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三十二)最佳损友

96
林燕娜
2017.01.11 23:56* 字数 3117

简书连载风云录

文/林燕娜

小说简介:该作品通过几个少年(何嘉慧、王凌云、何召弟、梁壮志、何碧莲与许方圆)的视角,向读者揭示当代乡镇中学生的生活以及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全方位的把亲子关系、师生关系以及同学关系展现开来,体现出即将毕业的他(她)们,纵然百般迷茫、困惑和无奈,最后却果敢地做出自己心灵的选择。

上一章回顾:选择 (三十一)理想主义者

许方圆的心理渐渐平衡,与柯南东拉西扯一阵后,听见对方开门见山地问:“哎,哥们,回老家,交了几个马子了。”

如果是在县一中,许方圆必然会围绕这个问题夸夸其谈,但自从认识何嘉慧后,他不知不觉变得腼腆起来——刹那间脸颊臊红一片,幸好他们对话的媒介是电话,而不是视频。否则柯南必定对他大书特书的调侃一番。他沉思片刻,没有正面做出答复,反问道:“你呢老兄?”

“我啊,呵呵,自从你走后,继昨晚被甩的那个,已经是第六个了。”柯南放慢语速,却给人意气风发的感觉。他以甩掉马子为荣的同时,竟不忘向许方圆施问:“我这么爽快,该你了,老实交待,不许扯谎!”

许方圆转过头,瞄了一眼正在低头用餐的双亲,迟疑片刻,压低声音小声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对方似乎有所察觉,如实告知:“我在县城的家。”

“哦,原来这样啊,我肯定参加啊,班上搞野炊,这么好的机会,哪能错过啊,快快快,告诉我时间地点,我好做准备。”许方圆故意提高分贝,唯恐许父许母听不见似的。

这是他与柯南往昔联系的暗语。一旦发现电话交流不方便,便约定见面沟通。

“快乐老家,明天不见不散!”听筒里传来对方清晰却不响亮的声音。

“好,明天不见不散,对了,班上所有同学都会去吧!”许方圆若有其事地问道,几秒后,对着话筒连声说好好好,便挂了电话。许方圆有个优点,就是对于突如其来的事情,他能够处变不惊。加之平时撒谎成性,今日这样的对话,被他演绎得唯妙唯俏。

回到座位,煞有介事地说:“爸,妈,明天我们班搞野炊,我准备参加。”

语气听起来不像征求父母的意见,倒像如实宣布一则消息。

“既然是班上举行活动,参加无访。”许父定定地看着儿子,脸上透出一种知识分子的沉着稳定的气质。

许母如同观音式的慈祥的脸上,总是笑容可亲的样子。她凝望着许方圆,关切地说:“一会妈给您准备准备。”

“不用,我就带个水杯就行了。”许方圆挪动了下屁股,说道。

“出门蚊虫多,至少要带例如驱蚊水或风油精什么的,毕竟留个心眼总归是好的。”

“嗯,那好吧!”许方圆勉强答道,仿佛自己做了个顺水人情似的。

第二天,许方圆骑着山地车来到离华镇2公里远的幸福岭的山脚下,远远看到柯南面对着他,安然坐在大榕树的树干上,悠闲地摇晃着双腿。旁边停靠着一辆崭新的山地车。这棵大榕树是他认识柯南后偶然一次野外游玩时发现,后来成为二人互诉衷肠的地方。在这棵榕树下,他们曾经无忧无虑地度过一段静谧的美好时光。

在许方圆靠近榕树的时候,柯南调皮地吹起口哨,以此作为迎接许方圆到来的礼仪。接着抬腕看了看自己赤裸的皮肤,义正辞严地说:“北京时间十点十分——迟到十分钟,罚你中午请客!”

“你丫的,这么久不见,还是这副糗样。”许方圆一面把山地车停靠在挤出地面的壮硕的榕树根上,一面目不斜视地说道。

“我变化可大了,说出来吓死你。”柯南登时一跃,从树梢上跳了下来,双手随即按在地面上,粘满了泥灰,遂以裤子为抹布,拍去手上的灰尘。

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准备,于是接着说:“我被学校开除了,往后彻底自由了。”

“什么?”许方圆的一双小眼瞪得忒大,“什么时候的事?”

“上个月。离开学校那天,我向前班主任索要了你老家的电话号码。”

“她怎么可能轻易把我们家的电话号码给你?”许方圆耸了耸肩,狐疑地说,“别忘了,当初她是因为你才被降职的。”

柯南显然没有责怪许方圆旧事重提的意思,他娓娓说道:“起初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但她就是不给。可终究还是受不了我的软磨硬泡。”

“为什么会被学校处分?因为打游戏吗?”

许方圆问完,立马感到自己的手臂被蚊子叮咬,迅速举手"啪啪啪"几声后,发现蚊子没打死一个,倒是在自己的手臂上留下几个巴掌印。继而发现有只蚊子驻足于柯南的脖颈上,随即又举手拍之,还是落个空。心有不甘的同时,感到手臂奇痒无比,这才想起许母昨晚放在他书包里的那瓶风油精,遂取出,先替柯南涂抹而后己。

“一半是,一半不是。”柯南坐在榕树根上,随手捡起身旁的一根小木棍,在地上画圈圈。

“怎么说?”

“逃课,违反纪律,早恋,甚至聚众打群架,我都有份。”柯南默默注视着地面上的圆圈,突然觉得自己以前被圈在这个圆圈里面,压抑且毫无自由。如今越过这条狐线,成功成为圈外人,得到了自由,却找不到中心。这让他感到无比迷茫。

“以后有什么打算?”

“没想过,也不知道。”柯南丢掉手里的棍子,站起来,用手勾住树枝,迷茫地眺望着远方,大脑里的思想如同天地风景,混沌一片。

许方圆望着柯南的侧脸,陡然心生怜悯之情。人生最坏的选择,就是无从选择;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他尚未做好接受的准备。一时半刻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眼前这位昔日最佳损友。他知道,柯南越表现出满不在乎,麻木不仁的样子,越说明他心存芥蒂。因为脆弱的人,往往以坚强示人。

他决定转移话题问:“嗯,问你个问题,如果你喜欢上一个人,而她却完全没有察觉到你对她有意思,这时你会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喜欢就第一时间向她告白啊,这么二逼的问题,还需要我教你吗?”柯南恢复往昔桀骜不驯的样子,一脸鄙夷地说。

许方圆听了柯南的话后,浮想联翩,心蠢蠢欲动,但蓦然生出的疑虑又唆使他问道:“这样能行吗?万一……。”

柯南诲人不倦:“你小子今天没发烧吧!‘万一’这样的字眼你都说得出口,前怕狼后怕虎可不是你的风格,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初还是你告诉我说‘如果不捅破那层纸,如何看得到窗外别有洞天的景色’呢,现在怎么变傻了。”

柯南一语惊醒梦中人,许方圆顿时陷入沉思中。

柯南似乎对许方圆的沉默有所感触,心中的感慨油然而生,情不自禁倾泻而出,好比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哥们,这年头货紧呐!如果不好好把握,失去的话,有你后悔的!我就是……。”柯南一时心直口快,差点说出“我就是一个活例子”的真相,后来有所意识,慌忙补救:“当然,像我这样的高富帅就不同了,即使足不出户,也自会有人送上门来滴!”

许方圆的思绪停滞在柯南那句“失去的话,有你后悔的”,后来说的话,充耳不闻。独留下柯南一边懊悔自己口无遮拦,庸人自扰,一边做好被讥笑的心理准备。不料许方圆毫无反驳的意思,不禁庆幸自己补救及时,得以消除对方追问到底的隐患。

许方圆的脚步因回到家而停止,思绪却仍然在与柯南的谈话中驰骋。愈发觉得柯南的一番话宛若警钟,敲醒了他迷茫的心灵。反复斟酌,决定向自己爱慕已久的女生表白。

许方圆琢磨着,他将以什么方式向她表白比较贴切妥当呢?写情书吗?可他历来不屑于写情书。上回给嘉慧写的信,只因调皮捣蛋的心理作祟,纯粹是消遣自娱的发泄方式,至多表达了他对她的一种喜欢,与爱无关。

然而这次,他想表达的是他的爱,而且是认真的。思来想去,它找出去年到西湖旅游而带回来的明信片,决定就在这张明信片美丽的风景图后面赋上一段话,送给他心仪的女生。他这样写道:

“罗丹曾说‘生活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我自认为,在我的生活中,从来不缺少美,也不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我庆幸,上帝恩赐我一双明亮的眼睛,让我发现人类独一无二的美。而你就是拥有这种美的女孩。我曾为结识到你这样的女孩而感荣幸,也曾为近距离的观摩你而感到沾沾自喜。或许你未曾注意到我,可我却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你。

你的一颦一笑,温婉恬美,一举不动,宛如飞天散花。

你是清池中的一朵莲,高贵而优雅;你是线杆上的一只燕,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友谊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试问,我可以当你的男朋友?我们一起并肩于六月之约,可以?"

小说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