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趋势吗?

罗振宇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直到今天,还是经常遇到有人问我,干风险投资的人是不是傻?那么多真金白银,给那些不靠谱的创业者,一旦玩砸了就血本无归,而且玩砸了还是大概率事件,只能靠其中极少数的幸运儿公司挣钱。这帮所谓的风险投资家,不就是赌场里的赌徒吗?

这个理解很糟糕。

赌场是零和博弈,从概率上看,所谓十赌九输,是不可能有赢家的。而风险投资,则是在对产业发展的趋势做判断。虽然也有赌的成分,但本质上是一种认知变现,是用自己对趋势的判断挣钱。

对趋势做判断,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非常困难。

最近我看到了天使投资人汪涛先生的一篇文章,说的是香港为什么屡次错过科技发展的机遇。侧面也印证了,判断趋势这个事有多困难。

香港当年在中国经济版图上是什么地位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汪涛先生在南京邮电大学上学,他就知道一个数字,香港一个城市的电话用户数是360万,整个内地才320万。以一城当一国啊。

1997年香港回归,这也就是20年前的事。那个时候的香港,在中国经济版图上又是什么地位呢?

香港当时的经济规模是1.21万亿人民币,这在当时是个极其恐怖的数字。是当时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天津、苏州、杭州、无锡9个城市GDP的总和。

二十多年过去,2016年香港的GDP合人民币2.1万亿,北京和上海已经超过它了,2017年深圳也肯定超过它了。而GDP超过万亿人民币、与香港算同一数量级的内地城市,总数已经达到12个。如果仅仅拿GDP说事,将来的香港可能连一线城市的地位都保不住。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内地发展太快了。但是,香港没有能抓住这一轮科技发展的机遇,也是一个事实。

你可能会说,这不能怪香港人。香港经济靠的是金融商贸,本来就没有什么科技基因。科技机会抓不住,很正常。

不能这么看。香港没有科技基因,那内地的深圳就有吗?深圳的科技业发展得很好啊。更重要的是,香港不用自己发展科技业,它只要搭上内地,甚至是只要搭上深圳科技发展这班船,香港的境遇就会远远好过今天。

别的不说,我们就说深圳的几家科技明星企业。

华为,最初是做电话交换机的,代理的就是一家香港公司的产品。华为赚到钱之后,就大量投入研发自己的产品技术,而当初那家香港交换机公司,现在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还有,中兴通讯。最早,中兴其实是和两家香港资本合资的企业。最初开发的是500门数字程控交换机,利润非常不错。但这一赚钱反而坏事了,两家港资和大陆这边的人就起冲突了。

港资力主把利润尽快分掉,而中兴这边的侯为贵等人,都强烈支持继续加大研发力度。最终双方彻底闹翻,侯为贵带领全体员工离职,重新成立了现在的中兴通讯。

华为、中兴,现在都是中国通讯业的国际巨头了。我们今天回过头去看,它们在发展初期都有港资背景,那些香港资本原本都有机会搭上它们的船。但是,并没有。

你说这些小香港资本没什么眼光,那李嘉诚总不至于没有眼光吧?

话说,1999年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通过电讯盈科入股了腾讯,多少钱呢?220万美元买了腾讯20%的股票。

不到两年后,李泽楷就把这批腾讯股票卖给了一家南非的资本公司,价格是1260万美元。大赚一笔,不到两年五六倍,很不错。

但是,如果他们不退出,现在这些股票市值会是几千亿人民币,比整个电讯盈科现在的市值还要高很多。

要知道,当时的电讯盈科手里的现金其实非常充足,有10亿美元之多,并不缺钱。那李泽楷为什么那么早就抛掉一支这么好的股票呢?

其实,李嘉诚家族已经算是香港商界里面,努力尝试新兴科技最多的企业之一了。他尽了最大的努力在科技创新方面进行了大量尝试,已经是香港商界的极限了。但即使如此,他也依然不认为中国的科技创新浪潮,是他的战略机会。

最早,香港资本到内地,很多是在做初级加工业,从香港拿定单,交到内地的这些工厂生产。深圳大学1983年刚刚建立时,还是一所三流甚至四流大学,而当时香港就有好几所在世界排名很靠前的高等院校。

所以,香港并不是没有实力,更不是没有条件,历史机会就更不用说了。后来,内地产业不断升级,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科技型企业。如果当年香港真的有心,形成“香港研发、深圳东莞生产;香港总部、全球市场”的模式,近乎是完美的历史必然。

退而求此次,试想一下,如果当年的那家香港公司,靠华为赚到了一点钱,在利润中拿出一点来投资华为,今天是一幅什么光景?

如果当年中兴的两家香港投资方不离开中兴,就算他们坐着不动,什么事都不干,今天的香港都有资格在全球通信科技领域占据一席之地,中兴则很可能也会在香港拥有一个规模宠大的研发中心。

但很遗憾,这个局面没有成为现实,几乎一个个案也没有。

原因何在?很简单,就是没有看到趋势。

香港资本从骨子里就认为,华人公司顶多只能做些加工业、赚点辛苦钱,在技术上绝对不可能超越欧美公司,甚至跟随紧一点都不可能。想都别想,更别提去做了。这就是当年香港资本在一开始就和华为、中兴分道扬镳的根本原因。

今天介绍的这篇文章的作者汪涛先生,原来是在中兴公司工作,现在自己做天使投资,经常往来于深圳和香港。他就说,两地年轻人的创业方向完全不同。

内地创业者做的项目本身是什么呢?是机器人、基因测序、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新能源汽车、智慧农业、新材料等等。基本上与硅谷、以色列创业者考虑的是相同层次的问题。

而香港的创业项目呢?比如改进快餐饭盒,做提升效率、很有品味的餐饮连锁,等等。不是说这类项目不能做,但如果香港最具创新力的一批年轻人,在考虑只是这些事,长期来看,香港和深圳的差距进一步拉大,就几乎是必然了。

今天我们说这个话题,不是说香港人眼光短浅。而是想说,看到趋势,和真实地把握住趋势是两回事。

看到趋势,只需要具备一些常识。但是把握趋势,则需要克服一系列根深蒂固的观念、习性和路径。

回到我们刚开始说的风险投资的话题。我曾经问过一位很有名的风险投资家,我说:过去的烧钱时代,很多创业者有梦想,需要融资来实现,所以你们能赚到钱。但是现在,很多企业起步就是挣钱的,不太需要资本,你们风险投资行业将来还有得做吗?

他笑了笑,回答我说:不是每一个身在趋势里的人都真的相信这个趋势,即使是创造了这个趋势的创业者,有的时候,他们也不真的相信自己的公司会那么值钱。所谓投资,就是去购买被低估的股份嘛。只要我比创业者更相信趋势,投资人就永远有钱可赚啊。

好,这个话题,我们就聊到这里,明天罗胖精选再见。

本节目参考文章:《为什么香港屡屡错失科技发展机遇》,作者:汪涛,载于微信公众号:纯科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