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型演员卢奇:扮演邓小平第一人,女婿也演邓小平,今年67岁了

​文|玛格丽特   编辑|小麦

近日,电影《邓小平小道》的前期拍摄已经顺利完成,预计在明年建党100周年之际与观众见面。

而在这部电影的制作团队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一直忙碌着,又是指导又是演戏。

这个人就是特型演员卢奇,在这部影片中,他身兼双职——主演兼联合导演

如今已67岁的他,看起来依旧神采奕奕,一双眼炯炯有神,让人瞬间想起他花了一生心思扮演的邓小平同志。

01

说起著名的特型演员,卢奇绝对是榜上有名。

目前为止,在过去40余年的演艺生涯里,卢奇曾在60多部影视作品中扮演邓小平。

 

然而在此之前,他只是文工团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

上世纪50年代初,卢奇出生在重庆。父亲是川东的地下党员,母亲是军人。

从小就喜欢各种文艺活动的卢奇,在家庭的影响下报考了文艺兵。而这段当兵的经历,在他未来的演艺生涯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卢奇的父母和很多人一样受到了冲击,所幸这并没有影响到卢奇。

于是他顺利地进入了部队文工团,多才多艺的卢奇在团里做过报幕员、演过话剧,他也拉过二胡甚至还跳过舞。

后来,他成功考进了四川省人民艺术剧院,他的演艺生涯也就此拉开序幕。

1979年,卢奇在电影《山城雪》中饰演了周恩来的警卫员小阎,这是他第一次出现在荧幕上。

也是在拍摄这部影片的时候,卢奇认识了她未来的妻子唐萍。

作为四川有名的京剧花旦,年轻的唐萍美貌动人,很快俘获了卢奇的心。而卢奇虽然其貌不扬,却多才多艺,还写的一手好字,也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

就这样,在《山城雪》杀青之际,俩人确立了关系。

在卢奇的鼓励下,唐萍也考进了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成了一名专业的话剧演员。

然而,在那个影片产量颇低的年代,当一个成为主演的机会落在唐萍身上时,她怀孕了。错过这个走红的时机后,唐萍投入到了家庭中,全心全意照顾起来女儿和丈夫的生活。

当时卢奇只是个小配角,不会有导演和观众注意到他,他没有多少戏拍,片酬也非常低,这使得他的家庭经济状况一度不是很好。

而作为妻子的唐萍,除了精打细算的过日子,也成了支持丈夫追求梦想的那个“背后的女人”。

而卢奇最终也没有让妻子的付出付诸东流,九年后,他这个“小警卫员”,竟然和“周恩来”同志演起了对手戏。

而就是那一次,也让他声名大噪,开启了和过去完全不同的人生。

这个卢奇演艺生涯中重大的转折点,就是他在1988年拍摄的电影《百色起义》。

这是卢奇生平第一次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邓小平同志。

那一年,广西电影制片厂为了拍摄这部电影,在全国多名演员中挑选饰演邓小平的候选人。其中,卢奇并不是最像的。

但是,妆上后,他马上从一堆定妆照中脱颖而出,被影片的总顾问王震选中。

从此,卢奇与“邓小平”结缘。

在此后的30多年中,扮演、学习、研究邓小平同志,成了卢奇最重要的事情。

02

“邓小平这个角色这么重,如果演不好,可能全国人民都要骂我”卢奇如是回忆道。

第一次扮演邓小平的卢奇,心中有着巨大的压力,毕竟,这和以往的角色不同。

邓小平同志对于整个中国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他在人民群众的心中,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但是,既然接了,就一定要把他演好。于是,卢奇把压力化为动力,他使劲儿看邓小平的各种传记、回忆录、画册,想要从各个方面接近小平同志。

而在那之前,他对邓小平同志的生平根本不了解。

“因为邓小平同志会抽烟,而我以前不会抽烟,拿到剧本后,知道这个角色是要抽着烟思考问题的,我就开始把抽烟作为一个技术来学习。”

为了模仿到位,卢奇每天买一包烟,和摄制组一起抽。因为有划火柴这个动作,他做不来,就反复练习。

除此之外,在步态上,卢奇也是做了认真的研究。他观察到,小平同志在走路的时候,两个脚尖是有点向里面的,遂刻意模仿。

而关于其语言神态方面,卢奇也是下了不少的功夫。同为川东人的他,在语言上面,没有遇到太多难题,张口就是流利的四川话,于是重点就落在了神态上。

“想要模仿一个人,不仅要做到形体、神态、语言上的相似,更要理解体会他的思维方式和思想观念,并且融入自己的生活。模仿他,就要搞清楚他一生的经历。”

这是卢奇的心得。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川东人的性格讲话是直来直去,比较硬。

据卢奇深入的研究,年轻时期的小平同志比较活跃,敢于说话,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性格也是比较调皮,经常和大家开玩笑,说一些俏皮话。

这一点,卢奇在《百色起义》中,演绎的淋漓尽致。

后来,随着小平同志在军中地位的提高,他表达自己比较少了。他逐渐变得内敛,不喜形于色。

这些特点,都是卢奇在几十年如一日的研究中得来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卢奇凭着在《百色起义》中的精湛演技,斩获第10届金鸡奖最佳男演员奖,一举成名。

03

除了邓小平这一角色,卢奇还饰演过另一位伟人——孙中山。

在《詹天佑》、《日出东方》、《黄埔军人》等影视剧中,卢奇前前后后8次扮演了孙中山一角。

在拍摄《黄埔军人》期间,前来围观的老黄埔军人们一个个热泪纵横,纷纷向卢奇敬礼。

可见卢奇塑造出的孙中山形象,也是非常成功,而他的可塑性也是毋庸置疑。

作为一名演员,卢奇是幸运的,能出演两位伟大的国家领导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机会,也是一种骄傲和荣誉。然而作为特型演员,他不得不放弃很多。

有一次,卢奇接了一个反面角色,就遭到了父亲的说教,父亲认为他不该演这种戏。

既然出演过小平同志,再次接戏时就要慎重,有的角色给多少钱也不能接,因为,这已经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了,小平同志对国家和人民的影响太大了,他的荧幕形象自然也不能随意。

很多演员都喜欢去尝试不同的角色,驾驭不一样的风格,也有人把是否能将类型各异的角色演的出彩,作为评判一名演员是否成功的标准。

但是对于卢奇,还有和他一样的特型演员来说,这一套“标准”显然并不适用。因为能把一个角色出演到一种极致,就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这是一般演员难以做到的。 

《百色起义》之后,卢奇深得各大导演的青睐,只要出现邓小平的影视剧,卢奇必定是导演们的首选。

2003年,卢奇出演了影片《邓小平》,并凭借此片同时获得第9届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第2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 

在被问到成功的秘诀时,卢奇谦虚地表示来自于刻苦认真。

在拍摄《邓小平》的时候,不满50岁的卢奇因为要出演70到90岁的邓小平,必须经过一种特别的化妆。

为了显得逼真,化妆师必须去掉卢奇那过浓的眉毛。怕剃不干净,就用镊子一根一根往下拔,直到拔光了,再贴上假的。

除此之外,他还得粘上多达十几处人造皮肤和工具物,比如松弛的下巴和突出的颧骨等。

而这样的妆容,每次要持续十几甚至二十几个小时,除了痒又不能挠的难受,卢奇的皮肤常常因为粘塑胶时间过长而发炎,基本上每天都是涂着药膏拍戏。

拍摄间隙,卢奇也不敢睡觉,怕弄坏了妆容,又得重新花很多时间去化。

这种种艰辛只有演员本人能体会,就连他自己也说道“拍了那么多邓小平的戏,这次最痛苦了”。

但是,尽管辛苦,但卢奇认为值得,肯定值得。

04

卢奇把一生的精力都用在了演绎邓小平这件事上,而他的成就除了自身的努力,也离不开家人的支持。

除了妻子唐萍这个“背后的女人”默默无私的奉献,他的女儿和女婿也参与到了其中。

在《共产党人刘少奇》中,卢奇的女婿徐白晓出演了青年时期的邓小平。经过岳父的指导与启发,徐白晓把这个角色塑造的也是十分细腻。

除此之外,卢奇现实中的女儿卢洋,也在《邓小平出山》中扮演了邓小平的女儿邓楠。

这种戏里戏外的缘分,让人不禁感叹,不愧是有缘的一家人啊~

纵观当代的青年演员,通过各种方式去博得眼球吸引流量的都有,而作为演员本应好好打磨的演技和为艺术奉献的精神,却是鲜有。

除了在演技方面,就台词这一模块而言,卢奇的理解也到达了一定的高度。

“塑造他的时候,思想想的要和他一样,讲的话要是他内心讲的,要是他的那种意愿,这样讲出来别人才会感觉是真的。否则,只是背台词就显得很假,从眼睛里边看不出他内心的世界,就是假的。”

在角色中,卢奇深深体会着邓小平同志的思想,和他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道路上做出的艰辛探索。

从形似到神似,卢奇一步步走进了这位伟人的精神世界。

于卢奇而言,扮演邓小平的意义早已不仅仅限于“表演”的层面了,更重要的是意识形态。

他说到,因为自己小时候看到很多老演员演的革命红色影片,使得他在电影中不断地受到英雄人物的感染和影响,这帮助他在人生道路上树立起了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

所以他认为,自己塑造的邓小平这一形象也是一样的道理。

“塑造的人物形象给我们的青少年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看到这个优秀的中华民族杰出的代表是什么样的,他们是怎么样的精神世界,是怎么样奋斗的,这很重要。”

可见,这位老艺术家的精神,已经延伸到戏外,上升到了社会层面。

所以说,为什么有的文艺工作者能被称为“艺术家”,而有的就只能被叫做“演员”呢,这其中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卢奇,他不只是一位演员,更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