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的开始是通过屉垣润三的角度开始讲述,屉垣润三是当时的日本警察,也是将这个悬案的推理出来的人。开始在一座废墟的建筑里面发现了一具50左右的男尸,男子的致命伤是左胸下面的刺伤,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警察们还发现死者的皮带口子松了两个扣眼。,尸体所在的房间里面有一个通风管道,只有小孩子才能进去,发现尸体的小孩就是从这里进去的,小孩曾说房间的门被东西挡住了,出不去,所以发现尸体后,又从通风管道爬了出去,告知了家长。死者名叫桐原洋介是一家当铺的老板,他的妻子是一位30几岁的漂亮女人,但是对于丈夫的死去并不是特别伤心,死者还有一个儿子桐原亮司,小学五年级学生,发现他的手工活很好,对于研究电码很感兴趣。屉原润三发现死者生前取了100万,而且他身上的钱包不见了,随身的登喜路打火机也消失了,最终锁定的嫌疑人是当铺的一位顾客名叫西本文代,八年前丈夫去世,自己带着一个女儿生活,生活很拮据,女儿名叫西本雪穗发现其很聪明。警察怀疑桐原洋介和西本文代有不正当关系,并且怀疑到另一个和西本文代有关系的男子寺崎忠夫,怀疑寺崎忠夫因为情感问题将桐原洋介给杀害了,但是寺崎忠夫有不在场证明,没过多久,寺崎忠夫出车祸死亡,在他的车上发现登喜路牌的打火机,但是无法证明是桐原洋介的,半年后西本文代在家中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发现尸体的是西本文代的房东田川敏夫,由于雪穗回家忘记带钥匙,找房东开门发现尸体,初步断定是意外死亡。

西本文代死了之后,雪穗被父亲方面的亲属唐迟礼子收养。几年后,雪穗就读于清华中学,而亮司就读于大江中学,亮司的同年级同学发现亮司有一个绣有首字母RK的小袋子。雪穗已经出落得很美丽,但是学校开始有流言说雪穗的亲生母亲是杀人犯,而且雪穗从小就读于很是糟糕的大江中学。这时出现了一位很仰慕雪穗的女同学川岛江利子,和雪穗成为好朋友,并和雪穗一起发现同年级同学藤村都子被歹徒强奸未遂,藤村都子是一位很漂亮但是却是一位很喜欢贬低他人的人,川岛江利子发现雪穗在做一个绣有首字母RK的小袋子。

这时亮司就读于集文馆高中二年级,而雪穗就读于清华中学高二。亮司介绍缺钱的同班同学圆村友彦工作,说可以三个小时挣一万元,原来亮司是在拉皮条,介绍友彦与寂寞的中年妇女聊天,亮司再三强调不要与这些老女人私下联系,但是圆村友彦还是留下他接待的妇女花冈夕子的联系方式,并且私下经常联系,7月份的时候他们在酒店发生性关系突然心脏病发死去,圆村友彦无奈只好找亮司帮忙,亮司发现了圆村友彦在电脑程序上的天分决定帮他。并和亮司成立卖游戏程序的公司(无限企划),卖的第一个游戏就是“submarine”。创立该公司的还有大都银行昭和支店员工西口奈美江,后来圆村友彦从她口中得知花冈夕子事件的处理方法,说当时花冈夕子死亡的晚上11点,她自己叫了客房服务,但是花冈夕子死亡时间是下午,圆村友彦很清楚。奈美江说不是她假扮的,由于时间不对,圆村友彦有不在场证明,最重要的是在花冈夕子体内发现AB型精液,而圆村友彦是O型。而另一边,雪穗的家庭教师中道正晴在7月份的一天看见雪穗晚上10点钟的时候出门。中道正晴是北大版大学工学院的学生,发现他们研究室发明的游戏submarine有盗版上市,他只给过雪穗看过一次。

这个时候,雪穗就读于清华大学英文系一年级,而亮司已经不读书了开始一心一意经营无限企划。升入大学后,雪穗和她的好朋友川岛江利子一起加入了交际舞部,交际舞部的部长篠篆一成对川岛江利子有好感,并追求她。川岛江利子在一次出门被歹徒袭击,并拍了裸照,最终与篠篆一成分手。

亮司研究出复制存取卡方法,让圆村友彦假扮成女性去取款,但是露出了破绽。西口奈美江被发现侵占公款,亮司和圆村友彦协助奈美江逃跑,亮司把复制的存取卡送给她,并将圆村假扮女性的装扮送给她,不久,奈美江在名古屋被杀害,用于逃亡的2000万也消失了。

几年后,雪穗毕业,并且与交际舞部的副部长高宫诚交往了几年。高宫诚很爱雪穗的美貌和智慧,但决定与雪穗结婚原因是因为两年前雪穗怀孕,看过雪穗给他的呈阳性的验孕用具,雪穗独自一人去做手术,他对此很愧疚。但高宫诚发现他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子,三迟千都留,决定在结婚的前一天与她表达心意,但是千都留爽约了。

亮司在关闭无限企划后又和圆村友彦创办了另一个公司,圆村友彦也大学毕业,由于女朋友一次怀孕,经常把验孕用具带身上,曾有一次借给亮司。原先亮司家当铺的员工松浦勇来找亮司,并胁迫亮司和他一起贩卖盗版的任天堂出的游戏超级玛丽奥,但是年底被抓获,亮司也从圆村友彦身边消失。

雪穗与高宫诚结婚后,和朋友一起经营服装店。高宫诚工作的东西电装开发的技术程序泄露,雪穗因为经营服装店很少做家务,夫妻产生嫌隙。在雪穗邀请下去参加高尔夫训练,再次遇到三迟千都留,两人陷入爱河。雪穗与高宫诚发生争吵,由于时候诚喝了酒,醒来之后,雪穗说诚对她进行了暴力对待,但诚没有印象。由于雪穗有高宫诚外遇的照片,加上家庭暴力,与高宫诚离婚后获得很多财产,并且高宫诚对她还非常愧疚。

侦探事务所的今枝直巳的视角,在高尔夫训练场看见非常面熟的高宫诚,曾经接受过东西电装机密泄露事件调查请求的,对亮司化名的秋吉雄一很是怀疑,并在监视他的行动中,发现秋吉在监视千都留,在发现千都留和高宫诚交往后结束,机密泄露事件在没调查出结果后停止了。并接受篠篆一成关于调查唐迟雪穗的请求,雪穗现在和篠篆一成的堂兄篠篆成晴交往。开始对雪穗的以前生活调查,查到以前好友川岛江利子,江利子说高宫诚不是雪穗最爱的人,江利子回忆藤村都子的事件开始联系自己被强暴的事情,开始对雪穗有怀疑。今枝从屉垣润三口中得知秋吉雄一就是桐原亮司,在调查亮司与雪穗的关系没多久就被人加害吸入瓦斯,失踪。

就职于帝都大学附属医院的栗原典子,在公寓附近发现秋吉雄一,并与秋吉交往同居,秋吉不能射精很是惊讶。秋吉说要写推理小说想知道实物氯化钾,典子虽然不愿意但还是答应了,没多久就发现氯化钾大量减少,之后发现秋吉带回来的东西有今枝侦探事务所的文件夹,但里面什么也没有,同年9月,和秋吉一起去了大阪,在秋吉出生的地方散步,发现有一女人对秋吉喊“小亮”,但秋吉并没有理。从大阪回来之后秋吉就失踪了,后来从以前的朋友得知,在遇见秋吉前,发现秋吉有在监视她。

屉垣润三联系了篠篆一成,并告诉他今枝失踪了,生还的可能性很低,并得知了亮司和雪穗的关系就是枪虾和虾虎鱼的关系,枪虾住在洞里,虾虎鱼在洞外巡逻,二者互利共生。9月唐迟礼子去世,受堂兄之托,前往大阪帮助雪穗处理葬礼。一成在与雪穗相处的几天差点爱上他,不过,在葬礼上听到有人说“幸好唐迟礼子现在去世了,不然病的那么重,雪穗要照顾她,回顾不上新服装店的开张”然后联系到唐迟礼子去世的那天半夜雪穗有动静,对雪穗的想法又变了。

屉垣润三再次见到篠篆一成,得知一成被冤枉泄露了企业机密,被降职到子公司,根据栗原典子与亮司之间的关系,得知,是亮司通过电脑黑客方式陷害一成。这是雪穗已经和篠篆成晴结婚,篠篆成晴是日本前五强的药品公司的常务。但是成晴的15岁女儿美佳对雪穗不满意,但由于一件事改变了,美佳一个人在家时被人强暴了,雪穗把这件事隐瞒了下来,并且开导美佳,说自己在很小的时候不止被一个人强奸,美佳开始彻底臣服于雪穗。

屉垣润三和篠篆一成拜访篠篆成晴家,发现雪穗从大阪娘家带来的盆栽里有玻璃的碎片,得知这是松浦勇常戴的眼镜碎片,最后在雪穗娘家院子里发现失踪松浦勇的白骨。

屉垣润三再次拜访桐垣洋介的妻子,得知她丈夫有异于常人的癖好,恋童,并且死之前打算收养养女。并且还听说西本文代有教唆女儿卖淫的流言。还去过那个建筑旁边就是雪穗常去的图书馆询问管理员,得知雪穗和亮司小时候一直是好朋友,但桐原洋介死了之后,就再也没看见两人一起过了。

掌握了一连串事情的经过,在雪穗在大阪新店《R&Y》开张,肯定亮司一定会出现。装扮成圣诞老人的亮司把做好的手工剪纸送给小朋友,被屉垣发现,在逃跑途中亮司自杀,用的正是牵绊他一生的那把剪刀。雪穗在看到亮司的尸体时,面无表情的说“我不知道,雇佣临时工由店长负责”,只见雪穗从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她一次也没回头。

我想起书中雪穗说的话。她说:“我的天空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这份光,我便能将黑夜当成白天。”亮司也说过:“我想在白天里行走。”两个人即使被全世界抛弃,却仍拥有彼此,多么让人感动,让人痛心。我不想对他们的罪行做出太多的谴责和批判,世界已经给予了他们太多的恶意。没有人能够随意指责他人不是吗?谁又能保证,当身处同时同地你会做得比他们更好?

人类生来便是在掠夺和获取。我们需要光,需要空气,需要食物,需要一切可以使我们生存,可以让我们心灵得到安慰的东西。有些人为了这些努力追求,有些人为了这些不择手段,但究其目的和出发点,不都是一样的吗?不同的只是方式,只是选择,只是对与错,应该与不应该之分。诚然,雪穗与亮司的做法是不应该的,错误的。但是他们有过选择吗?没有。哪怕他们没有杀死父亲、母亲,也逃脱不了命运的悲哀。难道要让雪穗一直过着被母亲变卖,被男人欺凌的日子吗?难道要让亮司一直目视雪穗的苦难而无动于衷吗?不能,他们不能,相反换过我们任何一个人也不能。目视爱人在苦难中挣扎而无动于衷这不是铁石心肠,根本不能算是个人了。

有时候,命运便是那样让人无奈,让人无从抉择。雪穗和亮司为了活着所做的一切让我想到了一种生物——真菌。在死亡和腐败中绽放出生命的光华,那样绝望地剥夺他人养料地生存着,对他们来说也许是奇迹,可却为他人带来了灾难。就如同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的真菌一样,雪穗和亮司非人非鬼,都是一种奇特的存在。是宿命安排也是情势所迫。这让我想起日漫中的一句话:“世界上没有偶然,一切偶然,即是必然。”绝望而艳美的罪之花的绽放便是雪穗和亮司的必然。


“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这个象征故事内核的绝望念想,有如一个美丽的幌子,随着无数凌乱、压抑、悲凉的故事片段像纪录片一样一一还原:没有痴痴相思,没有海枯石烂,只剩下一个冰冷绝望的诡计,最后一丝温情也被完全抛弃,万千读者在一曲救赎罪恶的凄苦爱情中悲切动容。

语录:

一天当中有太阳升起的时候,也有下沉的时候。人生也一样。有白天和黑夜,只是不会像真正的太阳那样,有定时的日出和日落。看个人,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阳光的照耀下,也有些人不得不一直活在漆黑的深夜里。人害怕的,就是本来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

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曾经拥有的东西被夺走,并不代表就会回到原来没有那种东西的时候。

不是得天独厚的人来跳舞,而是会跳的人才得天独厚。

他们只是想保护自己的灵魂,结果,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则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

一边是罪,一边是爱。

一边是黑,一边是白。

一边是正,一边是邪。

一边是显,一边是隐。

表面上纯洁美丽的雪穗是罪恶的,她黑暗的童年阴影无法去除,所以生命中没有太阳。桐原亮司表面上是神秘而且阴暗的,但他承受了父亲罪行的后果,为雪穗不惜一切,他代替了太阳,成为雪穗的亮光,她便可以在白夜中行走。

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行走。

有个人我想让她幸福,但是,那个人真的得到幸福的话,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在需要我了,没有人会再叫我的名字了。

我们头上没有太阳,一直都是夜晚。但是却不觉得黑暗,我觉得自己需要夜晚,这样才能让我生存下去。虽然并不明亮,但是足够让我走下去。你是我的太阳,虚构的太阳,但是它不会放弃明天再次升起,它是我唯一希望。你是我的太阳,虚构的太阳,但却能让波光荡漾,照亮前进的路,是我唯一的阳光。好明亮,好明亮。

不管对什么事情都不能有先入为主的观念

她唯一一次没有伪装,是在光芒熄灭的时候。从此,只剩她一个人,行走在永夜。

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她的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绝望的念想,悲恸的守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