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时以晚归》(28)

夜幽风静,新月如钩,宋念晚坐在桌边,皱着眉头,一口一口地喝药。

出了青州,爷爷便开始让她喝药,喝了这些日子,倒是忆起些前程往事了。

桌子上,摆着一个清雅洁净的玉佩,朝上的一面,宛然呈现出一个“司”字。

宋念晚的手指,慢慢地摩挲着玉光滑的表面。此刻,她如此清楚地知道,如果把玉佩拿起来,冲着月光的话,便会看到看到“司马”二字。

徐州司马,这便是司马家的信物吧。

宋念晚现在已经可以记起,给她玉佩的那个人的声音了。就如山间缓缓流淌的溪流一般温柔,但是他的样子,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半月前,爷爷在司马家,便是将这块玉佩递给了小牧。

当时,小牧疑惑地盯着自己,许久后笑道:“他要护着的人,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

爷爷只是点了点头,转身看向自己:“晚儿,先在司马家住些日子,小牧和琦玉都会好好对你的。”

“爷爷,你要去哪里?”分明是分别的话语。

“我要去趟元都。”

“我要和爷爷一起去。”

“我去处理些旧事,事毕就回来找你。”爷爷道。“你身边有个武艺不俗的小子,爷爷终于可以放心离开几日。”

说这话时,李以时倚在门边,遥遥看过来。

宋念晚心中生出寂寞的感觉,然后轻轻地点点头。


风朗日清,是近些日子难得的好天气。

这些日子,宋念晚与司绮玉相熟了起来,这才知道,她原来是这样的女子。

以自己的容貌为荣,却不愿意让人见到;明明爱说爱笑,却偏偏总是做一副清冷的样子;总是像对什么都不在意,其实最是看重别人的看法。

如此矛盾的一个女子,却让人喜欢的紧。

宋念晚一行四人,围坐在花园的石桌旁,听司琦玉讲起了过去的一段往事。

牧家的先祖就是当初与司马同决斗的无名剑客。

那个剑客,武功尽失后,便开始经商,倒也成了富可敌国之人。

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心思,那个牧氏剑客结识了当时的司马大当家。从此之后,司马家与牧家便成了莫逆之交。

慢慢便到了小牧的父亲,牧当家这一代。

牧当家是一个十分随性的人,他不喜经商,便将所有家产全数赠给了司马家,自己则跑去学武。后来,也不知从哪里学了些武功回来,竟是一时之间难遇敌手。

那个时候,司瑞言曾经笑言。“牧氏功夫以诡异奇快见长,最适暗杀。”

只是这一句话,竟真使牧当家做了杀手,并一手将牧家壮大成和司马家并立的存在。

江湖上的人都不知晓,司马家之所以能够找得到牧家,就是因为两家深厚的交情。

这两家人,从牧当家开始,便一起生活在徐州,生活在那个司马家的大院中。

“那么牧当家现在还在司马家吗?”宋念晚问道。

“谁知道呢?”司绮玉不甚在意。“司马家那么大,少了个人也不知道。不过,那个人最喜欢到处跑,说不定又去找瑞言打听江湖秘闻去了。”

“瑞言?”宋念晚不明白司绮玉和曾经的大当家究竟是何种关系。

“嗯,司瑞言,我的舅舅。”司绮玉笑道。“我从小就未叫过他舅舅。他对于我,似兄似父似友。”

“似兄似父似友……”宋念晚喃喃道,像是被勾起了某种回忆。“就像是韶锦吗?”

司绮玉听到宋念晚口中的这个名字,似是愣了一下,然后粲然一笑,拉起了宋念晚的手:“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  第79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