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焕女•人生(8)

字数 2505阅读 40

文/仁芯陌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七章  叛逆

第八章  成绩

第九章  理想

有成绩好才能有好前途,老师一直这样教导学生。中招的考试成绩出来了,张焕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她想和班长上一个学校,即使不能分到一个班,在一个学校也是能经常见面的。

张焕喜欢自己的班长。他身材不高(初中的男孩子一般都还没开始长个子),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长睫毛像扇面一样忽闪忽闪着,圆圆的脸上还带有一点婴儿肥。张焕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觉得他很可爱,像一个大版的洋娃娃,好想在他的圆脸蛋儿上捏一把。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焕发现自己爱上了他,是那种懵懵懂懂的爱。在人群中第一眼总是想看到他。总有许多话想跟他说,总是想待在他的身边。在必须离开的时候,总是那么的依依不舍。

他的衣服总是那样干净整洁,他的话语总是那样沉稳有序。他总是那样安静从容的听着张焕风言风语,即使开他的玩笑,他也宽容大度的微笑接受。特别是他的学习成绩,总是数一数二,这让张焕望尘莫及,又羡慕不已。总之,他在张焕的心里是那样的完美。

为了靠近他,张焕开始拼命的学啊学,想引起他的注意,想和他齐头并进,想让他多看她一眼。无奈代数里那些方程式,那些xy搞得她晕头转向。她觉得自己是拼了老命,才得到了这样的结果,太好了,终于又可以和他在一个学校里了。

去学校领成绩单的那天,张焕和班长等其他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去郊外游玩。一群十四五岁的少男少女,散发着青春的朝气,奔跑在清澈的小河边,绿油油的草坪上,无忧无虑的快活着,憧憬着他们更好的明天。临分手的时候,他们还一起在照相馆照了一张合影,以纪念这美好的青春和快乐的时光。

回到家,张焕发现爸爸妈妈又吵架了。近一年来,爸爸妈妈吵架的次数很多,虽然他们不经常在一起,但好像每次见面都要吵架。从他们吵架的话语里,张焕慢慢的明白了,原来是家里欠了债。

本来爸爸和妈妈两个工人的工资,供养三个孩子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但爸爸一个人生活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拿回家的生活费越来越少。钱不够花,他也想挣些大钱。于是就在狐朋狗友的撺掇下,向银行贷款做生意。

爸爸太老实了,把爷爷奶奶留给他的老宅子抵押给银行,贷了三万元。三万元啊!在一九八九年,在一个小内地小城市里,在一个月工资只有八十块钱的工人眼里,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啊!

就是这个天文数字,被那些狐朋狗友以公司经营不善为理由瓜分走了。做生意失败了,爸爸这种老实人,只能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三万元就成了这个家背负的债务。

妈妈已经是哭了又哭,吵了又吵,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她连离婚的打算都有了。可是离了婚,孩子们怎么办?哪一个孩子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怎么舍得让孩子们没有妈妈或者没有爸爸呢!

那天,爸爸妈妈看到成绩单,忧喜参半,喜的是孩子学习这么好,是个好材料。忧的是以后的学费可怎么办?老大上高三,老二该上高中,老三该上初中了。三个孩子的学费生活费怎么办?每月除了还债,哪儿还有这么多钱啊?

妈妈对张焕说:“小焕,咱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不是妈妈不想让你上学,而是确实负担不起这么多费用。现在妈妈的厂里有一个对口的技工学校,如果你去那个学校上三年,毕业后可以直接来厂里上班。而且这三年还能发实习工资,虽然少点儿,但是上学不用交任何学费。你就不用去上高中了,直接上技校吧,早点参加工作,早点挣钱自食其力,女孩子读那么多书也没什么用。”

爸爸蹲在旁边,垂头丧气一言不发。张焕知道这个是他们争吵后的决定。爸爸其实很想让她去上学,但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供三个孩子读书。大女儿的高中已经上了一多半儿了,不能半途而废,小儿子是一定要供上大学的,那就只有牺牲这个女儿了。

张焕哭了一夜,泪水浸湿了枕头。想到自己的高中,想到自己的暗恋,完了,彻底完了,这下子,连表白的机会都没有了。她不甘心啊!不甘心自己的青春还没有飞扬就要着陆,那上不了的,难道仅仅只是高中吗?不,还有大学,她的大学梦还没开始做,就已幻灭了。难道这一辈子就注定只是一个小小的工人吗?

老天啊!谁能帮帮我呀?张焕在心中默默的呐喊,苍天没有任何回应,自己像大海里的一叶小舟无助的漂浮着。老师曾经说过,只要好好学习取得优异的成绩,就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是真的吗?不,老师说的不对,我已经努力学习了!我已经拥有好成绩了!可是,我依然把握不住我的命运!

她又想到了妈妈,老实巴交的父亲只知道唉声叹气,像一个没嘴的闷葫芦。要强的妈妈却开始尽自己所能想方设法为家里挣钱省钱了。

她承包了卫生所里洗床单的活儿,一双手在洗涤液里浸泡的毛燥开裂,到了冬天,手指甲缝里都像婴儿嘴一样血淋淋的张开着,缠了满手白花花的胶布,为的只是一个月多挣二十块钱;她没日没夜的给别人打毛衣,佝偻的脖颈酸疼生硬,每次转动脖子,颈椎都啪啪作响,只为收取几块钱的加工费。妈妈为了能维持这个家已经拚尽了全力。

唉!为了妈妈我也不能太自私了,不能只想着自己的学业,而不顾妈妈的死活。尽自己的一份力吧!张焕辗转反侧思来想去,很久很久才入睡。睡梦中,她走在屋檐下,发现地上有几块钱,她高兴的捡起来,往前走,又出现许多零钱,她赶快捡起来。她一边走一边捡钱,越捡越多,越捡面额越大。她的口袋要装不下了,她担心会被别人捡走,又担心自己拿不住了,怎么办呢?急死人了!最后把自己给急醒了。

高中开学报道的时候,张焕特意去学校看了看。她是赶在下午天快黑的时候去的,学校里已经没有人了。张贴在墙上那一大张一大张的白纸上,班级和人名写的密密麻麻。张焕一个一个认真的找,班长被分在一班,自己被分在三班。很近哎!中间只隔着一个教室。如果想和他不期而遇也是很容易的事哦!

她在学校转了一圈,看看教室,嗯……如果我坐在窗边,就可以每天看见他从我的窗前走过。看看操场,如果我站在这棵桐树下,一定可以看见他在篮球场上活跃的身影。就连厕所和食堂她都去看了看。她幻想着自己在校园里每一次遇到他的情景,她要把这些情景印在脑海里,还要在这个美丽的校园留下她的足迹。

从大门走出来的时候,她默默地说,再见,我的高中,再见,我的初恋大男孩。

张焕把这张本可以引以为傲的成绩单夹在日记本里,压在柜子的最底层,连同那张青春洋溢的合影留念一起,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她想,最好的成绩也许是最没有用的废物!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