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伦敦》

“喂爸爸,我还有点事情,今天不能回去吃饭了,你们先吃 吧!”

“你好,这里是伦敦应急救援中心。”

“啊?额,你好!怎么,我父亲有什么事吗?”

“我非常遗憾地通知你,你的父亲出车祸不幸离世了,请您尽快赶来处理相 关手续吧!”

“............”

“再见!”他很利落地放下电话,没有迟疑。也没听清对方的反应。这样的电 话,他一天要打几十个,这是最后一个。

他脱下急救制服,内衬的白色衬衫已经满是褶子。他把衬衣往裤腰塞了塞, 披上一件黑色外套,顺手拿起一杯咖啡向门外走去。咖啡握在手里冰冷得像 是冻过一般。

电话中心到大门是一段长长的宽敞走廊,他已经走了无数遍。他隐约听到有 人哭泣、争吵,余光似乎瞥到有人蹲在角落、躺在椅子上,又似乎有黢黑的 人团抱在一起,或许是这样,也或许不是,他并不在意。

伦敦的夜真冷,尤其是在圣诞前后。

他走到街道上,抬头看了看星空,今天是晴天,些许星星闪闪烁烁。对面的 办公大厦依然灯火通明,每个房间如同蜂窝一般,各色各样的职员在大厦的 对比下显得极其渺小。街上依旧车水马龙。他看了看表,已经十点半了。他 品了一又冰凉的咖啡,转身走去。

随着他离公寓越来越近,同行的人也逐渐变得稀稀落落,车也没那么多了。 每天夜晚是他的自由时间,他不用走得很快,也不用着急做些什么,只是随 心缓行。有时他也喜欢在街上慢慢地散步,看看影影梭梭的过客。

他突然看到左手边有一个酒吧。这个酒吧没有名字,很小,里面随意摆放着 几个木质桌子和椅子,吧台似乎也是松木制作的。他突然驻足,似乎发觉在 昏暗的淡黄灯光下,木质装潢产生了别样熟悉的魅力。他不喝酒,却被莫名 上头的力量推了进去。

酒吧里除了酒保,宾客寥寥无几。他随机选了一个角落的位子坐下,正对酒 吧门又,看着外面形形色色的过客。他要了一杯苹果酒,勉强品着几又,指 尖在杯又来回滑动,眼睛盯着杯中上下浮动的气泡,一切都静止了。

不知是不是微醺的原因,他脸颊逐渐发红,抿了抿嘴,长舒了一又气,左手 扶了扶额头,眉毛微锁。他心里知道,有些事情只是他一个人的秘密。即便 在现在,他也从未敢提起。

他隐隐感到心中有一团火,在这个温暖的酒吧角落里逐渐燃烧......

第二天,到了夜里十点半,他准时下班。天依旧是冷的。离圣诞越来越近, 街上的节日氛围愈演愈浓。依旧是同样的装束,他走在回公寓的路上。今天 他没有放慢脚步,他好像有了明确的目的。

来到酒吧,他推门而入。

同样一杯苹果酒,他也要走到同样的角落,但不巧的是,透过昏暗的灯光, 他看到在那个熟悉的位子上,已经有了客人。这位客人穿着蓝色的格子衬 衣,内衬白色T恤,正看着手机,旁边搭着一件黑色防风衣。他突然有点不 知所措,他环顾四下想寻找其他位子,但尴尬的伫立在本就不大的酒吧里格 外醒目。

“你好,额,我占了你的位置吗?”

一个声音从角落传来,让他不由得一震,“额,你好。”他竟一时不知道说什 么。

“我刚来,我不知道这个位子你是已经占过了,是吗?”

“额,不不。”,他终于反应了过来,“这不是我的,我也刚来,不用麻烦你 了。”

“哦是这样,额,我不介意你也坐过来,反正我也一个人,当然,如果你想 的话。”

他很少面临这样的情景,一般情况下他不善和陌生人交流。但这个客人似乎 不太一样,他犹豫了片刻,走了过去。

“这个座位是黄金座位,坐在这里感觉很不一样,我每次来都坐在这里,如 果没人的话。看来你也喜欢啊?”客人倒不太拘谨。

“额,是的,你经常来吗?”他试探性地询问着。

“对,基本上每天都来,在这里我觉得我能找到宁静。你呢?没见过你,是 刚来?”

“哦,是这样,我昨天来过一次,也是这个时候。”

“哦,我说呢,昨天我加班没来得及过来。”

“你也喜欢这个时候过来吗?”他继续询问。

“是的,我经常工作很晚,到这里也得十点多了。”客人没有遮掩什么。

“能问下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我在学校上学,平时靠放学之后做司机赚点生活费。你呢?已经工作了?”

“是,我在消防局工作,额,严格来说是市政厅应急救援中心。”他稍显犹豫 了一下。

“哦是这样,看上去你很年轻嘛,哈哈!”客人略带风趣。

“是,但我跟我家......哎,反正一些不愉快,不得不提早出来工作了。”他不 想再深挖下去了。

客人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对了,我叫约翰。”说着,向他伸出手。

“鲍勃,很高兴认识你!”他也伸手去握手。他感受到对方厚实的手掌,温暖 而有力,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猝然充斥了他的身体。

他愈发清晰地感受到心中那团火,正在愈烧愈烈。 “你学的什么专业?”他问。

“建筑工程。但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这个专业。我真正喜欢的是哲学。但是 我父母认为哲学不挣钱,想让我学金融,我非常讨厌金融。不瞒你说,我对 经济一窍不通,折中才选了建筑工程。“

“是,这我倒是有所耳闻。学哲学可能除了当老师并没有太多别的职业了。 我觉得你父母的考虑也有道理。”

“你这样想的吗?不瞒你说,我明年就要转专业了。我已经在看很多哲学类 的书。我觉得我就是要坚持自己,如果为了别人而委屈自己去接受一个还没 开始就后悔的人生,我受不了。”

“可做哲学的道路要比金融艰辛多了,维持生计都可能是困难。”

“我觉得不做自己更难。”约翰说完,喝了一又苹果酒。“而且我不是保守主 义,人生总有风险,应该珍惜当下不是吗?”

他看着约翰,没有说话。

夜逐渐深了,他们走在街上,谁都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冷风吹在他的脸上, 他却感到今天比昨天暖和,也比前天、大前天都要暖。看着各色建筑的圣诞 装潢,他第一次觉得圣诞要来了。

夜里的海德公园冷冷清清,几只树上栖息的乌鸦,在朦胧的月色中影影绰 绰。他们坐在长椅上,静静地看着这座城市。

“你看月亮,很美啊!”他对约翰说。 “是啊,这样真好,不是吗?”约翰抬头看了看月亮,随后扭头注视着他。

他看着约翰,蓝色的眼眸在温和的月光下似乎格外的清澈。他有点不知所 措,却又被约翰的眼神紧紧吸引。他逐渐感到那只强壮而厚实的手开始靠近 他,先是轻触,最后是紧握,又顺着手臂逐渐向上移动。终于,他的胸膛也 感受到了温暖而有力的触碰。

他感受到,他心中的那团火,烧的正烈。

约翰的头逐渐向他靠近。他呼吸加快,心跳加速,他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他 看着约翰的金色胡茬,伴着温暖而柔和的气息,他心中波涛汹涌。随着约翰 那只手有力地抚摸和下移,他似乎全身沸腾了。

“不行!”他突然站起。

“我觉得,额,今晚就这样吧!”

他还没做好准备,终于还是没有勇气。

“鲍勃,怎么了?”

“我不应该这样的,感谢你的时间!我先走了。”

他快速离开,没敢回头,也不敢看约翰。

他回到公寓,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床上,内心久久未能平复。

第二天,他照常上班,在接了几十个电话之后,已经到了夜里十点。他估 计,下班之前可能还会接最后一个。

今天,他已做好了打算。

“重大伤亡,让开让开”,他听到走廊的叫喊声,他知道,他今天的最后一个 工作来了。

“鲍勃,重大车祸,两死三伤,这是证件,快点打电话通知家属。” 他照常站起,接过材料,走到前台,开始一个一个通知。 “你好!请问是莱斯特丈夫吗?你的妻子出车祸受伤了,请尽快来处理吧!”

“你好!请问是马特父亲吗?遗憾地通知你,你的孩子出车祸不幸离世,请 尽快来处理手续吧!我很遗憾!”

“你好!请问是............“他看到材料上的名字。他突然停住,呼吸急促再也 说不出话。

“你好,你是?”

他霎时间说不出一个字。

他放下电话,看着走廊上的人,似乎如此真切......争吵不休、头发蓬散的中 年妇女,席地痛哭、抽噎难停的老妪,身心俱疲、一身邋遢、瘫倒在椅子上 的中年男人,团簇相拥、互相祈祷的一家老少......这些声音混杂在一起,如 同一片片刀子直入神经。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刺耳......

他看着长长的走廊,感觉似乎再也走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