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的礼敬

前几天无聊下了《西游记》,四本里面似乎就这本未看完了,就准备囫囵的过一遍。至今看得半本了,又耽搁了。虽然还没看完,但是今天还是从这本书来说起。


西游记也是一本说书味很浓的一本书,它是由一个个故事连串而成,可是又不如水浒这般捏合得好,所以前后有些矛盾、重复,总是不可避免;譬如说这江流儿唐僧,取经前后这性格志向差距就很大,有了悟空后,肚子饿了抹眼泪,被妖怪捉了抹眼泪,夜里做个噩梦也抹眼泪,一不遂意就要念紧箍咒,全没了当初为父报仇的决绝和一路向西的坚定,确是好笑。似他这般碰着妖怪就毫无慈悲之心,见化着人形就妇人之仁,遇着艰难险阻就以紧箍咒来要挟孙悟空的金蝉子,甚至可破戒打个诳语,如何取得大乘佛法。说白了,他不过是另一个嗔于“大乘佛法真经”的金池长老罢了。至于斗战胜佛,就更无佛心可言了,不过是被挟着,最终成了正果,受人礼拜。


世俗对于佛法的礼拜,并无需多少佛法的弘扬,也无需多少佛心向善,不过只要此人原是“金蝉”化身罢了。


敝村有一寺,常有善男信女布施做法事,或者念几部真经,保佑一时平安(富贵、功名),供奉些香烛;更有甚者,只孝敬些香烛钱,连这几部真经都让寺里师父念了。若说佛法真意,一群七老八十的老太太老太公,去念懂甚多的梵音佛经,却也难为。只说这布施,今日他家,明日他家,落得攀比。单说一件趣事,寺里老主持圆寂,两个弟子便争了起来;所谓一山不容两庙,另一人出走;却说换届选举时节,一票值千金,出走的尼姑俗家父亲拿着寺里的土地证说该寺土地证上名姓等级的是自己女儿,现主持不在里面,自然不算村里的人,没有选举权。原来老主持圆寂后,这尼姑去登记土地证之时,就不把另一人登记进去……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大雄宝殿也不例外,迎客弥勒笑哈哈,出门却见降魔韦陀怒目视。


或有家里礼佛的,娶了个基督徒媳妇,便不再许人家礼拜了;或有信上帝的,不进寺庙参观,说这是有违的……诸如此种。


大约百年来,礼敬宗教,始终如拳众一样,鸡血狗血若是灭得了洋枪洋炮,也是要拜一拜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