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就会放肆,但美就是克制

1、

有个前同事,中年大叔,近一年来迷上了画国画,尤喜画大公鸡,画作中偶尔也会出现几只母鸡。

自从他爱上丹青,可谓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一腔对艺术的热情经久不息越烧越旺,每隔几天就要po张鸡图请人点评,确实越来越熟练,画得惟妙惟肖。最近打了鸡血似的,墨鸡队伍阵势越来越大,单鸡照已经发展成为群鸡图。

大叔应是颇为得意,最近多次请我“提建议”。我这么自诩有修养的人,又跟他不熟,自然是啧啧称赞了一番(其实也仅有“啧啧”二字)。

(说句题外话,大家都觉得我脾气好,其实是因为我知道自己一旦放开说话就会太刻薄太伤人,为了避免惹麻烦就只好闭嘴。

前面说到,鸡群里也偶有几只颜色不那么艳丽的母鸡——我总觉得他可能是出于一大群公鸡毕竟失于单调并且有阴阳过于失调而导致脱离生活之嫌的考虑。对于这种由我揣测出来的他这种求实的艺术态度,以及笔耕不辍的身体力行,我还是敬佩的。尽管我总觉得一大群姿态各异活灵活现的精气神儿公鸡们聚成一团似乎有些不写实,它们簇拥着要挤出画纸却被他刻画得看起来神情泰然好似相处得相当融洽——我们还是要允许艺术对生活的加工和升华罢。

好吧,我承认我还是忍不住刻薄了。

不过我也明白,审美其实是很私人的东西,我们不应该轻易瞧不上别人的品味,幽玄侘寂自有一种含蓄留白的意境之美,艳丽热闹也有一种阿莫多瓦似的缤纷张力。

但很多时候,做得太满用力太猛,真的往往很难让人体会到美感。



2、

我就举个栗子。

张杰,这位选秀出身的歌手,先天嗓音条件不可谓不好,也确实很努力很想唱得更好,年轻时却总让人感觉好像缺点什么,虽然几乎每次表演都零失误,面面俱到完美圆满得像一场春晚。

然而有一次参加某个比赛,他唱了一首《Angel》,仿佛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武学奇才变成大师了。不可否认歌选得也好,可以在中高音区把自己音色的清澈表达出来,原本他声音中带的一点发飘的感觉,在这反而成了优势。

此前一贯过犹不及的张杰,终于克制住炫技的冲动,做了减法适当收敛后,这首歌被他演绎得空灵悠远飘渺凄美,让人念念不忘。



3、

其实生活中也是这样。

我见过光鲜漂亮的女孩,也见过才华横溢的姑娘,见过阅历丰富的大叔侃侃而谈,也见过青年才俊激情昂扬指点江山。

见的形形色色的人多了,我发现,真正有魅力的,是拥有这一切却懂得克制的人。而在不恰当的场合或者不恰当的对象面前一味盲目地展现自己,不懂克制自己优越感的,都很难被人喜欢和欣赏。

就如同“美而不自知”可以算是美的最高境界一样,拥有一切好资本并不稀奇,难得的是懂得克制。



(好吧好吧,我其实是被设计师这也不能减那也不能免只能按照他的华丽风来装修的强势搞得不开心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