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0)

字数 3470阅读 204
图片来自网络

文/玄宝

第二天小慧来找他,委托他找一个堂妹,据说小慧爷爷出西洋之后,陆陆续续把家里人都接出去了,独独留了大儿子一家在穗城,原本还打算再回来的,后来却因为战乱和其他的可说不可说的原因,一直没回来,时间一久,大家的联系也就淡了。

倒是前段时间,前段时间打听到大伯这一支还有两个女儿,一个人在穗城生活,貌似不太如意,她奶奶一听便老泪纵横,说是郑家欠了大伯一家,如果能找到就多照顾,她愿意就接来英国,如果找不到,也算是尽人事了。

许家明被这些一表三千里的亲戚弄晕了脑袋,闹了半天,原来小慧是寻亲来的,见周慕南的家人也只是顺便,不知道多洒脱,亏周家还一副如临大敌的戒备状态,看样子恐怕是虚惊一场了。

本来许家明不接这样的寻人案子,辛苦不必说,总觉得太过琐碎,消磨人的心智。毕竟这是小慧的事,他们在英国的时候交情虽说不上特别好,但现在因着慕南的面子,便答应下来。

作为律师,大海捞针地找一个人,许家明自是有自己的手段,几天之后便有了消息,得知郑言慧的堂妹郑欣然不知怎么到了深市。他查了一下郑欣然住的小区,深市市中心前几年才开的楼盘,她是业主,一次性付全款,照说经济是不错的,但是看相片却觉得她比小慧老了十几岁,一脸憔悴和苍老。

许家明心说不妙,这个郑欣然怕是对什么药物上瘾了。想了想,还是把资料拿给了郑言慧,无论如何,她最有权力决定一切。

郑言慧看了之后,皱紧眉头,点了根烟,半晌才缓缓地说:“家明,拜托你,陪我走一趟?”

许家明应承下来,他刚好有个案子要提前开会,先一天过去。

那天一大早他们就按照侦讯社提供的地址找上门去了,周慕南不放心,跟着郑言慧一起来了。

敲门的时候,里面一阵咒骂声,有男人也有女人的,开门的是个顶着鸡窝头的男人,光裸着上身,双手还在系裤带,嘴里不干不净地问候按门铃的家里人。

然而一抬头看到门口一身正经打扮的二男一女,立即像是老鼠见了猫,衣服都来不及穿,推开站在门前的郑言慧,便夺门而逃。

若不是周慕南扶住,郑言慧几乎要被撞跌在地上。

里面还有个衣不蔽体的女人,也是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走出来,努力睁大眼睛,但显然是瞳孔涣散,精神不集中,典型嗑药过多的后遗症。

门外的三人各自对视,犹豫着要不要踏进里面充满异味又黑暗的房子里。
倒是郑欣然擦着眼睛出来,扣住门,问:“你们找谁?”

许家明清清嗓子:“请问是郑欣然家吗?”

郑欣然像是清醒了一下,有点愕然,好像惊讶居然还有人会上门找自己:“我就是,你们是谁?”

郑言慧看着郑欣然,轮廓还是像她的,明显看得出被毒品折磨得不成样子,说出一早就准备好的台词:“欣然你好,我叫郑言慧。”

郑欣然用长满斑点的手拉了拉敞开的衣领,歪着头,在想自己是否真的认识这个人,然后咧嘴一笑,露出一早被腐蚀发黑的牙床:“不认识!”

说着便要关上门,郑言慧拦住她:“我们是不认识,但是我们有共同的奶奶,我也知道你过世的父母。”

郑欣然放弃关门,又看看他们,无力跟他们纠缠,揉揉头发,打了个呵欠:“进来再说。”

三人几乎是屏住呼吸走进去的,屋子里尽是乱七八糟的衣服,桌上凳子上凌乱放着几张锡纸,角落里都是吃过的盒饭,不知放在那里几天了,发出怪异的臭味。

看得出来原先装修跟布局都很不错,现在却被弄得乌烟瘴气,四处垃圾,辜负了设计者的心思。窗帘大概有一百年没有拉开过了,大厅里仅靠一盏小小的白炽灯在照明,长长的电线吊着一个灯泡,因为放得太低,周慕南经过的时候肩膀碰到,整个灯一晃一晃的。

大概是窗没关紧,窗外的风吹过,窗帘晃动了一下,从外面不小心闪进一丝丝光线,竟然把郑欣然给惹火了,她甩出一连串不堪入耳的脏话,怒气冲冲地过去把窗帘再拉紧了一些,这一动怒,发出狠狠的粗气,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对抗。

回头看到三个没处下脚的人,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把一些堆在凳子上的衣服推到地上,指着几个空位让他们坐。

郑言慧首先坐了下来,她是来找妹妹的,带着坚定和诚恳。

“欣然,说起来冒昧,我是你的堂姐郑言慧。但…”好像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欣慧想了想才说,“但是我们没有见过,我们在英国。不知道大伯有没有提起过?因为奶奶说我们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有联系过了。”

郑言慧语速一快,中文就不利索,还在想着怎么组织词语。

郑欣然突然有些不受控制地跳起来,吓了三人一大跳,只听她揪着郑言慧的衣服,十分用力,开始抽搐:“不管你是谁,你有没有钱?快把钱给我?有没有钱?一百块有没有?”

“没有吗?那五十块有没有?快给我钱!给我钱!”说着不顾一切地去抢郑言慧的包,“一定有,一定有的,快给我!”

瘾君子一旦发作起来,便什么也不顾,即使身体虚弱,力气却突然大得像蛮牛,周慕南跟许家明两人用力才把她跟郑言慧分开。

好个许家明,竟然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条绳子,跟周慕南把郑欣然双手反绑起来了,任她怎么辱骂怎么求饶都不手软。郑言慧想去帮忙,竟然被郑欣然一口咬住小手臂,不肯放开,若不是周慕南从后面大力敲郑欣然的脖颈,又用力捏她双颊,恐怕她要从郑言慧手上生生咬下一块肉来。

也顾不上旁边的衣服有多少天没洗了,周慕南随手拿过一件,把郑欣然的嘴巴绑起来,有的瘾君子毒瘾发作起来神志不清,他怕郑欣然太过痛苦,把自己舌头给咬断了。

待彻底绑好郑欣然的手脚之后,三人都出了一身汗,尤其是郑言慧,脸色苍白,当初带着一身正气来,现在十分沮丧。

许家明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帕递给她,拍拍她的肩膀, 让她定定神:“别怕,她是毒瘾发作了。”

被绑好的郑欣然突然开始全身痉挛,嘴角有白沫渗出,额头的冷汗一滴一滴下来,脸上的表情痛苦万分,她挣扎着爬向墙角,想要用力拿头去撞墙,却无奈力气不够,发出一阵小小闷闷地碰撞声。

郑言慧也不是没见过伤亡的人,此刻还是被震惊了,恻隐之心还在,上前去用了十分力气抱住她,用眼神征询许家明的意见。

许家明抹开头上的汗,问她:“我在这边也有几个熟人能帮上一点忙,送她去戒毒所可以。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效果也是微乎其微了。你现在是家属,如果你同意的话,我马上就联系他们。”

郑言慧对国内的许多程序都不熟,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

许家明立刻掏出手机联系了深市的几个朋友,戒毒所的车很快就到了。

上车的时候,郑欣然恨恨地盯着他们三人,仿佛要在他们身上剜出一块肉。她是不情愿去的,后面估计还要闹出一些风波来,郑言慧这次的亲寻得太过师出不利,许家明按照以往的经验推断,并不看好。

郑言慧也有些累,站在周慕南旁边,周慕南拍拍她的手臂,无声安慰。

至于她奶奶那边,看样子也只能无限期推迟了。

来人跟许家明交接了几句,示意他们晚点可以送些洗漱用品到戒毒所,显然戒毒所的医务人员对郑欣然并不陌生,这不是个好消息。

三人又匆匆上楼去想给郑欣然收拾换洗衣物,看了一下,实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只能空手下楼,准备到商场去买些新的。

上楼的时候,许家明总觉得在电梯里一瞬间看到一个熟人,但是那个女人穿着运动服,戴着帽子,大概是刚跑完步回来,低着头微微喘气,按了楼层之后,便走到最后去看手机了。

许家明家教极好,修养不许他的目光在某个陌生人身上停留太久,况且还隔着几个人,刚好周慕南跟他说话,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也就没再多想了。

处理完郑欣然的事情之后,也是下午了,准备回穗城的时候,周慕南坚持带郑言慧去医院包扎,必要时候还要打狂犬疫苗,许家明想笑,又笑不出来。

回程途中,周慕南开车,郑言慧坐在车后面睡着了,车里播着邓丽君缠绵的《在水一方》,一时间车里有些沉默。

不少不曾归国的华裔受了上一辈的影响,对中国歌手的认识都只停留在邓丽君那一代,华人世界知名经典的情歌几乎都出自她口,郑言慧来穗城,说要多了解国内的情况,幽默如周慕南,竟然给她买了许多邓丽君的碟子。

刚好这阵沉默让许家明有了点空闲,思绪却飘到了早上在电梯里见到的那个高挑女人,虽然没看到她的脸,总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脑子里模模糊糊闪过陆匀之的脸。

像是不敢确信,又摇摇头,再咬咬牙,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周慕南见他动作怪异,自上车后便有些魂不守舍,问他怎么了。

许家明笑:“最近工作压力大,有点敏感,好像出现幻觉了。”

周慕南没讲话,半晌才接了一句:“我回来之后也经常有幻觉。”

许家明没有再接话,过了收费站,突然转头说:“慕南,改天我们出来再喝过,叫上顾沁宁,大家也好久不见了。”

刚从收费站笑容甜美的“收费小姐”手上接过小票的周慕南转头看许家明,一脸疑惑:“叫上谁?我们系的吗?”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9)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1)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昨天有朋友留言问,许家明和陆匀之他俩啥时候能见面,我以为今天就能的,但是,我好像预估错了......

欢迎多多留言点赞~
再一次,感谢每一位点开文章的你,谢谢鼓励~
比心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