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过的,路依然远

镜子里的人,面容普通,粉质很厚,已经盖住了原来的肤色,嘴唇还有一抹矫情的红。

我想不起你原来的样子。听别人说很甜很可爱。我想应该不会错。但在现在这张脸上却没有这样的痕迹。也许只是错觉。

你听了一首歌,那个好听的声音说起了梦想。你心动了一下,想起了自己。你大学读的是编导专业。高中时费了好大的力气劝服了父母支持你的梦想。你当初的豪言壮志,你说要当一名好导演。这些话,想必早就遗忘在了每天挤地铁的埋怨、朝九晚五的琐碎平庸里。

你想学画画,记得你好像画了两个月。那时候结识了一个小有才华的人。后来你辞职,你就放弃了画画。于是你永远停留在最初的水平。

你试图当过编剧。因为三观与商人冲突,于是你放弃了。你还记得你上一次拿起笔的样子吗?我不记得。
还记得你毕业那会儿为了做出毕业设计买了单反吗?当然这不是你自己的钱,这是爱你的男朋友帮你买的。然而内存卡里只有几张照片就再也没有更新过了。
你好像失忆了。完全不记得这一切。你只记得每天早上起床跟你男人念叨你昨天晚上做过的荒诞无奇的梦魇。
我曾经认真听过你说话,我听到的都是无聊无聊无聊这两个字。你的心里有个巨大的洞,永远不知满足,而你似乎也从来没有想过去用什么填补,只是任由它不断扩大扩大。

你还记得你以前与众不同的迷人样子吗?貌不惊人,却又举世无双。举手投足都是我仰慕的神。而现在,你却普通的如同尘埃。我甚至厌烦看见你,听你吐纳。

我说话间,你说你心痛。当然会痛。因为你一直在睡觉。行尸走肉一般。听凭别人的摆布。势利,猥琐,苍白,没有自尊。

一只飞虫掉进我滚烫的杯子里。我忽然心疼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