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哥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了一天RM和Basel以及银保监Liquidity ,殊途同归。白天灌了不少咖啡,晚上欧冠决赛,索性不睡了。这几年,周末CFA之余,踢几场球,认识几个老哥。

大卫老哥,年过半百,身材瘦小,我看他没有100斤。第一次见是在机场附近一个球场,呼啦啦来了四五十人,好多人彼此不认识,都是受大卫网上英雄帖召来,翘首以待,一会他匆匆来了,背着两球,形容引见大家,分拨,讲规则,手里哨子一声脆响,开踢!东涌球场,他像白衣林冲,或柴进。

后面几年他和我们相爱相杀,一会退群一会出走。他个性太强了,他很寂寞,在场上,他脸色阴沉的像压在每人头顶的乌云,每人拿球的第一原则必须给他,哪怕你离球门更近!我球风糙快猛,心里战战兢兢,心一横啪啪打门,进了!他悻悻然,耸肩摊手,无力的叹息,哎,yang呀,你呀!

周五晚上的三小时车轮大战轰轰烈烈尽兴收场,大卫张罗大家宵夜,微凉仲夏夜,喝几瓶蓝妹,吃几块叉烧,听老哥感怀时光变迁今昔过往。他开头总是,香港不是过去的香港了,我们哪知道过去的香港啥样,是李嘉诚的塑料厂,还是张爱玲的边城?后来,结婚的结婚,离开的离开,喝两瓶啤酒也终于难以张罗,我才开始体会他的失落和困惑,时间在走,人物都在变。

港漂大佬铁哥组织黄大仙欢乐足球,几年如一日风雨无阻,港交所老大李小加也经常来。他很和气,稍微正经点的比赛谦让着不上,我们给他喂个饼,射进了也庆祝的很克制斯文。我和他说我是A行的,他说说啊啊你们国际那谁谁总,最近我们谁总也开始干和他一样的事情。

张罗球的大哥们对足球爱的深沉。刚来港和一个兄弟公司球队踢,整体弱鸡,领头大哥咧着大嘴笑的灿烂,我老婆孩子来港跟我去球场,他和我儿子说你爸很厉害,有点吹有点装?那几年我肚子还小进球如麻,中山公园萨拉赫。还跟兄弟去过几次另外一队,组织者是个长发消瘦的大哥,沉默里有忧郁,他签好场,默默站在下面看我们踢,几乎不上场,这图的是什么!

球王老哥,第一次见是在快到深圳的一个球场,另一个大佬网上组织的英雄会,我看他颠了几下球,也是平常,踢了一会歇,大佬让我们有球都给他。后来,他的功力就像少林寺里的扫地老僧,绵延而出磅礴不绝如大江大海,我们才知道他是前国奥的。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想着和他们再在球场上狼奔豕突,在大排档开怀畅饮。

ps:赛后,皇马终于成就三冠伟业,孙悟空两记神仙难救。利物浦一路坎坷一路荆棘,遗憾的泪水多么沉重,伟大的赛季也多么难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