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字为暖(2)

96
有寒
2017.07.23 15:11* 字数 12109

剩下一个月的假期也很快过去了,黎落尘虽然看着给人的感觉还是笨的,但是骨子里已经有了蜕变。她最害怕的还是保持不了自己原有的本性。但现实是,黎落尘还是黎落尘,很笨,很傻,很天真。

黎落尘背着书包踩着单车来到学校,很巧,碰到了夏灼。“新学期好!”夏灼笑得比阳光还灿烂。放眼过去,早晨还真好,一切都是欣欣然的样子,绿叶,小鸟,熹微晨光,远方,梦想,都是那么美好。“夏灼,这么巧!”黎落尘看了看他。“你看着点,不会还要再摔一跤吧?”夏灼打趣道。黎落尘拉下脸,好不容易有个好心情,他真的是!无法理解!“真是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黎落尘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我这是提醒你!什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夏灼很鄙视地说。不知过了多久,黎落尘大叫了一声,夏灼急忙刹车,好吧!黎落尘这个笨蛋!居然还真摔了!“夏灼,你这个乌鸦嘴!”黎落尘起身,坐在地上,不顾淑女形象地大喊了一声。夏灼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正要扶起一边的自行车,黎落尘急忙说:“停!别动!我自己来!”说完她就站起来,自己扶起了自行车,夏灼由衷佩服她的倔强。“乌鸦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黎落尘很鄙视地看着他,气鼓鼓的样子还真是可爱。“我这叫好心被成驴肝肺!是你自找!诶,谁让你不听老人言,看吧,吃亏在眼前了吧!”夏灼一副老者姿态看着她。“嗯,大爷!”黎落尘不服输道。“切!”夏灼白了她一眼,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到了学校,三班来了不少新生。这些相对新生而言的老生自然有很多人问东问西。就比如说夏灼,他才进到教室,就被一群飞扑而来的女生围住了。黎落尘幸灾乐祸,她没理会夏灼,只是回到自己那靠窗的位置翻开书本看书了。她偷偷抬头,看着夏灼还在包围中,看着他对这些女生那么热情,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喜欢是不能随便说出口的,不然被拒绝了,朋友都做不了了!黎落尘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拿起一个杯子,看也没看就走了,经过夏灼时,黎落尘鄙视地看着他,没好气地说:“中央空调!”夏灼先是一愣,她什么意思?接着是看着她走出去,满脑子的问好,她拿我杯子干嘛?那么好心?

黎落尘出去心不在焉地洗了杯子,一边闷闷地想:夏灼这个中央空调,我怎么今天才发现!老爸老妈说,找男朋友千万不要找中央空调!我怎么还就……没出息啊!真没出息!她洗好后,又打了水,一边喝一边走进教室,夏灼这个人已经脱围,正坐在座位上等待着什么。黎落尘走过去,夏灼伸手,笑着说:“水!谢谢了,同桌!”“谢什么?”黎落尘一脸的懵逼。“谢你给我打的水啊!”夏灼看了看她手里的杯子说。黎落尘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手里的杯子,天哪!是夏灼的杯子!“是你的杯子!”黎落尘一股脑把它塞到夏灼手中,说:“我!我!我喝过了!我不知道那是你的杯子!你乱放什么杯子啊!夏灼!”看着她一脸苦恼与抱怨,夏灼忍俊不禁,说:“呵呵呵,谁让你笨!”“你们这是间接接吻了!”辰微突然出现在他俩面前,笑得一脸的奸。黎落尘白了她一眼,然后说:“真是的!夏灼!你今天不用喝水了!”“大姐,你这是要渴死我的节奏啊!”夏灼真想拍死她!“那你要怎样?这不能怪我!是你自己乱放!”黎落尘很想争辩!她站起来,拿起夏灼手中的杯子,夏灼急忙问:“干嘛去?”“倒了!你不能喝!”黎落尘才迈出一步,结果踩到了辰微的脚,辰微大叫一声,黎落尘也跟着大叫了一声,一脚打滑,整个人都摔地上了,杯子也跟着飞出去,然后水泼到了别人不说,关键是它重重地摔到地上了!夏灼那张脸会不会变得很凶啊?黎落尘抬起头,看了看前面那个被泼到水的人,哭丧着脸,说:“对、不、起!”背脊有了莫名的凉意,她能想象出来夏灼是有多生气。“我说,大姐,你还真要渴死我啊!那你也不用摔我杯子啊!”夏灼看着地上碎成三部分的杯子有些欲哭无泪。“诶,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一句对不起有用吗?”另一个女生替被泼到水的女生打抱不平。辰微又来了:“落落,我新买的鞋子啊!”黎落尘觉得自己是要死了,干脆整个人趴地上不动了,她头都不敢抬了。此时她不觉得丢人,只觉得很倒霉,为啥开学第一天就结了那么多仇家呢!夏灼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黎落尘,说:“你先起来再说!”黎落尘既没回答也没动,夏灼不由得想:不会摔到晕过去了吧!他正要拉她起来,黎落尘就说:“不要碰我!我自己起来!”说完她就从地上起来,坐在地上看着一群围观群众,一脸的可怜。这时,夏灼就好奇了,为什么黎落尘每次摔跤都不要别人拉她起来,非要自己起来!这是作为区分她和别人的某一特有性质吗?

“怎么办?怎么办?”黎落尘一脸的无助,夏灼无奈地看着她,倒个水都能倒成这样!“夏灼,辰微……”黎落尘真想拍死自己,她师父说得没错,她更笨了!“起来起来起来!”夏灼好心伸手拉她一把,黎落尘却推开他的手,一脸委屈地说:“不要,我自己起来!”说着她就站起来,夏灼就更是好奇了,她有这个洁癖不成?“对不起,”黎落尘低头不敢看那个女生说。“算了,没事。”女生每当一回事,说完就走了。“辰微,夏灼,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黎落尘又转身低头不敢看他们。“行了,逗你玩呢!”夏灼再次不受控制地摸了摸她的头。辰微见此也没说什么,只是没心没肺地笑着说:“干嘛当真啊!我俩也算患难与共,进入提招生名单里!好歹N年闺蜜了!刚才纯属下跟着起哄,逗你玩呢!”黎落尘总算是笑了。看到黎落尘脸上的笑容,夏灼觉得天空阴云散去,太阳挣开云层的怀抱,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同学们,安静点。”走进来一个有些严肃的老师。看着各自回到座位,安静下来后,老师才继续说,“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林语,也是你们的数学老师。”黎落尘听了,偷偷地跟夏灼说:“林语,语文的那个语,我听说过她,你说她名字里有一个语字,干嘛还要教数学啊!”夏灼笑着说:“人家厉害!人家任性!”说完他们就偷笑起来。“三班也是一个重点班,你们要注意纪律,注意学习,不要整天想着像小学初中那样自由,你们要面对的是人生一大转折,高考。高考决定你们未来的路怎样走!”林语说。有些人在听,有些人开小差,就比如说夏灼和黎落尘。这两人,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林语说了什么。

第二天,黎落尘提着一个漂亮的袋子进来,一脸的高兴,她笑得很好看,很有明星的感觉。夏灼很疑惑地看着满面笑容的她,说:“今天是表情包泛滥了?”“什么鬼啊?”黎落尘把袋子递到夏灼面前,说:“送你的!”夏灼一脸不相信,他看着黎落尘,半天没接过来:“你有那么好心?”黎落尘真想揍他!昨天他的杯子碎了,她是狠下心来利用门禁后的时间去了商场,小店,专卖店,花了几个小时宝贵的时间去选杯子!而是没有去篮球培训班,没有继续光顾书店,菜市场。他居然说自己没安好心!“不要啊!不要就算了!”黎落尘白了他一眼,说是这么说了,但是她的手迟迟没有收回来。夏灼立刻赔笑,说:“要啊!当然要啊!”他伸手去拿,黎落尘以为他已经接过去了,于是松手,收回手,只见袋子掉到了地上。黎落尘不敢相信地看着地上,脸上净是吃惊,她双手捂着脸,她心疼啊!心疼她的钱,更心疼她的时间啊!夏灼也吃惊了。她怎么就松手了呢!“夏灼,你干嘛松手啊!”黎落尘冲他喊道。“我都没拿过来你就松手了!你怎么还怪我了!”夏灼也不肯屈服,他正要拿过来了,黎落尘就已经松手了。“是你没拿稳好不好!我明明已经给你了!”黎落尘觉得自己没错,就是夏灼啊!看着黎落尘一脸“就是你的错”的表情,夏灼还是不忍让步,夏灼无奈地说:“行,我的错!”黎落尘一脸的懵圈,说:“什么你的错?”夏灼由衷想揍黎落尘地的冲动,他欲哭无泪,真想揍她啊!他不理黎落尘,只是拿起地上的袋子,打开看了看,里面还有个盒子包裹着。他拿出来,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个杯子啊!“杯子啊!”夏灼爽朗地笑起来。黎落尘无语地说:“大叔,我怕渴死你后我遭人非议啊!”夏灼对着她假笑了几声,然后说:“大婶,谢谢关心啊!你的审美观还真特别!”好吧,黎落尘给他买的一个很白色的,只有一点点青色花纹做点缀的瓷杯,“哇!好丑!”“夏灼!你不要就不要!”黎落尘正要拿回来,夏灼就拍掉她的手,说:“我收下了,省得你送给别人祸害大家!”

黎落尘白了他一眼,然后坐下来,夏灼拿着她送的杯子去打水喝了。黎落尘在心里偷偷高兴,暗恋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对于黎落尘来说,她的暗恋更困难,毕竟一开始,他们是属于冤家路窄,什么事都不甘示弱,而且黎落尘还,笨!“你这杯子还不错!”隔壁班的夏灼的好兄弟慕凡说。“那是!也不看看我同桌是谁!”夏灼有些自豪地说。“你同桌是谁?就上次跟我们打篮球的那个女生?”慕凡疑惑道。“嗯,怎么样?”夏灼得意地看着他。“行啊你!夏灼,她人长得漂亮,对你还好!瞧你一脸的得意!”慕凡真想拍死他。

她长得漂亮?对我好吗?有吗?夏灼心想,慕凡逗他呢!

“走了!”夏灼带着满肚子疑问回到了教室。只见黎落尘正在看书,夏灼在座位上坐下,然后偷偷看了看她,心想:长得还确实挺出众的!黎落尘突然看过去,看着夏灼依旧是没好气地说:“干嘛?”好吧!美不过一秒!

慕凡哪里看出来她对我好了?夏灼很疑惑:女生都是个怪物吗?就比如说黎落尘,小狐。

“干嘛你?有话就说!”黎落尘说。“切!”夏灼白了她一眼,然后写自己的作业。黎落尘感到莫名其妙,算了,不理了!看书要紧!傍晚,依旧是赶着门禁时间离开,黎落尘没有和夏灼一起回去,而是躲开夏灼去了培训班。“这落落怎么了?开学后就自己跑了!”夏灼很疑惑地看着远处的黎落尘,决定跟上去看看。

一路尾随着到了一栋大厦下,黎落尘看了看周围,夏灼警惕性高,躲了起来,在远处看着她,想知道她要干嘛。“云舒哥,好久不见!”黎落尘难得淑女一次,她抱了抱张云舒,说,“话说,你怎么有空?”好吧!淑女什么的都是浮云!她不能淑女!张云舒看着她,笑着说:“小丫头,怎么想起学篮球了?”黎落尘白了他一眼,张云舒拉着黎落尘进去了。夏灼在外面看得是一头雾水:她这是密会男友?但是怎么看着对方比她大一轮!夏灼心里很不舒服。

第二天去学校,在路上遇到夏灼,黎落尘叫了他一声,说:“夏灼,你大清早的板着一张脸给谁看呢!”夏灼听完就假笑起来,说:“给你看!老实交代,放学后干嘛去了?”“上天台了啊!”黎落尘一头雾水,放学后不是要上去听你讲课吗?“之后呢?”夏灼不死不休地追问。“之后回家了啊!”黎落尘说。不回家还能干嘛去?“你别瞒着我了!我这火眼金睛可不是盖的!”夏灼笑着说。黎落尘心想:他不会知道我在练篮球吧?他怎么知道的?对啊!他是怎么知道的?“你跟踪我!?”黎落尘真想拍死他!他这人怎么这样啊!“追得上我再说!”夏灼得意地撂下一句话,然后加快了速度,一下子和黎落尘拉开了距离。“夏灼!你给我等着!”黎落尘也加快了速度,追赶着夏灼。“哈哈!追不上!”夏灼爽朗地笑着。

清晨的风微微湿润,吹得小道旁树叶婆娑,阳光从地平线上升到了天空,远远的,静静的,天空是亮的。时光澄澈可见底,凝结成琥珀,微微泛黄。

停好车后,黎落尘一巴掌拍到夏灼身上,一副“你再得意试试”的表情看着他,说:“你跟踪我是不是?”夏灼一副打死也不说的表情笑着:“原来你的审美观真有问题!”“什么?”黎落尘懵圈了,她脑子短路,怎么回事?什么有问题?“我说,你交个男朋友至少要年纪相仿吧!人家至少大二了!”夏灼没好气地说。“什么男朋友?”黎落尘再次懵逼,什么鬼?他在说什么?看着黎落尘一头雾水,不清楚状况的模样,夏灼是真的欲哭无泪,无可奈何啊!怎么会有这种人?怎么会!?他颤抖着伸出双手,想去拍黎落尘,脸上全都是“你让我把你交给国家研究一下你的脑子怎么变异得那么厉害”和生无可恋的表情。“我想拍死你啊!”夏灼真的很想拍她,但是他收回了手,转身走了。“什么?”黎落尘依旧一脸的懵圈不在状况中。黎落尘的旁白:面对路人,问,他刚才是什么意思?画面配上:黎落尘式懵文字。给她配上两个晕圈在脸上,满头的星星。夏灼算是见到奇葩了!之前以为她的蜕变不过是在学习上有了进步,但是脑子还是一个样子,笨!甚至是智商直线下降!

夏灼真的很无语,转身见她还愣在原地于是返回去,拉着她走了。“夏灼,我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黎落尘边走边问。“还好昨天我就在你后面,跟一个男生在一起!”夏灼没好气地说。“哦!你说的是他啊!他是我哥啊!张叔叔的儿子,他有女朋友!”黎落尘糊涂了半天终于明白了。这回事啊!“还说你不是跟踪我!”黎落尘用另一只手拍他。“路过!路过!纯属路过!”夏灼找借口道。

半个月后。学校举行篮球比赛,夏灼当然要参加了!“夏灼,我们班跟哪一班比?”黎落尘永远不能理解规则。“一班,如果赢了就是对特快班。”夏灼手气差,首次抽签就抽到了这两班!“哦,那还是女生好!我们先是对七班,然后是特快班!”黎落尘笑道。几天后,比赛正式进行。先是男生比赛,黎落尘在观众席上看着他,夏灼在本高中也是她们膜拜的男神,为他加油的多了去了!就连本校的初中部也跑来看球了,其实是看人啊!黎落尘不够她们挤,被挤到一边,黎落尘不肯屈服,说:“你们在干嘛呢!”“看夏灼啊!他好帅啊!”一群人视线不离夏灼,一脸的花痴。黎落尘不甘示弱,愣是挤回原位。看着夏灼那帅气的投篮,在球场上挥洒汗水,阳光照耀在他身上,不偏不倚,进球了!观众席欢呼声一片,哨子吹响,上半场结束,休息时间到了。夏灼看着观众席,搜寻着黎落尘的身影,终于在人头攒动的地方找到了她。“他看谁了?”一群花痴激动地看着他走来。夏灼径直走向黎落尘,黎落尘依旧是没好气地说:“切!热死你!”“说什么呢!”“就是就是!”“你凭什么这么说啊!”一群花痴看着黎落尘说。黎落尘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夏灼,好想……“看看,这就是小爷我的魅力!水!”夏灼得意的伸出手。黎落尘从帆布包里拿出一瓶水,然后拧开,只听夏灼说:“那么贴心啊!”黎落尘拧开后,自顾自地喝了,才不给他呢!就气死他!夏灼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气得是指着她说不出一句话来!黎落尘边喝水边得意地看着他。“黎落尘!”夏灼在她旁边坐下,一脸的倔强。黎落尘放下水,从帆布包里拿了一瓶水给他。夏灼见了没拿,不理她。“爱要不要!”黎落尘白了他一眼,正要收回来,夏灼就拿了打开喝起来。黎落尘鄙视地看着他,然后说:“活要面子死受罪!”奇怪!怎么读着不顺口呢!“笨啊!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夏灼笑着说,“还有没有?”黎落尘又拿了一瓶水出来,说:“你还有下半场呢!我就准备了四瓶水!”夏灼无语地看了看她,说:“放心!保证赢给你看!”黎落尘白了他一眼,下半场开始了。“夏灼,加油!”黎落尘难得给他打气加油。“嗯。”夏灼点点头,心里突然间觉得自己的世界充满了阳光和活力,他的信心倍增,更想要赢下这场比赛。

“赢了!”黎落尘激动地站起来,看着夏灼向自己跑来。“赢了赢了!夏灼,我们赢了!”他们俩激动得抱到了一起,然后反应迅速的夏灼松开了她,黎落尘也觉得不好意思,他们各自尴尬地看了彼此一眼,然后夏灼说:“走走走!开溜!”说完拉着黎落尘挤出了人群,跑了。“夏灼,明天是对特快班吧?”黎落尘问。“走,请你吃饭!”夏灼笑着说。黎落尘想到有吃的,急忙就点头答应了。夏灼带着她来到了一家新开的店,夏灼看着菜单问:“你想吃什么?”“这个,这个,这个……”黎落尘点了一大堆,夏灼欲哭无泪地说:“你吃得完吗?”“放心好了!”黎落尘很自信地说。陆陆续续地他们点的菜全都上来了。“落落,明天是我们对战特快班,我之前在特快班待过,他们打篮球都很厉害,你觉得我们能赢吗?”夏灼看着她问。“……”黎落尘没回答,她正埋头食物中无法自拔!“夏灼,这个很好吃!你试一下,还有这个,这个……”黎落尘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她一直只顾着吃!“落落,我们有没有赢的胜算?”夏灼跟她说了好多话,黎落尘都没回答,都顾着吃呢!看着被黎落尘吃得差不多的食物,夏灼抢过她手里的小龙虾,说:“先别吃了,回答我问题呢!”黎落尘抬头,满嘴的油,她一脸茫然地说:“你说。”夏灼看着她,说:“对了,你什么时候比赛的?”黎落尘此时正低头剥着小龙虾,放嘴里吃了后才说:“你们比完后。”然后又开始吃其他的东西,夏灼很无语地看着她,他就没见过这么爱吃的人!从他认识她开始,只要是有吃的,黎落尘就一直在吃,一直吃吃吃,吃个不停。“不是,你能不能先别吃了!”夏灼特无奈。黎落尘抬头,看着他那边的菜,问:“你那边那个是什么?好吃吗?我尝尝。”没等夏灼动,黎落尘就已经开始拿了,并且开吃。“夏灼,这个好吃,这个要吃完了!那个好好吃!”黎落尘目光一直停留在食物上,真是以后嫁给食物算了!“落落,你……”夏灼抬眼一看,她依旧在吃,无心听啊!“黎落尘!”夏灼现在是欲哭无泪啊!黎落尘抬头看了他一眼,边吃边说:“你要说什么?”夏灼无奈地站起来,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卡然后去付钱。黎落尘还沉浸在吃里呢!付了钱后,夏灼顺手抽了几张纸,给正在吃的黎落尘,霸道地拉着黎落尘走了。“我还没吃完呢!多浪费啊!”黎落尘不甘心就这么走了啊!还没吃完呢!夏灼是硬生生把她给拽走了。

“夏灼!”黎落尘跟着他一路走,这才发现,天快黑了。完了完了!书店肯定关门了!“落落,你吃得太多了!”夏灼说。“浪费可耻!”黎落尘鄙视地看着他。“你再吃下去我的卡就要刷爆了!”夏灼心疼他的钱啊!黎落尘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看着他,说:“你家还真有钱啊!出个门都要带张卡!”夏灼白了她一眼,然后说:“我有钱我任性!”黎落尘没理他,只是看着他是深蓝的,说:“天要黑了!我要回家了!”“好吧!顺路!坐车吧!”夏灼拉着她去了路边车站等车。车川流不息,天黑了,天空出现了新月,很新,很柔美,路灯映照在小道边的树叶上,就像泛黄的纸张。

“不行!我要给我妈打个电话!”黎落尘从书包里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告诉家人后又和夏灼等车,他们后悔没骑自行车来了!“落落,你看!”夏灼抬头看着天空说。然而少女关心的事是:“你说月亮是什么味道的?能吃吗?”夏灼真是越来越想拍死她,她……“你!你有没有点常识?你说月亮能吃吗?”夏灼欲哭无泪道。黎落尘鄙视地看着他,说:“我就喜欢吃怎么了!”各自为战,争了许久,车总算到了!他们上了车,只剩下一个座位。“啊!”车子发动,黎落尘一个踉跄,差点往旁边的杆子撞去,还好夏灼伸手挡住了她,黎落尘只是撞到了自己手臂上,至少没那么疼吧!“还有一个座位,你去坐。”夏灼拉着她让她坐下,黎落尘头一次觉得夏灼也可以这么暖男。夏灼站在她旁边,拉着扶手,不知道过了多久,有的人上来,有的人下去,他看了看黎落尘,好吧!这家伙已经睡了!夏灼看着她,这家伙睡着时还挺可爱的,很安静很温柔的感觉。她靠着自己睡着睡得还挺沉的哈!渐渐的,人少了,只剩下司机,夏灼和黎落尘。夏灼在她旁边坐下,轻轻地把黎落尘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此时此刻,真希望时光能静止,或者走慢点吧!许久,到了黎落尘家的路口,夏灼叫醒了黎落尘,和她一起下了车。

“诶?夏灼,你家不是还要再走一段路吗?”黎落尘一副明显懵圈的表情。“这不还没到你家吗?走走走,我送你到家门口。”夏灼笑着说。他笑得有些不同寻常,有一点不自然,难得一见,夹了一丝不是黎落尘能看懂的青涩。“不用了不用了!”黎落尘挥挥手。“这黑灯瞎火的谁知道你的小区安不安全,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可是我负责的啊!”夏灼说。黎落尘出事了,他可伤不起啊!“行,行吧!”黎落尘转身,谁知道踩到了一颗小石头,好吧!摔跤是她的家常便饭,她黎落尘就是摔大的!于是,意料之中,黎落尘摔了一跤,整个人向地面扑,夏灼无语地看着地上的她,习惯性地伸手拉她,黎落尘也习惯性地说:“不要,我自己起来!”说完,黎落尘就爬起来了。“睡醒了!”夏灼嘲笑道。黎落尘白了他一眼,说:“我醒着呢!”一路拌嘴,你不让我,我不让你,还是到了家门口。“回去了,拜拜,明天还要比赛呢!”黎落尘露出了一个淑女式微笑。“嗯,走了,明天见!”夏灼笑了笑,然后转身走了。才走出小区,夏灼就“发疯”了!那可是他初吻啊!他为啥会笑得略带青涩呢?原因是他偷吻了黎落尘!当车上只剩下他们时,夏灼就偷偷地亲了她。黎落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睡得像头死猪一样!

“黎落尘,我的初吻算是给你了,你的那个算不算是初吻呢?”夏灼越想越高兴。回到家里,一推开门,就发现他爸他妈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夏灼走进来,笑着问:“你们这是怎么了?”“你小子这么晚不回家干嘛去了?”夏父看着他问道。“就是!也不知道给家里回个电话!让我跟你爸瞎担心!”夏母真想一巴掌往他身上抽!夏灼一脸的高兴,说:“瞎担心!你儿子我这么大个人了!还能丢了不成?”“看你一脸的高兴,说说发生了什么?”夏母问道。“今天对战一班,我们赢了,明天对战特快班,希望能赢吧!”夏灼随便找了个理由。“你的篮球技术也能和专业人士打平手了!你还担心!”夏父说。夏灼小时候几乎什么都学点,擅长的方面都是他热爱的东西。“我都被一个女生打败过!”夏灼想起了和黎落尘打球的时候,她的防守,传球,投篮都很好。夏灼说完之后就跑上楼了,待会这两人要问起话来,他就要变成黎落尘了,被各种套路。第二天,夏灼来到学校,三班对战特快班上半场九点准时开始。观众席还真是热闹!黎落尘坐在观众席,哈哈,没人敢跟她抢座位了!昨天仗着自己人傻欺负我,今天怎么不敢了?还是夏灼有魅力!“夏灼,加油!”“幻少,加油!”观众席上的人喊起来,声势浩大如雷!黎落尘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夏灼一次次成功地投篮,但是特快班的人也不是盖的,见识到夏灼的实力,实在是不敢小觑。

他们的队长从夏灼手里抢过篮球,传球,投篮,进了,比分再一次追平。黎落尘在上面看着他,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夏灼怎么回事?秦风幻从夏灼身边掠风而过,夏灼手中的球顺利被带走,夏灼一个坏笑,招呼了一声队友,防守的人上前拖住秦风幻,夏灼趁机从后面夺过篮球,秦风幻是怎么把球从夏灼手中抢走的,夏灼就怎么从秦风幻抢回来。“好帅好帅!”“夏灼好帅!幻少也好帅!”一旁的人犯花痴道。

幻少?师父?是师父吗?黎落尘想了一下,还是算了吧!不要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也不要在现实里和他拜师徒,有一个夏灼已经够了,再来一个幻少她这是要死的节奏啊!

夏灼投篮的那一刻,不好的事情发生了!球是投出去了,但是夏灼被后面的人撞了一下,狠狠地摔倒在地,刚好上半场快要结束了。“夏灼!”黎落尘一下子站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很在意他。现在所有人在意的是,球能不能进?夏灼站起来,看着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球在球框旋了一下,还是进去了!正好哨子吹响,上半场结束。三班比特快班多两分。夏灼迈出第一步,没想到脚踝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他明显的踉跄了一下,裁判走过来,队友围过来。黎落尘跑下去,匆匆地推开他们,说:“夏灼,你怎么了?”夏灼抬头看了一下黎落尘,笑着说:“没事!死不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斗!”黎落尘看着他有些不高兴。夏灼却在心里偷偷高兴呢!她紧张了?她担心了?不笨了?“你们谁去拿一块冰来?”黎落尘抬头问他们。一个人听完之后就跑去拿冰了。一路扶着夏灼来到观众席,夏灼一脸的忧虑:“下半场没希望了!我上不了场!”“我替你。我去跟他们说。”黎落尘说完就跑了,夏灼来不及抓住她她就已经跑了。今天是黎落尘头一次智商达到顶峰,以三寸不烂之舌得到裁判以及队友们的同意,代替夏灼上场。果然,人的潜能是在危难时刻被激发的!她跑去换了衣服,也差不多要上场了。“夏灼,你相信我吗?”黎落尘难得严肃一次,她是很在意的。“不相信,”夏灼笑着说。黎落尘阴了脸,说:“夏灼,我好心……”“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夏灼一脸的坏笑,“不信你才怪!”黎落尘拍了他一掌,然后说:“行了!开始了!”“嗯,加油!”夏灼笑得很阳光灿烂。他相信黎落尘,不信才怪!

黎落尘这些天的努力勤练篮球也是有收获的!她和男生相比,毫不逊色!很快成了他们的主力。毕竟天天练N个小时,没有点收获也是骗人的!夏灼看着她,心想:没发现她篮球也那么厉害!难怪上次赢我!那么厉害!

比分特快班比三班领先一分,而且距离下半场结束也快了。“拖住他们,只要哨子一响,我们就赢了!”秦风幻说。现在战术改变,他们开始防守,三班要想赢,必须攻。夏灼在上面看得干着急,像这样的对手战术,他经常遇到,这时候就需要队友的配合了。“最后三十秒!”队友一看旁边的计时器,想赢看来没希望了!“把球传给我!”黎落尘大喊一声,队友很快把球给了她,黎落尘争分夺秒冲破他们的防守,倒计时,十、九、八、……黎落尘站在三分线外投篮,夏灼紧张地看着她,一定要进啊!他从来没有那么紧张过。他们都屏息看着球在空中飞过,一切都已成定局。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还好三分球在哨声响起前一秒进了!比分相反,三班领先两分,赢了!“赢了!”三班的人欢呼起来。夏灼和黎落尘松了一口气,他们各自都紧张得要死!总算可以松口气了!“夏灼!我们赢了!”黎落尘激动地跑过去,智商回到平日里的水平线,才到夏灼旁边,一个不留意,被别人挤到,狠狠地摔了一跤!“哎呀!”黎落尘叫了一声,疼得要死!“你是没有平衡感吗?老是摔跤!”夏灼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我自己起来,自己起来!”黎落尘抬头笑了笑,然后爬起来,笑得比阳光还灿烂,就像夏天盛开的花朵。

夏灼看着她,然后说:“没有我们的比赛了,后天是女生的比赛。”黎落尘“哦”了一声,然后说:“走了走了!你的脚,走,去医院!”说完夏灼伸出手,黎落尘一脸的疑惑,问:“干嘛?”“拉我起来啊!我的脚还能走吗?”夏灼拍了一下她,然后自己去拉黎落尘,黎落尘一副“我懂了”的表情扶着他一瘸一拐地走了。才走不远,他们旁边的女生就说:“他俩什么关系?”“夏灼好帅,那个女生长得是很漂亮,但是!”“那是,不支持他们在一起!”黎落尘打了个喷嚏,夏灼看着她,问:“你感冒了?”“没有啊!”黎落尘没理会,只是扶着他走了。走到校门外面,再走一段路就可以坐车去医院了。道路两边的树叶婆娑,阳光零零散散地投到地面上,细细碎碎的散落在地上。突然觉得肩膀一重,黎落尘停下,看着夏灼一脸的坏笑,黎落尘一巴掌拍过去,说:“夏灼,你要死啊!”夏灼笑了出声:“哈哈,逗你玩呢!”“重死你!”黎落尘真想拍死他。夏灼嬉皮笑脸,死不正经地看着她,说:“赶紧的!疼死我!”“就疼死你!”黎落尘鄙视地边说边走。总算是到医院了!好吧!医生说,他这几天不能走路了,至少要休息一个星期!夏灼听完后,有点崩溃,这是要闷死他的节奏啊!“你先回去吧!我让我爸来接我!”夏灼说。黎落尘白了他一眼,然后拍了他一巴掌,说:“走了!”确定黎落尘走了后夏灼才打电话让他爸来,关于家庭背景,夏灼严格保密,他才不要让黎落尘知道自己是个富二代呢!黎落尘回到学校,随便抓一个女生,说:“你们说的幻少是谁?”她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他长什么样子!“秦风幻啊!”女生说着就眼冒爱心了!“他在哪里?现在。”黎落尘略微期待地问。“当然是教室啊!”女生疑惑地看着她。“哪个教室?”黎落尘继续问道。“特快班!”女生真想知道她是不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秦风幻仅次于夏灼啊!这两风云人物谁不知道啊!“哦,谢谢啊!”黎落尘说完就跑了。她飞快地跑到特快班,总算是没有摔倒了!“喂!”黎落尘“紧急刹车”,抓住了郑繁动,记忆里他是夏灼的好朋友,上次貌似还一起打篮球来着的。“等一下!你认不认识夏灼?”黎落尘确认道。“认识啊!”郑繁动看着她,一脸的奇怪,这小丫头不是天天跟夏灼在一起吗?难道我看错了?“那就好!那你认识秦……”黎落尘抓着后脑勺,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于他说话:“秦……秦啥来着的?秦什么幻?反正就是幻少,嗯,就是幻少!”郑繁动被她的傻样子逗乐,说:“是不是秦风幻?”黎落尘急忙点头,说:“嗯嗯嗯,就是他!秦……秦……秦风幻!”这人的名字适合放古代!“你找他啊?”郑繁动着实摸不透她找一个连名字也记不住的人干嘛?“嗯,找他!”黎落尘激动地说。看着小姑娘一脸激动的样子,郑繁动就带着她去了特快班教室。

“幻少,有人找!”郑繁动走进教室。黎落尘在走廊外面紧张地等待着,过来的人都看了看她,特快班什么时候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女孩?虽然看起来有点笨!“你找我?”秦风幻走出来看着黎落尘问。黎落尘抬头,有些紧张,说:“是,我找你。那个,你玩游戏吗?”“玩啊!”秦风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来不会就因为问这个吧?“三生境缘?”黎落尘紧张又期待问道。秦风幻点点头,最近很火的!“幻少是你?”黎落尘很激动地说。秦风幻再次点头,还没说什么,黎落尘就激动地说:“师父,我是小狐!”秦风幻先是一愣,感到莫名其妙:“小狐?”我不认识啊!“就是你一直说笨的小狐啊!我是你徒弟啊!”黎落尘一个劲地解释。她就认为他是她师父幻少了!“我没有徒弟啊!”秦风幻很疑惑地看着她。看着黎落尘粉红粉红的脸,水灵水灵的眼睛,他很难想象她就是今天在球场上替夏灼的女孩。“呃……不是不是!拜师是要在同一个系统的,我们是在同一个系统的,但是,不对不对,”黎落尘懵圈了一下,决定继续说,“我们在同一个系统,但是不在同一个游戏,”黎落尘摇摇头,继续懵,“不是,没有,我们在同一个游戏,不在同一个系统,哦!对!就是在同一个系统!”黎落尘一副“就是这样的”的表情看着秦风幻,秦风幻都听懵了,她在说什么?绕口令吗?“是我们在同一个游戏,不在同一个系统?”秦风幻给她理思路。“不是!不是!是我们在同一个系统,不在同一个游戏!”黎落尘式懵上线,她又说,“不对不对!是我们在同一个游戏,不在同一个系统,”她想了一下,好像就是这样的,于是再次一副“就是这样的”的表情看着秦风幻,说,“哦,对!就是这样!所以不能在游戏里拜师,但是你说要收我为徒,所以你就是我的师父啊!”秦风幻瞬间无语,她……她,她,不就一句话吗?有必要吗?“你是不是幻少?”黎落尘问。“是。”秦风幻无奈点头。“是就行了!我师父就是幻少!我是你的徒弟小狐!黎落尘!”黎落尘几乎是喊出来的,“你明白了没有!”秦风幻有些吃惊地看着她,点头:“明白了!”“这不就行了吗!走了,师父!”黎落尘说完就跑了。潜意识里面,是她师父一直懵圈,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秦风幻看着她跑远,到现在他还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在游戏里多了个徒弟!他是幻少不错啊!但是他的游戏名字不是幻少啊!是因为他是个富二代,所以家里人一直叫自己小少爷,所以那他些同学们就都叫他幻少啊!有什么问题吗?

(本节完)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