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蒙娜丽莎的微笑》续写

    傍晚的英格兰,空气中泛着潮湿的水汽,银河系静谧无澜,月光流照万里,如慈爱的上帝之手,抚慰每一种伤痕。

   贝蒂习惯性地打开信箱,一封信静静地躺着,在昏黄的路灯下,肃穆如远古的谶语。

   “贝蒂,亲爱的女儿,希望你原谅我。”

   看到这里,贝蒂欲言又止,眼角闪过一丝忧郁的光。

   “之前包办你的一切是我的错误,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清醒理智一些,我能接受你擅自离婚,但不能接受你独自一走了之,与我们相隔千里。我永远爱你,希望你能回到美国,承担你注定的责任,回归家庭——女人注定的归宿。一个人的生命不仅有自我,还有责任。如果你一意孤行,恕我无情无义,我将断绝你一切经济来源。”

                                                                 爱你的母亲

   缓缓放下信,她阖上双眼,又徐徐张开,嘴角浮出苦笑,转头,望向那摇曳的烛光。

   雪白的信纸与烛火融为一体,宛如冰与火的对峙,冰终将融化,犹如信纸在缓缓湮灭。

   火真是一种伟大的东西,能创造一切,又能毁灭一切。钻木取火时,人类文明伊始,地球上的文明渐渐开始远离野蛮,可当火光扑向布鲁诺时,它又能毁灭理性与思想。现在,火光浸染这封布满无奈与纠葛的信,烛火是那么耀眼,仿佛可以烧去一切伤痕。

   黑色的灰烬,宣判着贝蒂日后生活的不易,烛火依然摇曳,映衬着贝蒂眼眸中坚毅的光。

   “我搬出了之前住的房子,找了一个很便宜的公寓。”贝蒂坐在清晨的咖啡馆,向凯瑟琳说到,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晨光熹微,雾气升腾,整个世界仿佛变得柔和而平静。

   “我好像习惯了之前的那种优越的生活,不过必须很快调整过来了,毕竟现在一切都要靠自己。”她慵懒地喝着咖啡,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又仿佛在将淡然当作铠甲,掩盖那铠甲背后惴惴不安的、脆弱的心。

   “一定要这样吗?”凯瑟琳问道。“这还不是都拜你所赐,”贝蒂俏皮地笑了笑,然后突然严肃了起来,“二十多年来,是你第一次让我感受到我作为一个个体的存在,让我感受到我是在为自己而活。曾经的我,忍受着平淡却并不幸福的婚姻,觉得这就是自己的整个世界。现在看来,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可笑至极。”贝蒂的眼中燃着火,也流淌着忧郁。

   “你能这么想,并且愿意跟我一起来欧洲,身为你的老师,我当然很欣慰。”凯瑟琳说到,“但你必须要承担你的选择所造成的一切后果,你真的考虑好了吗?”凯瑟琳问道,脸上写满了期待与不安。

   “我觉得我现在回答为时过早,我会让时间来证明一切。”贝蒂缓缓地喝了一口咖啡,饮下那苦涩与甘甜的结合。


   灯光,舞池,摇摆,绚烂的疏狂。

   莉薇一直在笑着,眼神迷醉,衣着性感,妆容精致,风情万种。她手中拿着喝了一半的酒瓶,在舞池中央,展示着曼妙的身姿 ,她美得如一朵盛开的罂粟。她的眼中,是激情似火,亦是空洞如烟。

   她醉了,醉倒在这迷人而危险的温床,一个中年男人把她搂在怀里,他们踉踉跄跄地走出舞厅,面色潮红。

   “莉薇!你居然在这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冲进莉薇的耳膜。一个模糊的身影,如此亲切而不真实。朦朦胧胧中,莉薇隐约看见马路边的贝蒂冲了过来,贝蒂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贝蒂风风火火地冲向莉薇,一把从那个男人的怀中拽过莉薇,怒火中烧。“你在干什么!”贝蒂冲莉薇大吼,莉薇愣住了,呆立了几秒,清醒过来了。莉薇僵硬的神情渐渐化成了不屑与不羁,目光从贝蒂身上游离开,她点上一支烟,深深地吸上一口,白色的烟雾在空中寂寞游荡,犹如成群流浪的灵魂。

   “真没想到会在这种异国他乡遇见你”,莉薇歪着头,轻轻地笑了,眼神妩媚轻佻。“我也没想到就这么撞见你,我们还真是有缘。不管怎么说,我希望我们来到欧洲是一种选择,而不是一种单纯的逃离,所以你能不能不要一直这么堕落!”贝蒂死死盯着莉薇,一字一顿地说道,仿佛在拯救一个失落的灵魂。莉薇扑哧一声笑了,渐渐神情凝固了,徐徐地说道:“你体会过绝望吗?”她嘴唇微微颤动着,直勾勾地盯着远方,眼中流淌着银河的寂寥,那是一种绝美的孤独。

   贝蒂望着莉薇,沉默良久,欲言又止,猛地抱住了她,闭上了双眼,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月光下,剪影相融。

   “我们都没有退路了,我们一起在这里闯出一片天吧。”贝蒂缓缓睁开了眼,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

   她们对视了许久,莉薇眼中的阴霾渐渐散去。大街上灯红酒绿,霓虹之夜,一切都蠢蠢欲动,一切都暗潮涌流。这是一个流动的、不安的城市。

   莉薇的眼中闪动着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光亮,她的眼圈渐渐发红,笑着把手搭在贝蒂的肩头,轻轻地点了点头。

   两朵曼珠沙华,在黑夜的深渊里潜滋暗长。


   亲爱的凯瑟琳老师,您在欧洲一切可好?

   我一直都万分感谢您的关照,您是我心中最伟大的老师。因为您,我拥有了更大的世界,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最终放弃耶鲁可能让您失望了,但我现在真的过得很好,汤米很爱我,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虽然牺牲了事业,但我并没有遗憾,我现在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我很佩服您的勇气,希望您在得到真正想要的生活。我知道贝蒂和莉薇也去了欧洲,祝替我向她们带声好。我们好久没见面了,我十分想念你们,过一段时间我会去欧洲看你们,真心祝愿你们一切都好。

                                                                爱您的学生,琼

   “是学生的来信吗?”比尔从房间笑盈盈地走了出来,亲吻凯瑟琳的脸颊,阳光慵懒地洒了下来,柔和了整个世界的笔触。“是琼的来信,她说她现在过得很好,还说过一段时间会来看我们。”凯瑟琳笑着说。

   “是啊,女孩早点结婚生子多好啊,看她现在多幸福。”比尔深情地望着凯瑟琳,眼中倒映着天空的湛蓝。“嗯。”凯瑟琳淡淡地回应,双眼看向窗外,不知在眺望哪一种远方。

   “对了,我刚刚收到牛津的聘书,让我去任教。”凯瑟琳漫不经心地说道,脸上始终挂着淡淡地笑。

    比尔愣住了,放下手中的咖啡,坐了下来,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一定要这样吗?你从美国独自跑到伦敦,于是我就跟了过来,好不容易安定了下来,现在你又要离开伦敦。你一定要为了事业这么拼吗?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比尔地情绪变得激动,语速变得急促。“不好意思,刚才有点激动。”比尔挤出了一丝僵硬的笑容,目光闪躲。

   “你真是这么想的吗?”凯瑟琳表情严肃了起来,一动不动地盯着比尔,她的瞳孔深邃如梦,闪动着无尽的希冀与忧伤。

   “我们还是分手吧。我觉得我命中注定会一直行走下去,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阵阵微风钻过窗户的缝隙,好奇地窥探着两个人的相顾无言。凯瑟琳深深地低下了头,闭上了双眼,“对不起,但我不能阻碍你拥有你真正想要的生活。”


   “琼,这么久没见你,真的感觉恍如隔世。”餐厅里,贝蒂笑着抱着琼,紧紧地不松手。“是啊,自从你独自从美国到欧洲之后,我们几年没见了。”琼略带伤感地说道。“但还好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我们都过得很好。”琼的嘴角微微上扬,目光平静而温柔。“你来到欧洲后,和莉薇一起创业,现在事业有成,还参与慈善,把大量资产都捐给了女性平权组织。你们做了太多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琼笑着对贝蒂说道。

  “来到欧洲后,我感觉我在经历完全不同的人生,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前几天我在伦敦遇见史宝了,他跟我离婚之后,又结婚了,来欧洲度蜜月。我现在站在他面前,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百般讨好她,再也不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可以从容地向他和他的新婚妻子问好,原谅他的一切过错,心无怨念。我感谢自己当年只身来欧洲的勇气。”贝蒂一字一顿地说到,她的笑容恬淡而庄严。

   “来,让我们为重逢干杯!”凯瑟琳大声说道,笑着看着自己出色的学生们。四个高脚杯碰撞在一起,绚丽的鸡尾酒迸溅。她们曾经的误解、欢笑、泪水、仇视、感动,都相融于玻璃倒映的斑斓,绝美如星河流淌。

   旁边的人群熙攘,她们就这样不停地喝着酒,推杯换盏、倾诉衷肠。

   莉薇的脸色发红,酩酊大醉,开始不停地说起以前的种种事情,突然,她直勾勾地盯着凯瑟琳,苦笑:“我一直爱着比尔,我比任何人都爱他,可他却爱着你,我心灰意冷。你知道,这么多年,我有多么羡慕你吗!我有多么痛苦吗!”

   凯瑟琳的酒杯掉到了地上,她呆呆地看着莉薇,贝蒂和琼也不知所措。莉薇的双眼汹涌着浓稠的忧郁,瞳孔如黑色的深渊。呆坐良久,凯瑟琳缓缓起身,抱住了莉薇。“真没想到是这样,其实我和比尔早就分手了。你要是真心爱着比尔,就回美国找他吧,不用在意我的感受,你可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凯瑟琳望着莉薇精致而忧伤的面庞,温柔地说道。

   莉薇也愣住了,她狠狠地点了点头,眼角噙着泪。


   “你真的要放弃你在欧洲的一切,回美国找比尔,追寻一个看似美好的泡沫?”机场里,贝蒂诘问莉薇,风声呼啸而过,席卷着一切的往事。“你这样就算成功,可不是又会回到那条我们曾经奋不顾身逃离的结婚生子的老路上吗?”

   “追求幸福与结婚生子的老路是不同的。我是在追求幸福、追求爱情,而不是成为男人的附庸。不同于陈腐的传统,我拥有自我选择的权利。我们这几年一直在支持女权运动,但很多女权主义者都片面抹杀掉家庭对于女性的价值,我现在认为,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偏见。真正的女权是先了解女性自身,了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拥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莉薇变得严肃,望着贝蒂说道。

   飞机在渐渐变成一个黑点,直至消失。

   大西洋茫茫无际,海水湛蓝无垠,海鸥盘旋于上空,带来了远方的美好祝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