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最后时刻 唯有爱

《最后一场雪》是我目前读过的最好看的一本小书,它只有五万字,由法国梅迪西文学大奖得主于贝尔·曼加莱利所著。

之所以说它是一本小书,不只是因为它的字数少,还因为它的故事也很简单。没有扣人心弦的情节,也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读起来甚至是平淡如水。但就是这样的一本小书,也非常令人动容。

“我”白天在养老院工作,晚上回去照顾病重的父亲。全家的生活费用来自于父亲微薄的退休金和“我”在公园陪老人散步的一半收入。

“我”在佩西亚街看到一只鸢,很想买下来,把它放在房间里陪伴父亲。

养老院的收入太低,无法买下那只鸢,于是为了攒到足够的钱,“我”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收钱淹死了一窝幼猫;第二件事,收钱淹死了一窝幼猫;第三件事,收钱处理了那只老狗,带它留在冰天雪地里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它走不动而……

在后来的那些时光里,“我”总是能感觉到那些半粉半黑的幽灵在“我”身旁环绕,“我”也总梦到“我”带那只狗经过的国道。“我”的心绪变得不宁,内心也变得惶恐,变得不安,每晚睡前都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但是当“我”与父亲在温暖的房间里一边看着鸢儿进食,一边欣赏着窗外雪景,“我”看到父亲全神贯注地看着鸟笼并沉醉其中时,一瞬间所有的不快全都消失了。

“我”在那年冬天陪着父亲,跟父亲一起看鸢儿进食,等着父亲说出那句“天啊!孩子你看,它全吃光了!”而“我”则会回上一句“瞧你说的,那可是顶级肉啊。”

即使这样简单,这样平常的时刻,还有这仪式性的对话也不长久,后来便彻底消失了,不见了,淹没了。

“我不知道要怎么做,但是,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这是父亲对“我”说的话,他还祈求“我”的原谅。有什么好说的呢,父亲是“我”的一切,“我”是父亲的一切。

《最后一场雪》令人动容的地方有很多,比如“我”跟父亲一遍又一遍地讲猎人捕鸢的故事;比如“我”学会在黑暗中安静地哭泣;比如为了不让父亲听见母亲下楼的声音,不让父亲难受,“我”教母亲不用打开定时照明灯,在黑暗中可以摸着木制扶手一层一层慢慢下楼;比如父亲的听力越来越差,“我”把鸢儿朝父亲的床越挪越近等等。

很多细小的地方,越是品味,越是思考,越是令人感动。

还有母亲和医生从父亲房间里出来,煮咖啡给大家喝。我在咖啡里放了和平常一样多的糖,可是母亲煮的咖啡太浓了,我喝后口中一片苦涩。这一段文字也令人鼻根发酸。

主人公父亲的最后一个冬天,主人公父亲生命的最后时刻,在两人之间,在这对父子之间,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唯有爱在跳跃,给人以无限的温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