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什么都善变的人世间,我想和你看一下永远

                                                       文/沈鹿之

叶子


                                   1

电视里,常有身世凄凉的姑娘,带着悲喜难测的双眼,一步一步,攀爬过浩瀚人生,这一路上,跌跌撞撞,每一步,都让人揪心,而电视外我们寻常看故事的人,总免不了掉几滴眼泪。

我从未想过在电视外我能遇到这样的姑娘,她叫叶子,咖啡店的女主人。

叶子今年二十三岁,瓜子脸,大眼睛,直发,笑起来的时候,有着森女系女孩子的灵气。

她出生在偏僻的小山村里,一贫如洗的家,她才两岁,母亲就抛弃她走了。

我看着眼前的姑娘,一度无法把叶子和她口中的小山村联系起来,觉得这一切太不可思议。

“你怪她吗?”我忍不住问叶子。

她喝了一口杯里的蓝山,抬起头说:“不怪她,我的那个父亲,嗜酒如命,连最基本的一日三餐都给不了我们。”

“如果换作是我,估计我也会走,可我不会抛下孩子。”

人啊,一旦利己过了头,亲情也是可以不管不顾的。

我还在想是怎样的境况能让一个母亲抛弃自己的孩子时,叶子问我:“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年代还有我这样身世的人很不可思议?”

我停顿了两秒,回她:“我更好奇,你如何成为了现在的你。”

叶子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把视线放到我面前的咖啡上:“你尝尝。”

                              2

叶子开了这家咖啡店,店里来往的人对小店好评如潮。

小店的环境很好,叶子买了很多绿植,装了很多盏灯鹅黄色的灯,还有各种精致的饰品、木雕。

叶子喜欢在吧台放些悠长缓慢的音乐,做奶茶泡咖啡时,她的心情会跟着飘得很远。

客人们都说,叶子做的饮品很好喝。

精致、苦涩、深沉。

别具一格。

尽管这不是形容味道的词,可我喝出来的感觉是这样。

在这个追求效率的年代里,大多数人的生活节奏很快,叶子说,快节奏生活下的人,来不及为琐事悲伤,所以一旦有了空闲,心里有事的人愿意去叶子店里点杯咖啡,尝尝心底里存封起来的苦涩。

因着这个,叶子店里的生意很好,在这个城市里小有名气。

她从不放快乐的歌,送出的咖啡里也从不加糖,叶子说,想偿甜味的人,是不会来她店里的。

“这里给不了你快乐,只能给你一杯咖啡的时间伤怀。”

这是叶子店门口的标语,让人印象深刻。

叶子的店名叫:“怀”。

我一度很佩服她,在这样一个悲伤云集的地方,叶子能安怀自若。

换作是我,我无法在一个地方日夜感受着负能量。

可叶子说,我不用佩服她。

她啊,是差不多把这世间的苦偿了个遍,所以生活里的小情小爱带来的不快乐、工作上的压力不得志,都伤不了她。

她是金刚人,刀枪不入。

眼前眉目清秀的姑娘,常人不敢想像她经历了什么。

母亲抛弃她走后,嗜酒如命的父亲并未有半点悔改,他依旧喝他的酒,把叶子扔给奶奶,每个月月末时去村委会吵着要低保。

家里没有吃的,奶奶就带着两三岁的叶子上山挖野菜,邻居们时不时伸出援手。

有时候实在饿得不行的时候,叶子就哭,老人家弄不来吃的,把气都撒在叶子身上。

那时候叶子太小,以为那就是生活的常态。

可当叶子长到七八岁时,叶子开始意识到自己和同龄人的不一样。

邻居家的孩子们可以穿漂亮的衣服,能吃香喷喷的饭菜。

而叶子,身上、头发、衣服因为长年不洗,脏得不像样子,因为身上有一股味道,没有人愿意和叶子玩。

从小乖巧的叶子,在意识到自己的不一样后,在地上撒泼打滚,哭了很久。

奶奶怎么拉也拉不起来,接着叶子就挨了打。

后来没过多久,叶子的父亲死了。

在深山老林里发现的尸体,死因到现在叶子也不清楚。

叶子变得更加可怜,邻居们更加帮衬她们。

叶子记得,邻家的大姐姐回来时,帮她洗了个头,洗了个澡。

漂亮的大姐姐给叶子买了很大一瓶洗发水,她叮嘱叶子,女孩子要爱干净。

叶子生平第一次感到脸红。

后来因为村里面帮助,叶子上了小学,因为成绩好,叶子又考上了初中,可还没等读完,叶子的奶奶就不让读了。

老人家在黑漆漆的小屋里让说:“叶子你大了,去打工挣钱好。”

那个时候叶子家没有电灯,叶子只记得,炉火里柴火燃烧时发出的光亮随着奶奶声音的消失逐渐暗了下去,直至最后一片漆黑。

她颤抖着声音回床上的老人:

“好,去打工。”

                              3

叶子做过很多工作,服务员、促销、发传单……那个时候叶子跟着村里的一个姐姐辗转了很多地方,等叶子十五岁的时候,那个姐姐回家结婚了。

叶子也回了躺家,家里的奶奶把叶子挣的钱都拿了干净,只留了些车费给叶子。

老人家说:“能挣钱就抓紧挣钱,最好能在外面找个有钱人。”

于是叶子又出来打工。

因为年纪小,叶子被人骗,做了几个月的活,工资却一分没有拿到,最惨的时候,叶子好几天没钱吃饭,只能喝水解饿。

那时候叶子觉得,这世间哪里来的美好,有的不过是无边无际的苦难。

再后来叶子进了厂。

那时候的叶子十六岁多点,她聪明,漂亮,又读过几年书,对于厂里的流水线工作,叶子上手很快。

她每天都要加班,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拼命,因为下班时间晚,叶子又是一个人走,厂里有些男子对叶子总是不怀好意。

叶子为了保护自己,对外总说,家里人在得远,哥哥在这里和她一起打工,只是不在一个厂。

这样一来,那些人因为顾忌叶子有亲人在,不敢对叶子怎么样,只敢有言语上的调戏。

叶子呢,时间长了,也能游刃有余,应对自如。

她说你知道吗,有的时候,生活越是刻薄,你就越想要更好的活下去。

                                4

社会上的大多数人,对生活是抱着希望的。

可叶子不是,恨起来的时候,叶子咬牙切齿,她说这个世界没什么是永恒的,人是最善变的动物。

她难得表现出来,她之所以愿意讲故事给我听,不过是因为她觉得像我这样的人,不是恶人。

当我忧心这个顽强的姑娘时,她反而笑着安慰我。

她说她没有那么不幸,上天也许是怜悯她,让她找到了爱人。

                              5

叶子和他是在店里认识的。

男生每天下午六点准会来叶子的店,点一杯咖啡,坐在最角落里。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两个星期。叶子终于没忍住,送咖啡的时候问他:“先生不换换其它口味吗?”

男生笑笑:“都可以。”

后来两个人熟络起来,店里忙的时候,男生也会帮忙,时间长了,叶子对这个心细又温暖的男生产生了好感。

男生表白那天,店里的气氛不同以往,欢乐代替了低沉,男生在每一块甜品上都写了“叶子我喜欢你”,店里那么多人齐声对着他们喊在一起的时候,叶子有点热泪盈眶。

有个人依靠挺好的。

叶子对自己说。

男生待叶子很好,事事细心,面面俱到。

有时候看着在店里忙得不可开交的男生,叶子隐约觉得,有些路,可能两个人走,会更好些。

这世界不管再变幻多端,总是有个人愿意为她好的,穿了太久的铠甲,叶子想脱了。

                             6

他们在一起了两年,直到半年前,叶子才把自己的身世经历告诉了男生。

男生什么安慰的话也没有说,只抱着叶子,告诉她以后她不再是一个人。

叶子苦笑,调侃说他的安慰一点儿也没有用。

男生有些尴尬,他问叶子,那要什么样的安慰呢?

叶子说:“我长这么大没人送过我礼物,明天我生日,你送份大礼给我。”

男生嘴角向上,温柔的说了好。

换作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因为这样的温柔开心很久,可叶子不是。

她难过了,难过的原因是男生居然连她的生日都记不住。

她的生日哪里是明天。

那天叶子店里的气氛比平常更沉默,叶子单曲循环了一首《错的人》。

可越听,叶子越忍不住流泪。

“朋友都劝我不要不要,不要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

这些年,她又哪有什么朋友。

人不会平白无故为一句歌词心生感触,叶子这些年辗转过那么多的地方,忙着打工,忙着挣钱,哪里交来什么朋友。

亲情、友情、爱情,前面两者她不曾拥有,而这最后仅存的爱情,她也不能确定她能不能捏得牢固。

爱与不爱一件小事就看得明白了,叶子认死理,男生和她在一起这么久,怎么就不记得她的生日。

如果一定要找个理由,叶子只能给出,他不够在乎她这样说法。

后来男生给叶子买了999朵玫瑰,放了满满的一车,叶子除了感动,就只剩下难过。

他还没有意识到那天不是叶子的生日。

“后来呢?”我问叶子。

“他向我求婚了。”叶子不好意思笑笑说。

“我太敏感,被最亲的人抛弃过,没什么安全感。”

其实,男生记得。

那天叶子的店里很热闹,男生对着吧台上的叶子说:“我知道你一年有两次生日,一次是农历十一月四号,一次是今天。”

“叶子,嫁给我。”

话毕,店里响起阵阵掌声。

两年以前,叶子店里的客人们异口同声喊的是“在一起”,如今,店里的客人们异口同声喊的是“嫁给他”。

两年前叶子答应了,两年后,叶子同样答应了。

那天叶子店里的咖啡点心免费送,那天叶子的玫瑰花一人一把。

她觉得,她这么快乐,要分一些给店里那些暂时不快乐的人。

                         7

“下个月我就结婚了。”叶子说。

她语气里难掩幸福。

我问她蜜月旅行想去哪,叶子说:“去看奶奶。”

她曾待叶子算不得好,可叶子终是因着她长大,不至饿死。

叶子说,这些年她给她寄过很多钱,现在有点想看看她了。

“老人家嘛,想想那样的苦日子,很多事情我可以原谅。”

叶子补充到。

“祝福你。”我说。

我起身离开,叶子的男朋友刚好提着饭进来。

“你的胃不好,要按时吃饭。”男生说。

接着他把饭递给叶子,温柔的替叶子拧开了水。

干净而温暖的男孩,举手投足之间绅士而有修养。

男生对我说:“不好意思,没想到叶子有朋友在,我再去买一份。”

我谢过了他,道别过后,离开了叶子的小店。

耳朵边的车辆人声依旧嘈杂,可我忽然觉得,这世界很美好。

平凡如他们,没做多么了不得的大事,可至始至终,善良的人都在善良。

                                8

不久后,我收到了叶子的结婚请柬。

“在这什么都善变的人世间,我想和你看一下永远。”

这是叶子请帖里的话,封面是他们的合照,精致又漂亮。

我想,叶子的余生,一定会过得很幸福。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别人的故事感兴趣,记录,书写,然后抽丝剥茧,连走路的时候,都在试图剥离一些难能可贵的东西出来。

我知道,一切都在变,也许明天,叶子的店里就放快乐的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