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乱开

      现在不是花盛的时节,我的脑海中却总有一些花儿的身影浮现。

       奶奶家有小园,几畦菜田旁就是四棵桃树。丛生的桃枝绽开三两瓣花骨朵,那颜色很明媚,像少女穿的桃红色衣裳,亮人的眼。我最喜欢凑近去摸它的花蕊,手指拂下的几粒花粉,混入无意掉落的花瓣中,骨碌碌透着欢喜。桃花,开在村舍人家的小院后头,斜斜的枝桠从屋缝逸出,隐隐露出那一抹桃红。

       往外走些,有几口池塘。夏天一到,就浮满了翠绿的荷叶。夏日里,我总会回奶奶家小住。最初,池塘里只有几株荷苞,在晨昏的更替里,它们亭亭展开了颜。那粉色的花沾着水滴,随着水面吹起的涟漪轻微晃动,格外好看。我总会采下离池塘最近的一朵,并折下一片硕大的荷叶,慢慢踱回家门。这时候,屋角也会堆满新摘的莲蓬、菱角,趁着新鲜剥开来吃,嘴里甜津津凉滋滋的。

     十月左右,桂花就开了。走在小巷里,轻易会被花香所裹挟。桂花很小,浅黄的芽藏在浓密的树叶间,仿佛少女乌黑的发中埋着的素簪。家里长辈往往会拿来一把剪子,剪下开得最好的几枝,递给家中的孩子们。我曾用一个透明的玻璃罐,盛满捋下的花瓣,在里面放入邮票,等到花瓣风干了,取出邮票,贴到寄给远方友人的信笺上。隔了几天,就连信笺都沾染上了淡香。

      如今这些花儿都离我远了,就像曾经远去的少年时光。可在某些不经意的瞬间,它们又会扑的一声,跳入我的脑海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