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的厚重(长篇哲思小说)第一百二十二章

96
AB774卢卢
2017.12.24 11:17 字数 1215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创/卢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天已黑下来了,洞内此时已伸手不见五指。喜旺仍无接近“仙女”的迹象,这是他心思缜密的使然。他感到自己要面临两大心战。一是面对“仙女”,必做到知己知彼并做到一举全胜,中间不可留半点纰漏;二是眼前这个景生,遇着这样一位“仙女”,肯定是有点爱情的萌芽就时时刻刻想作拜堂成亲,这种“食色”本能压不住,断然会欲速则不达,不定又会疯狂起来去“磨刀”(即自杀)。

传过来一阵野猪肉的诱人香味。而此时,喜旺与景生已饥肠辘辘。他们带有少量红薯的行理包袱乃在洞口,景生是没能力去取的,喜旺自己呢,自不可断了对洞那边“仙女”举动的观察,以使更有把握求仁得仁。他现在是一脑两用。这对他倒不难,他有这方面的特异,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同时又能与人滔滔不绝说他想说的。

景生说:“怪了,她它们不是吃过饭了吗。怎么还有这种野猪肉的香味风送过来呢?”

喜旺说:“也许那‘仙女’已知有朋自远方来吧。其实我们在洞里用火对付那七匹豺狗,现在我分析着,都是多此一举。可以这样说,那七匹豺狗和那怪兽都已非普通野兽了,他们对火早己习以为常,而且从‘仙女’与那怪兽饭后的那场练剑,以剑破棍看,那怪物武功真还不弱。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若非亲眼所见,我们真难想象,那个象人般模样的巨兽还有能练出高深莫测武学的智商。”

“那你看出那是什么剑路吗?如果你接近那‘仙女’,打起来,以你的武学修为能取胜吗?”

“很难,可能以一对一都难。这一方面是我已多年不练了,另一方面是我根本看不出那‘仙女’的剑路出于何门何派,古时的蛇拳,虎拳,猴拳等都是人从兽类中通过观察启发参透出来的,而‘仙女’那套剑,难道是由对那怪兽朝夕相伴获得启发参透出来的?”

其实喜旺已看出‘仙女’那套剑法正是自家密传剑法。他奶奶只传喜旺一人。这套剑法有其族规,不论那代都不可失传,练至上乘,可以剑气伤物,使树叶击人如子弹乱飞,顿使敌手变成蜂窝。喜旺奶奶已练的出神入化,所以那次鬼子进村,她在村口大树下插了那柄百廿斤关公刀,自已坐在刀尖上梳头,神定气闲,根本没将鬼子枪弹放眼中,因她可以自身剑气使树叶如弹飞击鬼子要害,以叶封喉使之立毙;自然,那‘仙女’还未练至喜旺奶奶的火侯。这也只有喜旺能看出来却不能说的秘密。

这些可作为喜旺的判断材料,却不能透露给景生。也许那“仙女”早已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才锅里煮着野猪肉,准备来次隆重的“人生几何呢”,野猪肉里,显然放进了极品佳酿,而她不出来“迎客”,以喜旺思考起来,也恰恰说明心智过人者的一种处理方法。这样一来,他更觉得帮景生与之比翼难度了。

他说:“以静止动,不管那么多,先研究我们自己这方面;比方你,想不想娶她为妻?”

“恨不得现在就洞房花烛。不瞒你说,我那根唬瘫了的‘枪’,经你一讲爱情的‘道’, 现在又钢性满满了。”

“那你会做风流鬼的,而且根本接近不了人家的石榴裙。”

“怎么说?那怎么办?你看那是什么?天啊,居然……”景生惊诧地张大嘴,一滴口水在偷偷地放着长线。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