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铁千元征文丨人偶师与人偶的爱情

文丨维薇安米    参赛编号:942

图片发自简书App


【 楔子 】

西历50010年。

人类数量由于越来越紧缺的资源以及恶劣的环境而急速减少。

而为了满足人类社会劳动力缺口,以及填补人类感情需要,人们开始大量制造人偶,来代替人类做事。

这类人偶是人工智能与人类克隆基因合成的产物。

他们拥有些许人类意识,但又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人”,没有血肉的他们很少生病,但出了故障需要送到维护中心,交给人偶师修复。

本文想要讲述的就是人偶师和人偶的爱情故事。

希望你们看得开心。

【 Chapter1 纪墨 】

那是一个七月流火的时节。

人们每天出门都要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才能抵御那日益强烈的紫外线,保证自己身体完整健康。

这个时候的臭氧层已经十分稀薄,阳光从没有屏障上空云层射下来,烤灼着每一寸大地,已经看不到自然绿意,连草根也没有,只有人造公园可以让人回溯万年以前的自然景象,环境实在是十分艰苦。

在这种环境下,人类尚且过得艰难,名为“Hybrid Child”的人偶更是经常故障,因而人偶维护基地的人偶维护师们开始了连日连夜的加班,争取将高温下故障的人偶早日修好,快些送回到他们的主人身边。

由于人手不够,作为被实习基地重点培养的,人工智能与基因克隆专业的研修二年级的我,也只好被教授督促,去帮忙修复维护那些从城市各个地方成堆送来的人偶们。

然而我发现与此同时,和我一起被分配到同一个修复室的,还有那个少言寡语的同级生——纪墨。

同学间相处两年的时间,没有和纪墨说过几句话,也没有见到过他脸上有过什么丰富表情,他似乎也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同学间也一直只是知道对方成绩很好,记忆力超群,可以将看过一遍的资料短时间整理出来,并且熟练使用,他看起来简直不像一个人类,除了那双灵动的会说话的眼睛,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类烟火气息。

我推门进入修复室,纪墨正认真的用手梳理着操作台上的人偶头发,我有些忐忑的向他打了个招呼:“你好啊,纪墨,教授也喊我来帮忙了,你记得我吗?你的同学苏眠。接下来的三个多月,我们就好好的,互相帮助,一起好好修复好这些人偶吧。”

纪墨点点头,侧身转向我,好看的琥珀色眼睛里表达出欢迎意味。

纪墨拿过衣服递给我,轻声浅淡着说:“你好。苏眠。请换上你的工作服。”

我接过并换上衣服。

我很好奇的看着纪墨的那双手。

那双手白皙近乎透明。骨节分明中又透着几条浅淡的青色血管。

感觉是十分温柔的一双手。

而这双手的主人表情寡淡。少言寡语。

他全身最充满感情的地方——仿佛只有那双琥珀般的眼睛了。

他说:“用消毒巾擦拭干净你的手。然后请帮我拿一下酒精。我要干燥一下这只人偶的皮肤表面。”

我回过神来“噢”了一声,迅速擦拭了双手,然后将酒精递给他。

他的手真的很轻柔,慢慢的擦拭了人偶的皮肤表面,帮这只女性人偶换上衣服,我帮忙扶着人偶,轻轻将人偶放进一只铺好被子的箱子里——这就简单完成了。

这只人偶没什么大问题。而且很漂亮。

听说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不在了,是为了填补那家长辈的感情需要,精心制作出来的。

这类人偶跟人工智能家宅用的劳动型人偶相比,他们拥有人类记忆,健全的语言功能。

这类人偶基本上是一人一偶的模式。

主人若是消亡,一般这类人偶也会自行关闭程序,选择一同消亡。

实在是一种充满着悲伤的人工生命体。

纪墨轻轻扫着那人偶紧闭的双眼。

我想着:或许人偶们并不能了解人类真正的悲伤。只是在人类看来他们的命运是悲伤的。因而我也不必过多感慨了。


【Chapter2 被销毁的30号】


那天教授正在指导,忽然指着代号108的人偶问道:“负责这108号人偶头发的是谁?”

我心中打鼓,看了看108号,确认自己是好好照料了那只人偶,于是慢慢的举起手,我表示:“教授,是我在照顾108号,我确认他各项指标完整,容貌体表也完全清洁干净,难道它的主人不满意吗?”

教授宽慰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安啦!是太满意啦!它的主人让我来夸夸这位照顾他家108的人偶维护师……她说下次还会指定你来照顾维护108的……那这段时间就多拜托你和纪墨啦!”

人偶的主人们喜好不同,一个月下来,有的人偶主人喜欢纪墨养护的人偶,也有偏好我养护的人偶。

所以我和纪墨分工合作,有时候也互相帮忙,互换工作内容。

相处的十分和平。

有时候修复起人偶来,两人平心静气,相对屏息凝神,仿佛两人都是宗教修行者,认真维护修复手中的人偶。

那一天我托住人偶的后脑勺,纪墨戴着口罩,他正认真细致的清理人偶身上的脏污,他忽然开口问我:“苏眠,你知道之前还有人在帮忙修复人偶吗?”

我想了想摆正人偶关节,然后点头说:“听教授提起过,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应该是快要毕业的学长之类的,不过已经辞职了吧,听说违反了纪律条款,具体就不知道了。”

他轻柔梳理着人偶头发,然后淡淡说:“听教授说那个学长迷恋上自己修复的人偶,他工作的半年里消失许多人偶,好像带着其中某一只人偶私奔了,于是人手不够的情况下才会喊我们来帮忙吧。”

纪墨难得有聊天兴致,我认真等着下文。

他给人偶编起了发辫:“不过呢,我想总是在这个地方独自面对着人偶们,确实会很容易变得奇怪吧。”

我点点头,不晓得纪墨为什么忽然发起了感慨,只是觉得他今天挺能说的嘛,于是问:“你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吗?咋今天这么能说——”

纪墨用琥珀般的眼睛看了看我,然后微微摇摇头,脱下工作服叠放好,拎着保温壶,准备去食堂吃饭。他问要不要帮忙带饭,我摆摆手:“我这边人偶挺多的。你自己先去吃吧。我一会儿就好了。”

纪墨离开操作间,我望着满房间的人偶,忽然觉得有些怵得慌,想着说:的确啊。如果一个人在这里做着这样的工作的话,换了谁,都一定会吃不消的吧。

下午,纪墨帮我一起修护人偶,他一边擦芯片一边说:“你有见过人偶活动时的样子吗?”

我说:“没有。基本上修复好都送到他们主人身边了。你呢?”

纪墨说:“只有一次。”

结果当天晚上就见到了活动的人偶,教授很紧张的抱着30号人偶冲进来:“有些突发状况,你俩帮忙加个班吧!苏眠帮我打开30号的开关。”

30号人偶坐在沙发上,慢慢睁开了美丽的绿眼睛,她轻声问道:“这里是哪里?”

教授弯下腰,双手撑在膝盖上,轻声解释:“这里是维护中心喔!吵醒你!不好意思了……是这样的啊,有件事不得不现在通知你,你的主人在今天早上忽然去世了……”

30号人偶慢慢垂下了头,她看起来有些难过:“是……吗?”

教授继续问她:“请问关于你的去留问题,你的主人在离世前是否有安排好呢?”

30号人偶点头:“有的。他说到时候请拜托维护中心的人员帮忙销毁。”

教授点点头:“那就尊重他的意愿吧。”

纪墨忽然阻止了教授:“等一等。这样真的好吗?”

纪墨继续耐心问30号人偶:“请问‘销毁’指的是将内部资料替换掉的意思吗?”

30号人偶回答:“不是的。是本体和资料一起消亡的意思。”

纪墨问教授:“难道只是替换不行吗?”

教授没有说话。

纪墨又问30号人偶:“我会试着照顾你。这样也不行吗?”

我不大理解,平时没什么情感波动的纪墨,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于是出言想要说两句:“喂喂你……”

然而纪墨接着握着30号人偶手说:“你还能活着。就这样消亡太可惜了。”

30号人偶很感激的点头:“非常感谢你能这样为我们着想。但人偶是没有办法改变主人遗嘱,我胸腔的芯片记录着主人遗嘱的内容,请遵照主人的遗嘱将我燃烧后的灰烬和他一起下葬吧。谢谢你们这段时间照顾我。”

……

30号被销毁了。

教授坐在销毁室外面的椅子上,不停抚摸着他的小心脏,他一脸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望着纪墨:“我以为你要变得像你们学长那样奇怪了呢!好在还是遵从了人家主人意愿将30号销毁了……想不到人工智能有时候也是会预出想外的状况呢!”

我拍了拍纪墨的肩膀。表示了一下安慰。

30号一直是纪墨负责照顾的人偶,已经有了深厚感情了吧,看到动起来的30号,纪墨会产生救助她的想法也是理所当然了。人偶有着比人类更美丽的外貌,更温柔的心灵,被销毁确实令人唏嘘。

不过真是没想到,纪墨意外的是一个浪漫主义的人呢。

我这样想着时候,教授忽然说:“苏眠同学,你可千万不要变得像之前的那些家伙一样对人偶产生多余的感情哦——维护中心会变得很麻烦的啊!”

我乖乖点头说:“哦。”

我想。我是不会喜欢上人偶的。

毕竟身边大活人那么多啊。

【 Chapter3 想知道你手的温度 】

基本上来说——纪墨是个少言寡语的人。

而相处这段时间里,偶尔会交流一下喜好,对书籍CD等爱好出乎意料的相合,纪墨虽然看上去很冷淡,而30号人偶事件后,看得出纪墨有着浪漫主义者的认真,这份情怀是很值得欣赏。

那天,我的手指不小心受伤了,不能细致清理人偶内部,于是纪墨来帮忙。

再一次感叹——他的手真是一双温柔细致的手。

不过他手中的人偶是女性外表,清理内部以及触摸表面肌肤的时候,看在眼里莫名有些让人不好意思。

纪墨忽然抬头:“怎么了?哪不对吗?”

我觉得自己联想太多了,对人偶和纪墨都有些不大礼貌,于是老实回答:“没什么。只是刚刚觉得你的手放在人偶体表的画面有些情色感——不过是我联想太多了。这是人偶维护师日常该做的事情……这种想法对你和人偶都不合适。非常不好意思了。请你继续吧。”

纪墨忽然不说话了。

我连忙补充:“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表达你的手很好看,很认真也很细致的意思。所以请不要放在心上。”

纪墨安静了半晌,清理好了人偶,然后忽然说:“我想和活着的人类恋爱。”

我有些莫名其妙:“难道你喜欢上人偶了吗?”

纪墨没有说话。

我把工作服换下来放在柜子里。准备去吃一些好吃的补充体力。

锁上柜子,一回头,纪墨忽然吻住我。

然后他抬起头说:“我想和人类恋爱。”

我擦了擦嘴,手中攥起一个电磁炮扔向他。

他顺利躲了过去。

我有些理解不能问他:“纪墨你脑子还好使吗?!你莫名其妙说什么鬼话?!你莫名其妙做什么——鬼勾当?!”

纪墨眨了眨眼,像是在运转大脑,然后他认真无辜着说:“挺好使的。记忆力和反应力都运转良好。我的大脑告诉我——它喜欢你。”

我攥起电磁炮扔到他的脑袋上。

纪墨这次也没躲。依然很认真站在原地。

然后我呼出一口气说:“这实在是太唐突了。你所作所为简直让人吓一跳。我——”

后面的“拒绝”两个字还未说出口。

纪墨轻轻握住了我垂在身后的双手。

纪墨说:“不可以吗?”

很温柔的双手触感。

鬼使神差。

我说:“可以。”

纪墨琥珀色眼睛里好像绽放了光芒。

亮亮的。

让人心动。

【 Chapter 4 人工智能的情感 】

纪墨的手握起来确实很舒服。

温度不高。也很柔软。握着很有安心感。

握着手去了海边、去了山顶、去看了看星星。

而维护中心里。

我们互相帮助着完成修复人偶的任务。

那一天,我一如往常的走进维护中心,看到工作室门外地上的血迹,感到有些惶恐:发生什么事了?

玻璃门里面传来教授询问声音:“你还好吗?头有没有破开?你打开开关试试……”

我了然继续想:人偶也会流血吗?

教授继续数落道:“真是的啊……这一带什么时候出现这样多小混混了……真是好巧不巧砸到你脑袋上……你这样的类型……砸坏了我可也不知道怎样修复哇……”

我从玻璃门里看到那人偶的背影。

忽然觉得有些熟悉。

我感到有些不安起来。

教授查看那人偶脑袋。

然后教授冲着那人偶耳朵大声问:“能听得懂我说话吗?你听得见声音吗?纪墨——纪墨——听得到我说话吗?”

纪墨转过身点点头和教授说:“嗯。听得懂。听得见。”

……

那张脸确实是纪墨。

原来纪墨是人偶。

修复室里面教授继续自言自语:“你是新型实验体。人工智能偶尔会有出错的地方。还是精密检查一下比较好。”

……

我打开自己的储物柜。

有些不可置信。

我想赶紧回家。

纪墨看到我却很高兴的招了招手:“哟!”

他和我一起时,表情生动了一些,看到我总是很高兴,但他实际上是人工智能和基因克隆的合成体,并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该怎么办呢?

人工智能并不能真正了解人类情感。

那么现在的纪墨明白“爱”吗?

纪墨站到我的旁边,很高兴的拿出工作服:“你今天来的很早啊!”

我把他按下来一些,看了看他裂开的头问:“你脑袋没事吧?”

纪墨轻轻挣脱我的爪子,然后摸了摸后脑勺:“嗯。”

我招手说:“过来……让我摸摸你的脑袋。”

纪墨把脑袋递过来:“哦。”

我仔细的摸摸他的头发,很柔软触感,我说:“结痂了。”

我说:“我刚刚看到了——教授帮你检查。”

“……”

纪墨忽然抓着我的手抚摸着他的心脏。

他有些痛苦说:“这里痛。”

我疑惑:“心脏吗?”

纪墨琥珀般眼睛里有一闪一闪光亮:“是的。”

那光亮变成水滴流出来。

我惊讶帮他擦了擦眼睛。

纪墨竟然在哭。

他是有情感的!

我决定不必深究。

他是人偶也没关系了。

我知道身为人工智能与克隆基因的合成体的他——是拥有爱之能力了。

那么就这样在一起吧。不管明天怎么样。

【 Chapter5 他身上的电源 】

那一天后纪墨消失了两个礼拜。

维护中心的那间工作室只剩下我和教授。

教授有些不满的抱怨:“啊……纪墨请病假了……应该多派几个人来帮忙的……人家好辛苦啊……苏眠你说是不是啊……”

“……哦。”

教授问:“苏眠同学——你最近咋这么沉默啊?是因为纪墨不在的缘故吗?”

我点头:“因为纪墨是个能干的家伙啊。”

教授嘟着嘴说:“人家也是有努力认真工作!难道人家不能干?”

我“哈哈”笑着:“你也很能干!但是……我很想纪墨。”

想起来发现他是人偶那一天,在储物柜前纪墨仿佛为了安慰我,轻柔抚摸了我的头脸。

然后留下手温暖温度的他消失了两个礼拜。

再见到纪墨的时候,他摸了摸我的头:“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回来了。”

中午在食堂看到纪墨,我惊喜的跑过去:“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纪墨模仿教授说:“不工作没饭吃。”

我觉得很好笑:“怎么可能。你又——”

“不用吃饭也能活”这几个字我又吞了回去。

然后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豪迈问:“你啊身体没事了吧?”

纪墨一边换工作服一边说:“嗯,做过精密检查,已经没事了。”

我扎起头发放到帽子里:“是吗……你的人偶都在等你……他们只愿意接受你的维护……”

……

离开维护中心的时候,纪墨拉着我的手,问:“可以去你住的地方吗?”

我猛烈咳嗽起来:“啥玩意?你说这话啥玩意╭( ′• o •′ )╭☞!?”

我缓了一口气,纪墨继续说:“我的房间最近被安装有监视器。有些影响我睡眠质量。我可以去你住的地方吗?”

……

纪墨借宿时候很近距离观察了他的皮肤和手脚纹理。

他睡得很安稳,无论是心跳,还是呼吸都分明是一个人类,不禁让人怀疑——他真的是新型人偶吗?

早晨起来的时候,被抱住,他表达:“最近一想到你就好像要短路了……”

我喷出一口漱口水在他脸上:“你能好好说话不!”

给纪墨梳理头发时候,摸到他后背上的开关,纪墨握着我的手耳边轻声说着:“万一有一天我要故障了,关闭我的电源,联络教授然后你就回家,不要管我了。”

【 Chapter6 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取代你 】

纪墨:“你直接回家就好。不用管我了。”

……

午餐的时候,纪墨说:“明天希望你能和我去个地方。”

我吞了一口西红柿,问:“要去哪?”

纪墨没有说话,只是把盘子里的炒蛋分给了我,教授在邻桌看到表示抗议:“也给人家一点嘛!”

……

第二天,我和纪墨去了郊外的一栋公寓前。

我问他:“要在这个地方待多久啊?”

纪墨抬头看向前方:“出来了。”

我顺着他的方向看去,一个和纪墨容貌相似的青年,穿着轻便的卫衣牵着一只苏牧走了出来,那个青年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笑意晏晏的和电话里的朋友说笑,虽然长相和纪墨相似,却是一个表情生动的大男孩模样。

那个青年非常的阳光,非常的自然的走在马路上。

纪墨看着那个青年轻声说:“……那个人就是我的原型。”

我:“什么?你的原型?”

纪墨轻轻说:“你快去。从那个人面前走过就可以了。”

我:“啊?为啥?”

纪墨坚定推着我过去:“总之你快去!”

我被纪墨推到路中央,然后稳住身形,转身向他表示:“为啥啊?”

纪墨招招手,用唇语表示:“总之你快过去啦”。

我不明所以想着:这纪墨搞什么呢?他是认真的吗?这有什么意义吗?

虽然这样想着,我还是从那个青年身前走过,因为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把外套上的帽子拉起来戴起来了,我有些好奇看向那个青年,目光接触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紧张,于是快速跑过去了。

妈呀,那张脸,真的超像的。

我跑到纪墨坐着的那棵树后面,借着树的遮掩,微微转头看过去,那名青年正停在原地若有所思,神情堪称认真,大概也是觉得莫名其妙吧。

回去的路上我说:“这件事究竟有什么意义?”

纪墨忽然吸了一口气。

他神情有些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指尖微微迸发电光。

我紧张问道:“你还好吗?”

纪墨忽然向前倾倒:“苏眠,帮我关掉电源吧!”

我扶住他问:“为什么?”

纪墨说:“内部发生损坏。我的手够不到开关,帮我关掉电源吧。”

我摇头:“先去维修中心吧!”

纪墨:“之前答应我的事……请帮我完成。”

关掉电源以及联络教授……

我启动通讯,教授在那头问:“苏眠,怎么了吗?”

我有些着急的说:“纪墨,纪墨他好像坏掉了……”

教授停顿了一会儿,继续问:“你们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的通讯芯片好久没换定位了。”

教授:“啊,你把纪墨身上的芯片取出来。”

我照着教授说的取了芯片出来,教授说:“嗯呐,好的,知道你们在哪里了,我马上让维修中心的救援队接你们回来!不要太过着急!”

通讯结束后,纪墨那芯片残留的待机影像上是这样的画面——

“如果我消失后,你想见我,就去找今天见到的那个人,我想自己会喜欢你,应该是因为他的DNA的影响,所以他应该也会喜欢你……希望你喜欢上真正的人类。”

……

救援队把纪墨搬上了救护车,教授安慰:“要不你先回去吧。”

我认真的说:“我要去。我不想再也见不到他。”

救护车里走出来一个老爷爷:“好吧,你上车。”

那个老爷爷是将纪墨创造出来的人,他说了好多事,纪墨是新型试验品,为了观察他的性能,于是给他安排了人类的身份,放置他在现实生活中来评测他的能力。

他的感觉和感情很难传递给表情神经,所以表情看起来很寡淡,他也没有味觉。

“纪墨创造出来的第十一个月,喝了我给他泡的咖啡,他忽然告诉我‘好苦’这两个字,我惊讶极了,给他做了全身检查,发觉他的传导细胞正以极快的速度发生变化。”

“我想,是因为遇见了你——”

隔着玻璃窗看着躺在修护床上的纪墨,他继续说:“现在也是,纪墨对他体内剧烈的变化感到不知所措,也许即使昏迷着,他现在的内心也是充满波动的吧。”

“在他脑部受到重伤后,回到我这里接受治疗修复,他的情况就明显有些怪异了,所以我判断他必须要留在这里两周,好好观察一下,阻止他出去,并且实验中心给他的房间安上了监控观察。”

“可是他还是跑了出去。跑出去见你。”

“我们并不知道这件事,当时我告诉他,如果他的故障修复不好,两周后维护中心就要将他回收,几天前提供基因者的资料被偷看,也是他自己违规进入阅览室,我对这些行为感到惊讶,这简直就像一个孩子进入了叛逆期。”

“他们有心灵,有大脑,有感情,虽然是克隆和人工智能出来的产物——但他们也渐渐地变得和普通人类一样了呢!”

老爷爷这样感叹着:“是偶尔连细胞也会受到感情支配的单纯的人啊!”

我问他:“他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呢?”

他说:“等纪墨醒了我联络你过来看他。我希望你能教会这孩子更多的事啊……这样也许也是一件光荣的使命……”

……

纪墨睁开眼睛那天看到我显得很惊讶:“苏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敲着二郎腿:“因为我全都知道啦!”

纪墨微微笑了:“还能看到你真好。”

我趴倒在修护床上说:“你啊!别放那种待机画面了!真不是很吉利啊!”

纪墨点头:“那放你的照片。”

我:“……”

而后我找时间告诉他:“世界上并没有完美的人类。也没有可以取代你的人。所以——请和我好好的安心待在一起吧。”

寸铁千元征文大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