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他们

        关于他们一直以来,想写写他们,但却又不知道该何处写起来,今天想了很多,心事也比较重,上大学已经有半年多了,半年多中,真正快乐的日子一只手便能够数清楚。也许是自己对快乐的要求变高了,也许自己融不进去,也许不是一路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吧。(话题有点扯远了)曾经想过要写写他们,但是要不没有时间,要不就是没有头绪,要不怕笔拙写不出,而今天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听着音乐,好好地写写他们了。

                      关于他

        一个不善于表达情感却用行动证明的人,默默地支持我,不管我做什么决定,他只会说,你想明白了就好,凡事要站在你自己的角度想问题,因为未来的路是你自己的,对错都是你自己走,我能做的就是,在物质上尽我自己的能力来帮助你,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

        从我念初中到大学,一路上,他尽力给我更好的生活,让我继续去接受教育。他好像从来不会过分关注于我的学习和生活方面,他似乎很自信,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够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话,他只会给我意见和方法,就是不会插手帮我解决,有时候,我非常希望他能够帮我解决事情,但是从他的眼神中,我就明白,路是我自己要走的,他帮不了我走我的人生。

        从初二的暑假开始,他便让我出去多接触社会,可以去打暑假工,也可以去玩,(初中时候的假期多数是玩),他也会担心我被骗,所以工作他联系熟人帮忙找好,剩下的事情就由我自己去解决,他不在乎我能赚多少,他更加在乎我在工作中所获得的一些道理,和一些社会经验,让我去看看社会和我在学校的区别,让我明白我以后的道路该怎样去选择。

        每次他微信发语音过来的时候,我总会选择第一时间回复他,因为有一次他发语音过来时,我因为手机上交了,没有及时回复他,一周后再回复他,他说他以为我出事了,那样就真的是对不起我爸爸,我跟他解释了,他说,没事就好。从那以后,只要是他的语音,我都不会超过十分钟后再去回复他。

        2017.7.10我收到平顶山学院的录取信息,跟他说了。他说:怎么填那么远的学校,能不能修改志愿?太远了。填志愿时,我没有和他商量,因为我习惯了我学习上的事我自己做决定。我说:不能修改了,远就远吧,无所谓的啦。其实能修改的,在省内也能上个不错的大学,但是,当初就一股劲想出省。他也许明白我想出省的倔强,所以并没有多劝我,只是说:你那么小个子去到那边,怕是被人欺负,反正不管怎样,想去就去吧。

        2017.9.12我准备离家,他们准备了饭菜,喊了一些亲戚朋友,他说,这算是小小的庆祝吧,家里的第一位大学生,也算是送行。在亲戚朋友都向我祝贺时,我看见了他脸上的一丝丝失落和无奈,他那天喝了许多酒,一杯接一杯,喝到满脸通红。最后,我离家,他没有开车送我,只是站在门口,说道,没钱了就说,大老远的,一个姑娘没有钱了,怎么生活。我只是点点头。

        后来在和我姑聊天时,我姑说到,那天你走后,他一直说,一个女生跑那么远,真是怕,而且她又那么傻,被骗了也不知道,估计还帮别人数钱,一个姑娘,跑那么远干嘛,在省内不是很好嘛、、、、、、我听她说了许多,内心不知道什么滋味,只是觉得有点难受。一个不善于表达情感的他能说出这么多话,在他乡的我能做的只有让自己好好的,不能让他担心,大老远的担心一个人,挺难受的。上大学后,他每次发语音来,问的最多的是,在那边感觉还好吧,钱够不够?

        2018.1.15我打电话和他说,我不回去过年了,想赚钱买电脑。他说,嗯、随你吧,钱不够就说,毕竟电脑也不便宜。寒假结束后,我直接回学校,联系朋友买了电脑,用了自己的所有工资,还差几百,打电话给他时,我说要伙食费的数目,他说,嗯,卡在你姑姑叫她打给你就好了,过几天后,我卡里打来了一笔钱,比我说的伙食费多了一千,我姑姑给我发语音说,是他让多打的,怕我刚买了电脑没有钱。

        他,一个不善于表达,只懂地用行动来说明,因为一句承诺,他不仅做到,而且做得非常好,我不是他的亲生女,但他却把我当亲生女对待,当亲戚朋友说,你看你有多幸运,他把你当亲闺女对待,就像你爸爸曾经宠你一样宠你。我和他不是父女关系,而是叔侄关系。不明情况的还是以为我们是父女关系,啊哈,我父亲三十多,那他岂不是十几岁就结婚有孩子了。我亲生父亲三十岁才有了我这个女儿,这个他宠到无法无天,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儿,上小学,我心情好就去,不好就在家看电视,他也不管,甚至还很开心陪我一起看,老师来家访也无所谓,反正我那时不学,成绩也能拿个一等奖或二等奖的。

        我叔叔在我学习方面和我爸爸一样,放养式。他是继我爸爸之后,第二个很宠溺我的人。也许我真的很幸运,不管我之前有多不幸运,经历了生离死别,但是那份宠溺的爱却没有离开,只是换了个人来继续,感谢我叔叔像我爸爸宠溺我一样宠溺我,因为有你在身后默默的支持,所以我才有勇气大步地往前走。


                    关于他

        关于他,我一直不知道我该怎么去写他,别人说我们两个就完全是两个极端,他小学没有毕业就去桂林打工,不管怎么劝,他都不愿意继续念书,用他自己的话就是,我不是读书的料。

        在我念初中开始,他几乎被所有的亲戚朋友所讨厌,所嫌弃。小学毕业的暑假,我失去了最宠溺我的父亲,他的性格也开始了改变,开始借钱,到处找亲戚朋友借钱,但是几乎没有还,我很奇怪一个外出打工的人怎么会没有钱,而且他的工资也不低,底薪都有两千八(因为他是去亲戚的厂的)一个月下来也有三四千,为什么每个月都不够花。他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叛逆,变得我都不认识他是谁,他飚摩托车很快,有几次他送我去学校,中途因为太快而摔跤,我不是伤手就是伤脚,以至于我会怀疑我们是不是亲生的。他几乎不会关心我学习上的事(貌似我家的都不关心我学习的事,好悲催)学习是我自己的事啊。

        有好几次,他都问我,你还没上初中啊(那时的我已经初二),或者你上高中了吧(那时候我已经高考结束)。虽然他不怎么关心我的学习,但是生活上,偶尔还是会关心关心的,比如我被欺负,他叫我尽管打回去,有他在,我没有零花钱了,他会给我打钱,虽然不多,想换手机时,他会给我买,虽然中途可能被他玩成二手了,周末回家,他会买我喜欢的鸡腿•••......我会听说到许多有关于他的事情,比如他又去借谁的钱,去试试赌博等等。

        他曾经借过高利贷的钱,他以为他隐藏得很好,但是,他不知道他填了我的号码,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是要上法庭了,我那时候正在准备去艺考。我打电话给他,问他怎么办,他说,我自己想办法解决,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别管我。当时的我问了我的老师,我老师说,你对于这件事,你根本就是无能为力,改变他这样的人;一个是去当兵,一个是去牢里,给他教训。我当时最恨的就是我的无能为力,我帮不了他,后来我得知他的数目不大,已经还了。虽然还了,但是他并没有吸取教训,仍旧是借钱,(但是不会和上次一样)。

        钱对于别人来说,诱惑是有多大,我不知道,但是钱对于他来说,钱是个好东西,有钱他就是条狼,没钱他就是条猫。我不愿意看到他这种样子,不管有钱没钱,心里怪难受的。

        他有钱时,他所有的朋友都是朋友,一起吃喝玩乐,他没钱时,他所有的朋友都像是避瘟疫一样,生怕会传染。他有钱时他什么都是,他没钱时他什么都不是。钱对于他来说就是生命。

        他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血缘关系上最亲的亲人,他是我哥,他和我有时候比陌生人还要陌生,有时候就是亲生兄妹,有时候是仇人,有时候是亲人。尽管他有多不好,但毕竟我们是兄妹,我也必须承认。不管怎样,他也是我背后的支撑,虽然他很不关心我的事,但他说过也做到;被欺负了尽管说,反正我不怕了。因此我敢大步往前走。

                  关于她们

        关于她们,我想用‘傻婆儿’来形容她们。她们和上面两个不一样,她们也不会关心我的学习(整个家族都不关心了)她们更加关心我的生活(目前整个家族中唯一一个女生,虽然我哥也是唯一一个男生,但是待遇就不一样了),从初中开始,她们就开始更加关注我的生活,说怕我会像我表妹一样小学毕业就结婚(我表妹是去打工,然后就结婚的),说真的结婚也是需要有个对象啊,我性格就像是个男生,而且我在重点班,班主任管得那么严格,简直就是‘灭绝师太’(发现恋爱,说了不听就只有离开这个班级),但是她们说不放心,所以每次周末我去她们家,她们都会说一番大道理给我洗脑,说我性格就不用改了,看着放心点(性格以至于我上高中后想改也改不了,整天乐天派,没有女生样子)。

        她们除了关注我的生活外,更喜欢和我看看电视剧,聊聊身边的八卦,或者我周末时,和她们煮一餐家常菜大餐,带我那两个小表妹上街去吃螺蛳粉••••••说真的,中学那段时光真是挺好的,而现在,真的是个奢望。

        当我告诉她们,我要去河南上大学时,她们也是第一问的是,能不能该志愿,太远了,在省内吧,一个女生去那么远,不放心啊。我说;哈哈,你们终于说我是个女生了,但是不能改志愿了,我想去外省,放心,我长得那么安全。

        在我家吃过庆祝饭后,因为第二天要赶车,怕来不及,所以我去她们家住了一晚,以便我来得及。第二天,她们和我等车,一直给我说要注意的事情,我那两个可爱的小表妹问我,表姐,星期六星期日,你还来我家吗?我说放假就回。在我上车时,她们说,记得保平安。两个小表妹像往常一样和我说拜拜,周末记得来我家,对于小表妹来说,我和去城谏或者岑溪一样,周末反正会来她们家的,这次就是去河南而已。

        第一个周末,小表妹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又要补课了,我家果子熟了,给你留了两个,再不来就没有了。当时瞬间被小表妹感动了。只能说,好,等我放假就回。后来听她们说,小表妹给我留的果子留到烂了。然而我没有回去(今年暑假该回去了)她们是我的姑姑,她们会给我说许多道理,聊许多八卦,和我做家常菜,吃螺蛳粉,喊我大傻••••••她们也是我继续前进的支撑,尽管她们有时候也有不对的地方,但她们终究是怕我吃亏而已。

        他们,给了我许多,可以说没有他们,我可能就没有今天,能够进入大学,能够很好地生活,我的人生路上,很感谢有他们,因为有他们,所以我很幸运。

        音乐结束了,文章结束了,但是对于他们没有结束,我无法用文字写出所有,甚至于觉得文字太过于轻,无法表达,但是我知道他们会继续伴我前行,我也会在感激的路上前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