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校长"能做一个"好妈妈吗?"

"五四青年节"最火的人不是青年学子,而是菁菁学子的训戒者,引领者一一林校长。

"北大校长",在我等心目中,那可是最为神圣的象牙塔中的塔尖呀,唯仰视不足以表达我等敬畏之心,那绝对应是莘莘学子灵魂和精神上的引领者,他的一言一行所引发的应是一种情不自禁的追随和义无反顾的顺从。 可是可是。          我等看客相继参与进来,不外乎两种心理:

一是笑看。哈哈好,北大校长,这个字也不认识,呵呵,我也不认识,太平衡了。 这样的心态不乏调侃轻松之意味,颇具大家风范:你我皆凡人,只是犯了我们都会犯的错一一念错字。如此云淡风轻,漫随天外云卷云舒,保留着一种宽容的书卷气,我喜欢。

      二就是戾看。一种对"北大"充满幻想,被打破后的一种忿忿不平:你是北大的校长呀,别人可以念错,你不能呀。别的场合可以念错,这个庄重场合不能念错呀,别的字可以念错,这个字不可以念错呀!

      其实 所有的责难都是 爱之深责之切。我们的忿忿不平更多的是安抚自己受伤的小心灵,偶像破碎了。

      我忘了语出自谁口:"总统尚且没有什么了不起,他只不过是被现实社会的价值观塑造成了了不起的样子"。是啊,总统尚且如此,何况是校长乎。

      可是我们都很善良,对校长失望之余,还是极尽好为人师之美徳:"做错事不可怕,但你要继续努力,有则改之 无则加勉,不需要越办越好,只要办得比以前好就可以了"。

      校长这时如果只点头认错,事情也许就过去了。可是我们校长的长篇道歉终于言多必失。我摘抄一段以示我们看客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位先生在看完这份道歉信时写了这么一段话:‘焦虑和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唉,这见识,比读错字更让人失望。"

      我才疏学浅,无意去品鉴林校长的高度。但作为家庭教育的爰好者对林校长的行为模式却是很熟悉:训话一理亏一解释一最后的倒打一耙,多么象我们熟悉的,妈妈犯错后的理直气壮:"我错我有理,你别揪着我的小瑕疵不放,不要偏离主题,你这样能进步吗,知道你为什么不进步,就是光盯着别人的不好,不会领会精神,如何能取人之长,如何能走向未来⋯此处省略一万字。

    林校长就是一个大家长呀。  有时很多家长和我说"我说他一句,他十句等着我呢,穷有理。",其实我想说的是他就是这样被教育长大的。

      所以如果希望我们的儿子长大了念错字后,不发表长篇大论的道歉信,解释原委。错了,就是认错而已,我们的妈妈们任重道远。

      那就首先从被儿子纠错开始吧。

"妈妈你念错了,"是吗?好,我们査一下字典,确认一下;(保持好奇的天性,不唯人不唯书,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噢,真是我错了;(敢于担当,不要多说一个字,任何的解释语言都是苍白的,都会成为辩解)

      谢谢指正,让我改正错误,多认识了一个字,其实这个字,我认识它好久了,一直模棱两可,终于今天不模糊了。谢谢老师(三人行必有我师,怀有敬畏之心,方可教学相长)。

      想像一下,如果这样,我们的孩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其实在很多时候,妈妈们真的并不需要做什么,真诚即可。最高境界的教育就是做到让孩子钦佩你,在灵魂和精神上足以担当对孩子的引领。

      如果希望我们被儿子尊重,我们先尊重儿子,给予他尊重的力量,否则他给不了他没有的东西;如果希望我们的儿子被尊重,我们也要先尊重儿子,因为一个被尊重长大的孩子,才知道什么是尊重。

      让我们守护好那份永恒的吉光片羽,做一个轻松真诚的的妈妈吧,少一点预设的期待,那份关怀便会更自在。

      纪伯伦说,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就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不要为了活着,而忘了如何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