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一次韭菜需要多少人的参与?

文:蔡垒磊

“18家上市公司黑幕割韭菜?”

叶飞的爆料像一颗炸弹,引爆了市场。

但更重要的,是引爆了股民的情绪。很多人知道自己是韭菜,但总想着找更嫩的韭菜(否则他们就不会进入市场),在持续亏钱之后才发现自己是最嫩的,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对镰刀的收割手法仅仅是猜测。

而叶飞曝光的内容对很多人来说,就像突然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仿佛就是这些人“偷”了自己的钱——毕竟自己这么聪明,怎么会在市场上败得这么惨呢?理由找到了。于是吃瓜的吃瓜,求锤的求锤,举报的举报,泄愤的泄愤,很热闹。

股市和币圈的玩法差不多,只不过币圈的路子更野一点,更明晃晃一点,因为很多币首先就没有被“定性”,所以法律无法出台。而股市则犹抱琵琶半遮面,毕竟这么多有关部门盯着,法律条款在那儿摆着——马斯克敢这么拉狗狗币,他敢这么拉特斯拉么?

接下来,我就以币圈的玩法为例,股市可以自己类推。

1 庄家的利润没那么高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一个有实力的庄家把钱扔进去,就能瞬间拉升一种币的价格,比如10倍,然后高位出货,爽歪歪。而韭菜则高位进入被套,这就是庄家和韭菜的差别。

那我来给你科普一下,这件事很难。

理由是如果你能瞬间拉10倍,那就说明交易量极小,如果交易量极小,你就是纸面富贵,你是出不来的。

举例:1~5块钱你分批买入把价格往上抬,最终在无知群众的参与下到了10块,你的平均成本可能是3块,但当你想卖的时候,就可能从10块一直卖到3块,平均出售价在6块,最终你只赚了一倍,但很可能你手里还残存一些币是不敢再往下砸,怕影响散户情绪的,于是在“库存可能坏账”的前提下,你基本并不赚钱,尽管从1块最高到过10块,吆喝很足——当然,你的七大姑八大姨如果只买了10万块钱,她们是有可能100万离场的,但那是小散赚的钱,庄家赚不到。

割韭菜?从1块变10块简单,1亿变10亿你试试?

2 庄家赔钱的概率很大

不要觉得韭菜才是1胜2平7负,庄家也是一样。

庄家会遇上更大的庄家,对于任何一只有点市值和流动性的标的,当你以为这里是你说了算的时候,很有可能别人已经埋伏很久,就等着你动手。

或者很多散的大户尽管筹码不如你,但异常坚定,如果你洗得不够彻底,试盘又试不出筹码,最终就给别人抬了轿子,把自己包在了里面。

所以庄家就是强势群体?黑暗森林里你永远不可能确保自己在哪里能说了算——镰刀在更多时候都是把自己变成了韭菜。

3 一次价格拉升需要多少人的配合?

韭菜往往觉得割他的就是一个人,比如某项目方的老板,某减持的大股东,或者是组买买买群的群头等。

其实要想拉升一次价格,需要同步配合的角色远远超过普通人的想象。

拉升价格的目的是出货,不出货的拉升毫无意义,只有出了货才能将赚到的钱分给参与其中的角色。

接下来我就一一介绍参与在这个游戏中的整整十类角色:

第一个角色就是想把货放出去的人,比如项目方、上市公司老板,或者是被套了很久想出来的某庄家,反正就是想把手里的一种流通性不那么好的资产变成另一种更通用、流通性更好的资产。

第二个角色是宣发方。如果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涨,那就一脸懵逼不容易跟进,得要有大量的宣发方不停地“告诉”大家涨价的逻辑是什么,让大家觉得自己是掌握了逻辑所以才追进,也就是给人们找一个决策、找一个自己不是韭菜的理由。

宣发方一般有两种入场方式,一种是直接宣发,这种一般是筹码本身不怎么样;另一种是拿筹码额度,这种就是以稀缺资源换稀缺资源,一般此类筹码在市场上已经有确定性的一定热度,且放出来的额度有限。

第一种情况下,宣发方未必会认真宣发,而第二种情况下,由于涉及自身利益,宣发方显然会卖力很多。但想用第二种合作方式,还得看筹码本身的优质程度,以及宣发方本身掌握的渠道是不是够上谈判桌。

第三和第四个角色都是接盘方。这些货总得有人承接,初期接盘的分为两种角色,一种是帮别人管钱的,比如某基金、某资本的GP,对他们而言,拿别人的钱接盘,在接盘的过程中拓展了人脉,拿到了人情,且收获了私人腰包的利益,这是合理的,最好这个标的是人人都说好的(配合宣发角色),那么就算最终运气不太好,被关门打狗,成了接盘侠也怪不到自己头上。

第二种接盘角色是盘圈组局的负责人,底下有一帮投资素养很差的韭菜,但很爱赌,你说买啥他们买啥。

注意,不要以为你有筹码,能宣发,就能带动市场情绪,让人们都进来参与把价格抬高,如果没有以上两类初始的接盘方角色帮你在价格上带情绪,你几乎是百分百要失败的。

很多人看到项目方或者上市公司高高在上,创始人人生鸡汤导师,以为他们不干这个事情。错了,只不过有合作方干这个事情而已,low的人做low的事,赚low的钱,他们自己的手是干净的。

第五类角色是电话销售团队。电话销售团队就是那些打电话问你“最近投资有在做吗”,或者是“有个股票期货原油黄金交流群”之类的团队。

有些盘圈的组局者自己有电话销售团队,但不多,大多数还是专业的电话销售团队,他们不管你是什么标的,是不是骗子,反正就是接单、打电话,帮你拉人,然后你自己去运维。

这类团队的人数还是比较多的,几百人甚至上千人的也不少见,所以一般人都不会在主营业务之外自己去养这样的团队。

第六类角色是市值管理团队。所谓市值管理团队,其实就是操盘团队,负责根据项目方的计划和宣发的进度试盘(测试市场反应,看抛压、支撑力量等),负责帮别人出货,负责用筹码诱多或诱空等。

我曾经接过市值管理的活,币圈的简单一些,股市就非常难,也需要非常专业。目前币圈多数的市值管理团队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就是由几个普通的交易员组成,因为这个市场的要求还不高。

股市要监控例如前100的股东动向,是需要一些“操作”的,而币圈的大户地址就在链上,直接就可以拿到,实时监控动向。只要有大额转账到交易所地址(大的交易所地址都可以从冷钱包反推热钱包地址提前收集和实时更新,禁毒部门就跟我们聊过需求),就可以对应测试对方的意图,甚至在大所如果有亲密关系,还可以跟大所一起在后台监控这些账户的资金。

第七类角色是资方。拉盘是要钱的,你只想出货,怎么可能自己再扔进去钱,万一出不来,那就是双重损失。所以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资方,把钱先给市值管理团队,用来在关键节点配合宣发在价格上造势(造势有很多种,也有人让我动一下尘封已久的比特币钱包,就允诺巨额回报的)。

而作为拉盘的主资源,资方的分成比例往往是最大的,也就是出了货以后,他们拿的分成比例很可能比供货的项目方或者是上市公司老板所获得的收益更多——这也正常,人家资方才承担了最大的风险,而你的东西卖不出去就等于0,所以得乖乖让利。

第八类角色是像叶飞这样的皮条客。有些皮条客自己也有参与其他角色的能力和小团队,但只能吃得下小单,单子一大就得乖乖给别人,比如在一个几十亿的盘子里抽个1000万或者更多一点小几千万的佣——这事儿要有自知之明,没有金刚钻要是心里一贪敢去揽瓷器活,不得善终的概率很大。

皮条客在很多时候都不止一层,因为再大的皮条客都不可能拥有所有的资源,他们需要别人提供需求,然后他们再去对接或者找其他皮条客去对接上需求,最终按照彼此的角色重要性分配点位(所以上述的回报还得分,不是给一个人)——这里的所有角色都是皮条客的对接范围,有的一次合作里光皮条客的抽佣就得分给5、6个团队。

第九类角色是被圈养的韭菜。什么叫被圈养的?就是打定了主意赌博,群里投机什么,也跟着投机,一起炒高价格,最后看谁跑得快。

他们知道自己在参与这样的游戏,但就是觉得自己可能比别人跑得快,他们被某些群主圈养,而群主大都是盘圈的组局者,他们有无数这样的“韭菜池”(没有这些,他们上不了谈判桌)。

第十类角色就是普通群众。普通群众的数量最大,也是拉抬过程中“最后疯狂”的主力参与者,但这个角色却并不是以上所有角色要争取的目标。

普通群众在初期是最理性、最不可被煽动的。他们的力量也最为分散,不能与之分润,所以他们只能被“吸引”,不可被谈判。

只要你做好以上所有环节,这个环节只是一个结果,不需要你刻意讨好。

以上十类角色我总结一下:

1.出货方

2.宣发方

3.基金、资本GP

4.盘圈组局者

5.电话销售团队

6.市值管理团队

7.资方

8.皮条客

9.被圈养的韭菜

10.普通群众

当然根据现实情况的不同,还可能有一些其他角色参与,就不一一罗列了,这些是通用的主要角色。

要拉升一个标的,首先要你的标的值得拉、有值得的点、有后招的想象力、有相对的控制权、能蹭上热点等等,否则别的角色是看不上的。

而就算他们看上了,真的拉上去了,作为被韭菜拉出来吊打的“头目”,也就是出货方,其实在这里并不一定能分到多少钱。

这里的每一个角色都承担着自己的风险,有自己的上家和下家,他们拿着自己“应得”的钱,但如果上家或下家出了纰漏,也是分分钟吃不了兜着走,比如叶飞没拿到钱,自己却被人要钱。

更坏的情况是某些“合作方”不遵守圈里的游戏规则,一心只想自己获利,最终把这个链条里的每一个参与者都坑了——把资方的钱埋里面、把接盘方的筹码锁里面等等,这下就形成了“镰刀互割”的局面——可能前一秒还是风光无限的大佬,后一秒立刻背上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债务。

而由于这里的很多角色在做的事情并不能光明正大地讲出来,所以有些时候哑巴亏只能咽进肚子里,像叶飞这样被人搞得焦头烂额,最终决定鱼死网破的并不多见(目前已曝光其中的11家上市公司名单,引发大幅暴跌),所以大家才这么“震惊”。

不要羡慕这里的很多角色,那都不是普通人玩得转的。至于老百姓喜欢讨论吃瓜的比如涉及的色情交易之类的,对于这种级别的合作来讲,根本不值一提,连餐后甜点都算不上——会因为色情交易而同意参与某些角色的,不是在今天死,也是在明天亡。那些东西根本不值钱,只是“顺便”,绝无可能是决策理由。

叶飞的事情预计还会持续发酵,但千万不要再觉得“割韭菜”是一个坏人起了坏心,动动手指就能完成的事情。

整个过程如同在运行一个极其精密的系统,而且这个系统里的各部件还得在没有强制规则保障的条件下,彼此靠着信任和口碑承担巨大风险,最终收获和分配利润。

每个角色都有私心,所以这个系统并不能完美。大多数情况下,系统每次总会捅点篓子,不过是今天你坑了我,只要你还在这儿混,明天你就必须承接我的人情,如此而已。

--------------------------------------------

蔡垒磊:著有畅销书《认知突围》、《爱情的逻辑》,2017亚马逊年度新锐作家、中信最受欢迎作者,2020年当当影响力作家,社群读书APP【蚂蚁私塾】创始人。

视频号:蔡垒磊

公众号:请辩

微博:@蔡垒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