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之下(2:见魔降魔,见妖除妖)

长篇连载,持续更新,敬请关注

目录    上一章

正午的艳阳炙烤着大地,柏油路上的气温此时已飙升到40℃,如果往路面上洒一盆水瞬间就会被蒸发到空气中。一辆黑色越野车正飞驰在齐地的高速公路上,车轮就像怕被高温融化掉一般急急向前,不敢有丝毫的喘息。

驾车的钱言问坐在副驾使位置上的秦尚:“你想先去哪里?”

“市政府。”秦尚不动声色地说道。

钱言不再作声,只是专心致志地目视着前方。秦尚却越想越生气,忍不住唠叨起来:“我们两个曾经说好的,将来在美国西海岸买一幢别墅、在英国乡村买一座古堡、在法国波尔多买一个酒庄,美英法轮流住,再养一条大狗,一起相伴到老。结果你现在却跟我说,想在水仙镇过一辈子。这落差也太大了吧,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难道就为了那个叫朱如星的丫头片子?”

“那些话,好像是我们两人年少时说的。我已过而立之年了,是时候认真规划一下以后的人生了。另外,我跟你说过了,我的决定跟朱如星无关。”

“跟她无关?谁信呀!本来上一季,当地的蔬菜能拿到有机认证的,结果那丫头片子竟然从中作梗,让计划泡了汤。让我最不可思议的是你却默认了,合伙把花那么多本钱种植出来的有机蔬菜全部压低价格出售了。你说说,我们什么时候做过赔本的买卖?”秦尚越说越生气。

“我们并没有赔钱,只是没有获得预期的高利润罢了。不过,你放心,这一季我们一定会拿到有机认证的。”

“在我们的理念里不赚钱就是赔钱,你难道全忘了?今年上半年我们可是少赚了一半的利润,我就不信你一点都不在乎?”秦尚怒气难平。

钱言十分了解秦尚孩子般的脾性,只是淡然一笑,不再言语。

不多时,车子进入了齐市境内,钱言觉得肚子饿了,于是说道:“进市里了,我们先去吃饭吧。”

两人随便找了一家餐馆,秦尚丝毫没有食欲,应付着吃了两口,思绪回到了三年多前。

当时,钱言和秦尚通过炒股和投资积累了丰厚的资本,于是决定拿一部分钱投资实业。两人看中了有机农产品的发展前景,于是钱言主动请缨来到国内蔬菜主产区的齐地,寻求合作。此时此刻,秦尚却毫无征兆地失恋了,他没告知正在齐地的钱言便一个人跑去了美国散心,这一待就是三年多,而国内的一切都扔给了钱言一人打理。

这三年多来,秦尚在美国开辟了投资新领域,并且一路顺风顺水。而钱言与齐地水仙镇的朱家村、孙家村和杨家村三个村子达成了合作,并且成立了知源农产品公司,由当地农户负责种植,而知源公司负责市场。但是当时这三个村子刚开始从传统种植向有机种植转型,这个过程必须历时三年。所以这三年多来,钱言的付出多予回报。本来上一季就可以见成效的,结果又出了风波。秦尚更为看重的是立竿见影的回报,所以对钱言此前的决策不能认可,更对钱言决定永远留在水仙镇不能认可,于是把美国的事务料理了一番,便回了国。挡他财路的是何方孽障,他可不管,到时他定会见魔降魔,见妖除妖。

对于钱言而言,这三年多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日子却一点点改变了他的人生观。是朱如星果敢坚毅的性格,还是对未来前景的考量,让他试图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大概都不是。也许是因为他深深爱上了这片风雨沧桑却仍生机盎然、静逸祥和的土地。所以,前不久他对秦尚说,想永远留在这里。

吃完饭,钱言心平气和地说道:“难不成你真的要去找市长?”

“我们与当地的合作可是市长一手促成的,我现在有意见,很气愤,不找他找谁?这里的公司我可是有一半的股份,所以我有绝对的话语权。”秦尚没好气地说道。

钱言忍不住笑道:“谁说你没有话语权了?不过,你去找市长也没用,到时只会碰软钉子。三年多前,刚大学毕业的朱如星倡导把当时的传统种植转换为有机种植,可是阻碍重重。于是她向镇长上书,希望得到镇政府的支持,可是镇长并没有及时做出批示。她便直接写万言书,上书市长。当时刚刚上任不久的罗市长正准备加大农业改革的力度,所以得此书正中下怀,亲到朱家村暗访。通过多方调查考证,罗市长亲自对朱如星的万言书作出明确的批示,并公开登在了报上,倡导其他农户向其学习。正是那时,我来到这里,寻求合作。罗市长亲自接见了我,并且直接推荐我到朱家村实地考察。说起来,如果不是朱如星三年多前倡导有机种植,我们跟当地的合作也许不一定能顺利达成。”

秦尚长叹了一声,别有用意地说道:“真的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你这一路上,除了夸她,还有没有别的?”

“秦尚,生活在农村的朱如星跟你完全不一样。你的创业之路一帆风顺,而她却困难重重,举步维艰。即便如此,她却能坚守初心,百折不挠。这是应该值得尊重的。”

“可不,我是得向她学习,她多本事呀,竟然把你都拐走了。”秦尚明嘲暗讽道。

钱言却笑着揶揄道:“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身上的戾气怎么一点都没改变?难道失恋这么长时间,还没痊愈?”

“我是谁?失恋算得了什么?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喜欢、崇拜我的姑娘。不管是哪国的洋妞,我分分钟就能搞定。谁像你,竟然被一个农村的丫头片子征服了,说出来我都替你丢人。”

钱言有点恼火:“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我跟朱如星……”

没等钱言说完,秦尚却径直站了起来,说道:“马上去朱家村,我决定扎根在那里,全程监督种植流程,以防再出问题。这个时候是育苗期吧?我就从育苗开始抓起。”

“如果你懂育苗,朱家村三岁孩童都可以称为种植行家了。”钱言跟在身后笑道。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