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不识-宅属

‘咬着骨头的狗会松口么?’李焕的心里嘀咕了一下。他使劲的把礼物堆放到老人面前,他已经挖空心思的在想老年人想要什么了。韩世宇真是给他了个好差事,一个星期内他需要把这个坐落在山顶的老宅子弄到手,要负责把屋子清出来给韩主子。可面对屋里这一对行将就木的老年人,什么礼物能才能敲开他们的心呢?

老头子满头银发精神还算不错,仿佛随时都可以心满意足的闭眼。老婆子只能坐在轮子上,看起来精神萎靡,脖子上放了个方巾接着随时留下来的口水,她的眉宇间还是一团和气和善意,是人们走在路上也愿意扶一把的老太太,但她其实已经好多年没有出过这个虽古老但还算气魄的宅子了。他们此刻正目光熠熠的看着他。

李焕算了算已经第三天了,跟所有老年人期待人有看望一样,他们对他很客气。但不收不走不妥协的精神丝毫不改。所谓先理后兵,昨天韩世宇是怎么说的来着?

韩世宇在火边烤着手,六月份天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冷。他说“先礼后兵,岁数大了,我也想少惹事情。”脸上的表情一明一暗“省的他们以老卖老。”

“你这样的价值观是有问题的。”李焕回复到“尊老爱幼,咱总不能欺负老年人你说是不?”

“这是你打赌输给我必须要做的事。”韩世宇笑道“谁价值观绝对正确了?你倒是说说。想赖账么?”他的脸越来越冷,趁着火光转过来的脑袋仿佛像是突然转了180度,还泛着寒光。

李焕退了一小步,挠了挠头,嘟囔了一句。悻悻然的接过韩世宇桌旁的一个资料袋。他对于威胁别人的事一向不太热衷。

此刻他拿起信封,备着夫妻俩晃到门前拆开来看。那个韩式与就是个毒蛇,谁被他缠上准备好事。可怜的老两口啊,你们就要露宿街头了,好在自己是个懂得分寸的人,准备了山下的乡间宾馆。



在半山腰,有一个长满草的小土坡,韩世宇正站在旁边。他修长的身形被夕阳拉的好长好长。

在山顶上,李焕看着资料袋里的资料脸色都变了。新闻是几十年前一对老来得子的夫妻,在一次意外中丧子的报道。另一份则是一份严格的推理文件,描述了事情的始末,最终指向的是——孩子是在夫妻打架中,被当初替罪羊,被杀死了。而地点就是在这座古宅之中!真是邪恶!没想到他们居然是杀人犯!

“啧啧啧...我的天呀!”李焕绕着老两口走了一圈,“看不出来!看不出来!自己的孩子都能下的了手。你们也太残忍了吧。”

“你在说什么!”老头子拄着拐杖站起来,猛的敲地,仿佛要把房子给敲塌了。老太太则一口气没喘上来,脸色白的如同飘出来的幽灵。

李焕一瞬间又有点同情这两个老人,哪怕自己不来抢人家房子,他们也撑不了多久了。时间早完得剥了他俩这邪恶的外衣,只留下一缕清风。这个韩世宇真是给他了一个苦差事,干嘛消失了一个月回来,就非要这老人家的宅子呢!

“控制一下你的愤怒!老爷子!”李焕正了正自己的态度,把报纸丢过去。“自己当年做的事情还不肯承认?你总不至于是愤怒的用这个拐杖打死自己的儿子的吧?”

老头突然猛地撇掉了拐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脸涨的通红“畜生!不许你再胡说八道!你给我 滚!快滚!”而老婆子则使劲抓着她的手示意他淡定,可惜她已经老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李焕悻悻然的把报纸和资料放到桌子上。踩到尾巴的猫跳的都很高,等他冷静了自己再来,免得他气出个三长两短,自己还得负责不是么?“我明个再来,你自己看看这新闻。我们再细谈,这房子我这是会给你一个好价格的。”想了想,他又加上一句。“注意身体。”



在山下村子里的宾馆门口等着韩世宇的李焕,沉浸在这山里的夜晚中,可是真黑呀。好像曾经有那么一个夜晚,他走过同样一条黑暗的路,那个路上又冷又阴森,他不停的跑呀跑,就是想逃脱身后的那些无止尽的黑暗,可怎么样也没找到他的路,那是他最初的记忆,前程往事因为他不愿记起,所以就封印了,找了个兼职却效果还算不错的催眠师王源。如今的夜晚月明星稀,有朋可依,有事可做,虽然这事他并不爽快,吞吐不由自己,却也不至于如鲠在喉,朋友之托总要办好才是。

对心绪不宁、由于纠结的自己而言,漫步而来的韩世宇简直就像度假一样悠闲,趁着夜的光辉,大一眼看来像神邸。

“韩世宇,你干嘛让我陷入这种矛盾之中?就不能换个其他事情嘛!这老年杀人犯看起来也很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有些事只有你办得成。”韩世宇依到小宾馆门口,轻轻地搓了搓自己的小手指。

“我想温和点处理,我这点道德心还受不住。”李焕同样搓了搓自己横着两道疤痕的小拇指,这才是他的习惯动作好不好!

“随你,做错了终要承担。原谅什么的事上帝做的事情。你做好善后。”他抿了一下嘴,扔出一个信封,里面是一窜钥匙、一个地址和一纸房契。

“封礼县!这地方怎么有点耳熟。”李焕最后一丝犹豫也没有了,老人的新房子有了,对于杀人犯的不满也弥补了他占人家房子的愧疚,至于老人真的想要什么?根本不是他该考虑的事情了。这些就是自己想要的!

韩世宇没有说话,继续往昨天生火的地方走去,准备接着烤烤火。

有些事情终究要去承担责任,是吧?李焕。



‘封礼县,封礼县’李焕在心里默默的念着,总觉得有点耳熟。但也不及细想。在第二天的对峙,并没有李焕想象中的那么顺利,老年人并没有磨刀霍霍,也没有惊恐万分。反倒是相当平常的坐在那里,只是表示他们有承诺在先,不能离开这个房子。

果然这种事情对老年人没有威胁性,李焕叹了口气。当他把封礼县的房子的房契和钥匙拿给老人试图解释更多时,老人却露出了一副又怪异又动容的样子看着他,欲言又止。老婆子更是呀呀的看着他眼泪直流,着急的想要说出些什么,手向他伸了过来,就是想要摸摸他的样子,然后嘭的一下从轮椅上摔了下来,一阵癫痫,李焕赶紧去扶她,和老爷子做了一堆急救事宜,好不容易抢救了过来。把老婆子扶到了床上后,李焕才缓过一口气,吓死他了。这要真把人给刺激挂了,自己情何以堪,一阵阵刺痛揪住了他的心。

“她想说什么?”李焕问道。

但,下一刻,他才是被弄蒙了。因为老年人看了老婆子好久,终于说到“她想说,孩子,你原谅我们了么?”

原谅这个事情是上帝做的事情。他第一时间想到是昨晚韩世宇说的话。然后他被封锁的记忆仿佛开了个缝,却没有打开的钥匙。这个钥匙仿佛有许多密码,而他并不知道是什么。

老爷子轻轻的打开抽屉,递给他一张照片。李焕莫名的看着照片。

三个大人一个孩子,那孩子与他竟是如此的相像。

“算了,如果你能原谅你父亲死后,你母亲对你做的事情。我不会在坚持。我们会回封礼县。”

一瞬间李焕仿佛看到了许多奇怪的画面,那个画面里有个少年,举着刀疯狂的砍向一个老人。然后他被一个夫人绑在柱子上驱魔,而另一个老人则在他的手上割着口子放血。他的小拇指开始隐隐的作痛,头也阵阵疼痛。

他的视线来回的飘移,脑中的东西乱蹦,待到焦距定到那则旧新闻上时,却是上面的数字跳到了他的眼睛上,1977年6月6日。40多年前,而这两位老人是十几年前才来的这里…

这座古宅本身并不是两位老家的,就是十几年前的一天他们突然出现,宅子就又有了人住。宅子原来的主人并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这两位老人从哪里来。除了韩世宇,对他而言,这个宅子,古二格老爷子的旧所,有他想要的东西。



韩世宇还站在半山腰的小土坡前,伫立着,听到后面的脚步声,他并没有回头。但他知道伴随死者长眠于此地的钥匙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

“为什么?”

韩世宇听到了一个颤抖的声音,声音低的像是没有发出过一般的散到了风中。

"我不是说了么?只有你能办得成这件事情。“

“我是谁!?”

“问题在于你要到哪里去。你可以选择享受天伦之乐,也可以,继续做我的朋友。”韩世宇笑了一下。

李焕呆呆的看着韩世宇的后背,原来,他一直是知道的,只有自己不知道。‘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都不曾相识,不曾确认,不曾了解。无论是他这十几年未见就已老态龙钟的亲人,还是这个自己当了许多年的朋友,亦或者是他自己。

只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这个宅子归韩世宇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