毫不起眼。周末也没有任何兴趣活动,通常就是在家睡上两天。绝不会被异性注意到,更别说还能成为我的爱慕者。

这简直不可思议。

我:你到底是谁?

消息发出后,就像石沉大海,我等了一会儿,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只剩空荡荡的聊天窗口还挂在桌面。

是恶作剧吧?我猜想。然而就在我想要关掉聊天窗口的时候,对方突然显示正在输入。我握着鼠标的手一顿。

阿娇:夜悬明镜青天上,独照长门宫里人。

我蹙眉。

我:什么意思?

阿娇:你不知道这句诗吗?

我当然知道这句诗,这是李白的《长门怨》,主角是陈阿娇和汉武帝。我想问的是,她给我看这首诗是什么意思。但是她没听明白,我也不想解释。我并不好奇。

阿娇:怎么不说话了?

我:你很喜欢陈阿娇吗?

阿娇:对,我喜欢阿娇,和她无望的爱情。

我:不过是庙堂纷争的牺牲品。

阿娇:你是这样认为的?

我:难道不是吗?

阿娇:就算是,也绝不仅仅如此。

阿娇:她对刘彻的爱之深,是绝对不能否认的。

我:她在意爱情,而刘彻在意的是江山社稷。

我:这就是她悲剧的根源。这一点你同样不能否认。

在《汉武大帝》热播的那两年,因为我当时的女友很喜欢这部电视剧,所以我有刻意去解了刘陈卫三人的生平。到现在我也还记得一些,故而说出这句话,我毫不心虚。

在我看来陈阿娇的做法是非常愚蠢的。我不否认她的爱情,我甚至觉得他们曾经是两情相悦的。但我也知道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他会为了他的事业牺牲掉爱情。

我说完之后,聊天窗口上显示阿娇那边正在输入,但是半天也没有发出来,过了一会儿,正在输入消失,过了一会儿,又变回正在输入。

反反复复,大概又过了几分钟,阿娇终于说话。

阿娇:好吧,你开心就好。

我开心就好。这话倒教我不知该如何回应。我想过她可能会反驳我,也可能不会再理我,就是没想过她会说你开心就好。

这下我是该说谢谢,还是告诉她我并不开心,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开心过。

盯着屏幕怔愣半晌,我突然反应过来,我怎么和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聊起来,还聊了这么久。我还有正事没做呢。

4.阿娇和她的留言

我把聊天窗口关掉,重新翻出只有八百字的文档,往下翻,翻到我卡住的地方,最后一句话是:他对未来一无所知。

我盯着这八个字默默读了一遍,继续往下写。我的写作进行得异常艰难。不知道过了多久,写到快要一千字,我又卡住了。最后我将这一千字全部删除。

四周的黑暗致密无声,白天还是黑夜都与我无关。我靠在椅子上,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一声一声,持续下去。

我终于明白,十年前梦想没有眷顾我,十年后它依然不会眷顾我。

我失去两天前刚开始动笔时的热情,感觉疲惫不堪。这时阿娇发来消息,我犹豫一下,还是提起精神打开聊天窗口。

阿娇:怎么半天不说话?

我:多久?

我有点厌烦。

阿娇:38分41秒。

我一愣。

我:这么精确?

阿娇:我一直在等你。

我:为什么等我?

阿娇:我喜欢你。

为什么喜欢我?我没有问她这个问题。

我怕她说,我就是喜欢你。曾经有一个人对我这样说过,我不想听到有谁再对我说出这句话。

奇怪的是,对我说出这句话的人,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但我知道,她曾经对我很重要。

至于重要到哪种程度,则又被我遗忘。

现实与回忆是生活的两条线索,我常常只能兼顾其一。

阿娇:怎么又不说话了?

我:说什么?

哪里有那么多的话可说?

阿娇:我说我喜欢你,你总该有点反应吧!

我:什么反应?

阿娇:……好吧,真无趣。

阿娇:你在做什么?

我:看你说话。

阿娇:不应该是我们在聊天吗?

我:随便。

阿娇:……你真无趣。

我就是很无趣。很多人都这么说。他们说我认真,说我安静,说我严肃,但我知道,他们的本意都是想说我很无趣。

无趣的人,也要有无趣的人生。我将笔记本关掉,瞬间房间中唯一的亮光消失,熟悉的黑暗再次拥住我。这才是适合我的世界。

我打算睡一觉。我感觉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

不知道是怎样睡着的,醒来时背后一片汗湿,我以为我还要上班,在迷迷糊糊中等待闹钟响起。当反应过来不会再有闹钟打扰我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清醒,于是起床去洗漱。

房间始终一片黑暗,但我在镜子中清晰地看到一张成年男人的脸。皮肤松弛,瘦削失血,写满痛苦与焦虑。

我突然想到阿娇,她说她喜欢我,她说我们在聊天。我不告而别,不知道她会说些什么。

我打开笔记本,在qq登录的时候,打电话订了一份蔬菜粥。24小时粥铺的店员对我说,先生您好,现在是夜宵供应时间。

qq登陆后,弹出七条新消息。

阿娇:人呢?说话啊!

阿娇:上厕所去了?

阿娇:别不理我啊!你吃饭了吗?

阿娇:我要去吃饭了?

阿娇:我吃完饭回来了。

阿娇:你在干什么?怎么不说话?

最后一条是一个小时前发过来的。

阿娇:你睡了吗?我要睡觉了,晚安好梦。

5.始终不存在的网络

看到阿娇的留言,我迟疑半刻,回给她一句。

我:睡过了,订的外卖还没到。晚安。

我等了一会儿,她没有再回复我。我关掉聊天窗口,打开被我清空的文档,思索着,写下:他希望这不是一场梦。

收到阿娇的消息时,我已经吃掉两份蔬菜粥,见到两个外卖员。第二次订餐时,24小时粥铺的服务员对我说:先生您好,现在是早餐供应时间。

在这中间,我将大纲写完三分之一,看到阿娇的消息,才把文档保存关闭。

阿娇:你作息时间这么混乱?

我:还好吧。

阿娇:不要总是吃外卖,对身体没有好处。

我:我知道。

阿娇:我起床了,你在干什么?

我犹豫,这件事原本我是不打算告诉任何人的,可是这一刻,我突然有倾诉的冲动。

可能是阿娇之前的留言打动我。

我:我在写小说。

阿娇:你是作家?真厉害。

阿娇的话实在让我羞愧。

我:不是,就是随便写点。

阿娇:哈哈,没关系,有梦想就去努力吧!

阿娇:我有一个朋友,他从小就想当作家,于是不停写不停投稿,虽然大多数都石沉大海,可是他还是在努力。

阿娇:昨天他投的一篇文章过稿,高兴地请我们吃饭。

我:是吗?那真是恭喜他。

阿娇:是的,恭喜他,也祝你能早日实现梦想。

我:谢谢。

阿娇:不用谢,就是写完能不能先给我看?

我:好。

阿娇:那你写吧。我还有事,先不聊了。

看到阿娇的话,我突然很失落。我的内心很诚实地告诉我,我并不想这么快结束这段对话。

和阿娇聊天让我感觉到久违的欣喜,有多久我没有这样正常地与另一个人交谈。

和阿娇说完再见,我继续我的写作。这回连写作也顺畅许多。大纲写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我开始提笔写正文。

期间,聊天窗口一直最小化挂在桌面底端的任务栏里,如果阿娇和我说话,我马上就能看到。

把正文写到快三千字,我吃掉最后一个苹果,阿娇终于说话。

阿娇:还在写吗?

我:没有,写了很长时间,休息一下。

我:开头我写完了,给你看一下?

阿娇:好啊!

我把文档整个传给阿娇,等她给出评价,我忐忑不安的心情就像学生交上考试试卷。

十分钟后……

阿娇:我看一下你的大纲好不好?

我又把大纲传给她。过了几分钟,我得到阿娇的答复。阿娇并没有夸赞我写的多好,这在意料之中,我知道我写的并不好,但我还是忍不住沮丧。

当然,我很感谢阿娇,她真的认真把我的小说读了一遍,还给我挑出很多缺点。

我:好,我会改的。

阿娇:嗯,那就这样吧,加油!

阿娇:我有点饿了,你吃饭了吗?

我:吃了。

阿娇:不会又是外卖吧。总吃外卖真的不好。

我有点想笑,在我记忆中,也有一个人喜欢这样唠唠叨叨。

我:没有,吃了一个苹果。

阿娇:苹果可以,但不能只吃苹果,营养不均衡。也要吃点别的,比如香蕉,橘子什么的。

我知道,所以我在考虑要不要重新开通网络,然后再买……

打出这句话,我手猛的一顿,凉意瞬间浸透全身。

我想起我是没有网络的。

我翻开qq好友列表,却没有看到阿娇,可是聊天窗口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还有之前的聊天记录。

这么长时间,我究竟在和谁聊天。


本篇分为上下两部分,谢谢大家能阅读到这里,下半部分预告:

我希望我不会醒来&周周与阿娇&跨越时空的一封信&最后的最后

感兴趣就点这里点这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