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的我不是我(20)

我和司诺提着2袋子蔬菜水果去他家, 司诺脱下西服,系上围裙.从一王子变一厨子.他在厨房里喊到:'诗诗,从冰箱里给我拿块姜',我象个兔子一样,从客厅蹦到厨房,然后再蹦回沙发打开电视.司诺在厨房又喊到:'你个小没良心的,我给你做着饭,你看着电视.'我吃着洗好的水果,坐在沙发上笑的肆无忌惮..

司诺把4菜一汤摆上桌的时候,我的一个苹果还没吃完..盘子里边是他自己做的鱼。流着芡汁,颜色很好看。玻璃碗里盛的是用鸡蛋拌的土豆色拉。另外的盘子里边有腰果虾仁,还有西蓝花。

“要不要喝点酒?”司诺边解围裙边走像酒柜。“喝点红的?美容”

“行,不过就是后劲比较大,一会该脸红了”我摸着脸说到。。

“没事,红点好看”,司诺说着找到开瓶器,砰。一人倒了半杯红酒。

他坐到我对面,有点害羞的说:“开动吧,尝尝我的手艺”。

我拿筷子夹了一口,不禁说道:“做菜的手艺很棒!好吃 ,你学过啊?”

““我哪儿学过呀!从小爸妈特忙,家里没人做饭,只好自己动手,还有个原因是因为喜欢吃,在外边看到的好吃的,我会问厨师怎么做的,自己完全是凭兴趣,瞎做罢了。然后没事和你一样拍照片,发到博客里,显摆显摆”

“你看过我的博客?”我惊讶得小声叫了起来。他倒很镇静:“鳄鱼给我的”

“啊,他怎么知道的”我更惊着了。

“小傻瓜啊,杜鹃给的呗”。我暗暗在心里抱怨到,杜鹃啊杜鹃,你这个叛徒。已经这么快就和他们一头了

我又吃了一口虾仁,吃起来很有嚼头。嫩而不软。

“干杯。”司诺把杯子举起来。

我也举起来和他碰了一下。默契的都干了。像喝啤酒一样。。少了又闻,又品,又抿的步骤。看着司诺喝完看着我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又不由自主得笑了。

吃完饭,我要站起来收拾,司诺死活不让。拉着我坐到沙发上。

“诗诗,你的头发都乱了。”司诺把挡在我脸前边的长发别到我耳朵后边。

我望着司诺,问他:“我们现在算什么呢?”说完,我双手抱着胳膊地低下了头,等待司诺的答案。

现在问,只是因为我突然想起了杜鹃曾经说过的话:“好多人喜欢他,他不安全”。。想起这些,我有点失落,并不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而是觉得司诺太过优秀。假如能够允许自己再爱上一个人,接下来的日子或许会好过一些,可是目前自己似乎还不具备再爱上一个人的能力。我过的不确定,不确定自己的想法,不确定司诺的想法,我 迫切的需要他的答案。

不想让自己过的暧昧,我需要一个明白的名称,有时候再想这样是较真还是什么,就算现在社会上一夜情泛滥,不认识的陌生人都可以拥抱接吻,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分道扬镳。我做不到,一直觉得性是建立在爱情上面的,有时候特冲动的想去爱,有时候又感到没有爱的力气,而大多数时候则发现已经身心俱疲。。

司诺好像看出了我的失落,他把我的脸捧起来,对我说:“你是我女朋友,不是朋友。我喜欢你。你对我很特别,说不出来的感觉,我是说真的。虽然这听起来特tmd俗。不过我还是得说。从我第一次见到你,也许你会认为是在饭店的大厅里,其实并不是,而是有次去鳄鱼的公司找他,然后看到他在看一个博客,看的聚精会神的。我就随手要了过来。后来有次在家没事打开,就看了下去。”

“然后呢?”我接着问。

司诺老老实实地答道:“就看了你的心情,看了你的照片,看了底下的许多回复,突然发现杜鹃是你的好朋友。”

“然后呢?”我极力镇定地继续问。

“丫头,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啊,后来我就和鳄鱼杜鹃吃饭,就认识你了。认识以后,就相见恨晚了呗”

我使劲捶了司诺一下,那会儿,我的心情七上八下的,说不上为什么,就是鼻子突然酸酸的,但是我没有,咬住下唇硬生生地将眼泪咽了回去。我要笑,确实,当一份感情来了的时候,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顺其自然,不去勉强自己。我拥抱了司诺,他也拥抱了我。

那一天,我们毫无顾忌地说笑了许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