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从2万降到7千,养2个娃,每天帮老婆做饭、洗衣服:这样的生活,我很知足

国外疫情日趋严重,上海境外输入案例,还在增加,机场的措施比较严格,入关后会被集中隔离。

最近,我和滴滴师傅聊天,他们说单量受影响很大。以前,一天浦东机场(主要是国际航班)跑2个来回就够了,现在都不能去了。

在这个过程中,有2个滴滴师傅的故事和心态特别打动我,治愈了我这段时间的焦虑,我想要分享给大家。

1

王师傅,安徽人,48岁,过年回家了2个月,回上海隔离了14天,刚营业没有多久。他是自己的车,以前每个月差不多可以赚2万,现在也就6000-7000元,扣除房租和吃饭的钱,剩不了多少了。

他说本来想在家里多呆几天,陪陪孩子,后来发现不行,人在家里闲着,就想找事,越闲越懒,吃喝还要花钱,家里菜场没开,超市里买菜贵多了。

回来,每天单不多,但是能跑多少就跑多少,最起码保持一个干活的状态。

我夸他心态好,就打开了话匣子

他和老婆来上海十几年了,老婆高中毕业,考了一个会计证,目前在某卫浴一个网络总代做会计,干了很多年了,一点点加薪起来的,去年每个月有7000块钱,这三个月,老板也一直赔钱,目前工资稍微降了一些,到手也就5000块钱。

他原来开大车,给一些工程上送料,早年工资就很高,一个月1万多,赚了钱也没花,就在老家市区买房子了,一共买了2套。

后来,他出了工伤,休息了很久,就害怕了,不敢开大车,转行开滴滴快4年了。

他们在老婆公司附近租了房子,和别人合租的,一个单间2000元,老婆骑电瓶车上下班。

一般情况下,他下午1点多出来,开到差不多晚上11-12点。

上午,他主要是打扫卫生,洗所有的衣服,并且买菜给老婆做好晚饭。她下班回来,直接微波炉热一下就行。

他说上海在外面吃饭太贵,自己做也吃得好,比较省钱。

我认为他做得特别好。

他说:“我以前也很大男子主义,在老家什么活没干过。后来,来到上海,还这样,有一天老婆吵架,嫌我什么不干。

我隔壁邻居(上海男人)也劝我,不会烧饭可以学,男人要疼老婆。

我想也是,就一点点学,从那以后,老婆基本上就没吵过架了。”

在上海,很多男人是分担家务、照顾孩子的,时间久了,王师傅也就习惯了这种模式,说着就笑了,我都被他感染了,他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过年回家,儿子女儿都夸他做饭好吃。

2

我问王师傅,孩子是不是在老家跟着爷爷奶奶?

他有两个孩子,女儿已经读大三了,儿子读高三,两个孩子很争气,女儿学习成绩稍微差一点,考了一个二本。

我说:“本科就行,有一个敲门砖了。”

儿子特别喜欢读书,从一所普通中学,考上了他们市区重点高中的重点班,也没有报什么补习班,就自己花钱买一些学习资料。

爷爷奶奶给做饭,照顾生活。他给了父母一张银行卡,定期往里面存钱,生活费都是他出。

两个孩子,一年差不多所有费用3万就够了。

儿子读高三,不能用手机,本来他是来不了,女儿对他说:“你放心吧,弟弟上网课,我有电脑,什么都交给我就行。”

平常在学校,女儿也做家教,他觉得太辛苦了,说缺生活费,我打给你。但女儿还是很懂事,这次在家,爷爷奶奶多花钱,她都要讲:“我爸爸妈妈在外面打工赚钱不容易,我们要省着点花。”

不过,王师傅说,现在孩子都比较讲究了,在穿衣服上,尽量给儿子和女儿买一些好的,比如一些知名的运动品牌,这样给他们自信。

他和老婆的计划,目前赚的钱少了,那就两个人,一个人的钱当夫妻俩的生活费,另一个人的钱能够供孩子花,不管钱多钱少,工作一定要做着。

家里的存款,都不要动了,也不添置大的物件。本来打算重新装修一下老家的房子,也算了。

等儿子高考完,他希望报考江浙沪的学校,觉得这边机会多,到时候,卖掉家里一套房,再让他自己攒一些钱,首付一套房子。

他说要亏欠女儿了,只能嫁妆多给一些,房子恐怕买不了了,老家多少有点重男轻女,条件有限,只能多顾一些儿子。

王师傅,没有任何抱怨,说起来一件事,一直在笑,他说:“我很知足,反正就是要干活,哪怕不怎么赚钱,我也在外面,像以前一样跑,赚一分是一分。”

3

李师傅,是上海人,他以前做汽车销售,做了很多年,他说不赚钱,就出来了,自己交五险一金。

他老婆在地铁上班,有一个孩子读高一。

他说这2个月,也没怎么赚钱了,赚的钱刚够儿子补习班的费用。

他“吐槽”:“在上海读书,哪有不上补习班的,小学还好,有小班,初中和高中,都是一对一或一对三,科目多,一年补习费用七八万,我们夫妻俩有一个就是为他打工的。”

李师傅最早住在石库门,6平米的房子,住着他们一家三口,没有卫生间和厨房,公用的,他住在阁楼。

后来,父母单位分房,他说以前不买房子的,分了40多平,三口人。

再后来,拆迁分了2套,70平的房子,父母住一套,他们一家三口住一套,在同一个小区,平常父母帮着烧饭。


有一天,他接了一个客人,据说是一个经济学家,给他吐槽了一路。

他说:“我知道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老婆单位改革,福利比之前少了,管得更严格了。可是一家人,不就是要互相帮衬着,每个人都贡献一点,还是要过下去,抱怨也没用。

我和师傅开玩笑:“你有房子,在上海不用太担心。”

他说:“总不能去卖房子吧,我们身边没有卖房的,会被笑死的,还是好好工作,赚一点是一点。”

王师傅和李师傅的精神状态,我能感觉到,是那种很乐观的。

还有几个师傅,有的是7座商务,他说机场去不了,出差的人少,商务单很少了,那就接舒适单。

更有一个师傅说,快车生意好,快车单我也接,有什么单,我就做什么。哪怕一天在市区晃悠接不了几单,我也不能停。

他们没有给我讲多少大道理,但传递出来的生活态度,很触动我。我想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过日子,需要柴米油盐,精打细算,更要怀着希望往前走,能做多少是多少。

4

最近,我和家人、朋友们的交流也多。

我和妈妈打电话,她也说现在老家很多人闲着,没有活干了,以前可以缝褂子,一件18块钱,现在都没有了。

有剥蒜的活,大家都抢,早晨5点多起床,去接活,她起不了这么早,抢不过人家。

我们村还有一个工厂上班,穿绳子的,一天差不多干10个小时,才30多块钱,她去干了一个星期了,也快没活了。

单位时间一个小时3块钱,我很心疼,建议她别干了,她说:“赚一点是一点,总比闲着强。”

我爸爸也是,帮着村里浇了几天地,他会安电,零散也会接一些活,他也不想干,“你妈不能看我闲一会,天天叨叨我。”

妈妈偷偷给我说:“我当然不能让他闲着,我们多赚一点,就少花你们一些。你们在外面也不容易。”

听完我真的想哭了。

我给弟弟蛋蛋打电话,复工后,他们厂订单很多,但因为原材料价格问题,每个月利润减少了几万,本来他就是只做加工,利润很少,这样下来,一年,也赚不了多少了。

他说:“只要能够生存,养活几十口工人,工厂活下去,以后才有机会。至于赚钱,保证我基本开销,其他不想了。”

弟弟还撒娇:“我订婚彩礼钱都攒不够了,老姐,你一定要赞助我呀。”

我和他“哭穷”,并且夸他,相信他。反正,一家人互相帮衬呗。

律师小姐姐七七,很多顾问单位是建筑行业,她每家服务期延长了1个月,有几家签得低的顾问费,今年该涨价,也没有涨。

从1月到3月,这三个月,她活没少干,几乎天天接各个老板的电话,非常焦虑,大家关于复工各种问题,但是从收入看,她只赚了以前一个月的。

赚钱少就少花点,七七这三个月,也没怎么买衣服,自己在家做饭,厨艺进步飞快,我时不时去蹭饭。

她有一个观点,我非常认可:“因为疫情,我们可以找借口业务不好,但是抱怨、焦虑过后,后果还是要我们自己承担。

现在,我每天就关注几分钟新闻,知道疫情的大致情况,做好防护,剩下的就是要好好做事,该干啥干啥,人精气神没了,颓了,就难回来了。

写在最后

从2月份,我的心态一直起起伏伏的,也会为未来担忧,也会焦虑。但我想,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眼下事,调整好心态,只要有工作,哪怕少赚一点也要赚。

清闲下来,哪怕不学习,也可以自己做饭、做一下家务调整心情。

看到身边的人都这么努力地前进,我真的特别感动。

从历史的长河看,一切都会好起来,经济也会有周期,等机会来了,沉淀下来的我们,才能抓住它。

开心点,人间值得。

共勉,一起加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写于外科实习 世间应是百态 环境特定 生老病死要见惯 眼中看见的困苦太多 难视病人眼中的痛苦 与太多人的无华朴实 ...
    落脚只需一地_阅读 64评论 1 2
  • 爱是非常柔软和有力量的能量。 如果你在其中感受到痛苦,很有可能是你的爱中掺杂了很多其他的东西,阻塞了你爱的流动。 ...
    夕怡芯阅读 84评论 0 0
  • 断断续续看完这本书。作者分成8个章节从不同的维度阐述了品牌人都知道的消费者细分(文中更偏消费者分类)、网络信息渠道...
    摩卡豆豆的blog阅读 211评论 0 0
  • 当我带孩子到他同学的家里玩,头不小心碰到桌子,鼓了一个包。我们回到家后,家人立即问什么时候碰的?碰了多久了?怎么当...
    冰雪莹儿阅读 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