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繁花有个约会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春天,我心绪不宁,总想出去走走,换个环境,换一种心情,排遣一下焦躁和忧虑,换来一枕安眠。

于是,我来到了文登。

说实话,文登并不比吉林暖和,早晚还是要穿得厚实些。可文登的原野却是另一番景象:草绿了,花开了,油松的叶子又细又长,油汪汪亮闪闪,枝头已经鼓起了花苞儿。

徜徉在抱龙河畔,河水款款流动,波光潋滟,想来也是被岸边的繁花陶醉了——

白玉兰有点儿迟暮,但傲娇的风骨仍在;紫荆花正浓,一树一树的繁花,拥挤着,叽叽喳喳的模样;海棠花,像是拍了腮红的女子;碧桃,像她的名字一样端庄优雅,落落大方。

登上峰山之巅,有懒懒散散的风吹过,暖洋洋的,小鸟们你啁啁,我啾啾地说着情话。若不是野鸡的叫声划破,饱受失眠之苦的我,是会睡着的。

峰山的花朵很明信片——樱花已经长出了嫩叶,凋谢的花瓣,雪一样的飘落;散在草丛中里的紫色花朵,小家碧玉一般惹人怜爱;黄灿灿的连翘花,热烈得很是帕瓦罗蒂;风流的桃花,妩媚地眨着眼睛,热情地给春天打着call 。

今年走马文登营,曾因繁花醉似泥。每日里出去走走,出一身透汗,忘却营营,哪怕是暂时的忘却,也是好的。

一枕又一枕的安眠之后,我恍然一悟:原来,我和这场繁花有一个约会!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