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归途遇劫

    少年吃力地拄着剑站起来,拂去身上的灰和沙子,一双干燥的眼神呆滞地看了看空旷的沙滩上被风卷起的扬尘,以及远处的虞山,后者现在愈发朦胧了,似远似近,宛若飘渺仙境,想必是受了之前少年与仙人的刺激,现在散发出一些景象惊人的异象和气息。

    不过,少年对这些却是一无所知,只是感觉懵懵懂懂之间,从山上被送到此地。

    “这是什么情况啊,我还没拿到那长生果……“这少年欲哭无泪状,一只手使劲,狠狠地抓着沙滩中的沙子,一股不平之气冲了上来。这孩子倒是很好强,打定要去拿到那果子,竟然准备重回虞山。

    于是少年右手狠狠地把沙子向远处一甩,一个鲤鱼打挺,右手从沙地中灵活地顺了一口钢剑,左手握着行囊结,双脚一点,身体向上反身飞出,就准备飞速向着那虞山再次冲去。

    “娘,你等我给你拿那果子治病。“这少年咬着牙,双脚施展着步法,就准备继续快速冲出。

    突然,后面一股强劲的力量,却是直接将这小小少年的步伐生生给止住。紧接着,一声怒喝,直接把少年给镇了过去。

    ”你八辈姥爷的,姓虞的蛮子,你可好,让你那好娘在家里卧床一天,自己像个王八羔子一样游出去享清闲福咯。“

    少年听到自己娘亲卧床的消息,心头一震,回去望去,看是一黑壮士。这壮士口中骂骂咧咧,看样子是直接想把虞茵年给宰了。少年倒是认识这人,这黑壮士极猛,曾经双手一对黑钢大锤,一把戮神弓,震惊过边界这一片敌军。在几场小的边界战争中,这黑汉子极猛,直接率一个百人战阵,旋风般杀进对方阵内,见神杀神,见佛杀佛,搅个对方几座防御性阵法七荤八落,溃不成军。要不是自己过于耿直,还有战争导致的妻离子散让这铁汉子心灰意冷,恐怕这黑汉子早已升为那巡守一方的旋风将军,倒不会依然孤苦伶仃,居住在这海边的贫瘠的无人问津之地。

    这黑汉子力气极大,右手一提,就准备吧这少年扛在肩上带走。

    少年只是呆滞般望着汉子,紧紧抿着嘴,双手无力般垂下,便颓然地原地坐下,任由那壮士如拎小鸡仔般把自己提起来。

    一双铜铃大眼直瞪这少年,但黑汉子没说一句话。这孩子一听到自己的母亲受苦,就往往揪心起来,何况目前知道自己造成母亲卧病的过错。壮士心底里也是叹息几声,这孩子也过于命苦,本来一个无忧少爷,前几年就生生给那臭脸家主撵了出来,母子俩孤苦伶仃,全靠周围人以及几个同系族人出来接济。

    “你小子自己一个人出来,我也知道,你是为了你娘,所以去虞山找那什么果子。但现在不同以往,这虞山现在出现那异象,恐怕连那镇守使尊老都不能逼近,周围这一带乱成什么样子,何况你。“这壮士看着这少年,然后憨憨一笑,“不过也别担心,你娘现在也还安稳,刚才是我骗你的,也是怕你不跟俺回去。“

    这虞茵年听后,终是舒展开来,怒视这憨笑的壮士:“杨卿,你这人骗小孩倒是可以......我不去虞山找那长生果,我娘的体弱毛病又可怎么办。”这少年的娘,自从在被那家主赶出去后,平日里的府上上下尊敬的小姐,当家奶奶,生生撑起一个小家。趁茵年还小之时,就一人趁着,曾经养尊处优的她也是没抗下几年,落下个身弱体虚的病根。

    茵年长大之后,虽是主动担起重任,但母亲的病却愈发严重,于是这家伙偷偷出来去了那无人敢去的虞山。

    那杨卿斜眼,说道:“我看你连那山都近不了身。这山不知道是什么妖怪,就是镇守将军,连禁制都进不去。”说罢,便准备看着虞茵年哭丧着脸的表情。

    虞茵年反倒只是翻了几个白眼,然后看向那汉子,不过眼中稍带一点轻蔑,就将之前在虞山上经历的事说给那汉子听,说罢双手一摆,就准备看那壮士目瞪口呆的样子。

    然而,这杨壮士只是大笑,咧咧嘴说道:“倒是个能编故事的小儿,你倒是回来可以给汉子我的小店做做宣传的买卖。“然后忽而严肃地地对着闷闷不乐的虞茵年说。”不过,这之前你要先跟我走,要不在这乱麻子地儿,你娘也担心。“于是也不理会,任凭那少年在自己的手里乱扑腾挣扎,另一只手便拎着少年掉在沙漠中的行囊,就要带虞氏少年回去。

    浓重的夕阳之下,太阳神鸟轮回,只是华美的尾羽在天际远方散漫着华彩光辉,壮士背上趴着一疲惫的少年,两人正在这广阔的沙滩上飞速移动着,任凭光辉在远方慢慢的消散,褪去明媚的白色。

    壮士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这时候他倒不能丝毫分心。这沙滩极大,甚至可以称作一个小沙漠了,而且受那片海域以及虞山的影响,这里经常有人陷入奇怪的幻境之中,还有一些巨型蚂蚁的存在,倒是不留神便会留进来。

    “马丹,你个家伙害我,要是奶奶的亏死在这里,小爷我在地下一辈子都享你的福咯。“这汉子笑骂,在边界的黑夜,如果不是成群结队的人,是很难能活下去的。

    ”就你,还小爷……“虞茵年没说话,只是在心里骂道,这汉子虽然平日心好,到不至于一个人到沙漠里去冒险救他。平日里大家都是看着明白,杨卿也是暗自看上了茵年的娘,这汉子不至于脸皮厚直接上门提亲,但也平日要对茵年娘比别人好很多,当然平日里也是把虞茵年看成自家未来的儿子。

    只是,茵年却根本不甩这个烂好人汉子。

    杨卿见茵年不吭声,也就笑笑没说话。他虽然表面是个糙人,但心底里他很清楚虞茵年的想法,于是也没说什么,也不强求所谓的关系。虽然杨卿把心中那些不甘都藏了起来。

    突然,杨卿轻咦了一声。

    黑汉杨卿在军队中也是一个强者,不然也不会在边界战争中取得那般战绩。以往的对周围危险的敏感性让这个汉子感到一丝莫名的气息,这气息很淡,但却没逃过杨卿的感知。看来,这两人遇到了一些麻烦。

    “呆好。”杨卿沉声对一旁的虞茵年说道,同时另一只手握住虞茵年的胳膊。

    待得虞茵年还未反应过来,一声冷哼声传来,接着一道黑色人影从前方的沙丘边际闪现出来。

    “感知倒是很强。”这人影全身都覆盖在一身厚厚的黑色披风之中,砂砾随风起动,打在黑色披风上,竟然响起金属震颤声,这让两人都有些惊诧。不过那人影似乎并不理会两人惊异的眼神,低沉,沙哑,如同血山之中出来的老道杀手的声音紧接说道,“不过本尊不在乎你……只让那小子的行囊交给我,一切就结束了。”

    虞茵年吃惊地看着前方那道黑影,同时手中也是不由得紧紧地握住了长剑:这是个危险的人物,自己在这个人的手中,可能不是一合之将。于是不禁把目光偷偷瞄向杨卿,这是唯一可能能够对付这黑影的人。

    “这行囊,不过是这娃子带食物……”杨卿面不改色,慢慢沉声说道。不过话里语气带有一丝难以察 觉的怒气。不过他话还未说完,便被这黑色人影给不耐烦地打断。

    “十息,不给,死!”

    说罢,那黑色人影手中闪过一只黑金镖,直接甩出一股劲风,将那镖插在虞茵年身旁,带出的劲风直接在茵年的衣服上搽出一道长长的裂口。

    虞茵年低声叫了一声,顿时满头大汗,惊恐地看着前方。这个家伙,下手倒是极有分寸,将这个未 经过战斗的少年一下子唬住了。不过杨卿倒是丝毫未曾改色,作为一个出生入死的战神,这点恐吓人的手段,自然入不了他的眼色。相反,他迅速冷静了下来,立马转头对那呆呆的少年说:“茵年,将那包裹给我看看。”

    “九息!”

    听见那黑色人影冷冽的计数,虞茵年竟然有些犹犹豫豫,不过,反应过来之后,便是一下子把手中的行囊猛地抖擞给那杨卿。

    “八息!“

    杨卿冷冷地盯着前方,他需要看看这黑色人影在弄什么妖蛾子。

    不过,就在他打开包裹之时,淡淡的金辉一下从包裹之中弥散开来,同时,一股大道洗礼的气息也是缠绕着杨卿和虞茵年,这让在场的三人都是精神一震。

    “果然是那唯一长生果。”就是黑色人影都难以抑制情绪。长生为仙,这种契机何等难得,如果被他得到,想必日后登临巅峰之位也是唾手可得。

    杨卿也是一时发愣,这是什么,唯一长生果?这小子就这么好运地拿到了唯一长生果了吗。杨卿扭头,狐疑地看向那虞茵年。不过后者显然也是彻底呆滞住了,在虞山上的莫名其妙的事已经让他感到此时头脑的一丝混乱,让这个家伙现在也是一愣一愣的。

    “十息已过……呵呵,把那果子给我吧。”那黑影已经忍不住激动之色,甚至,杨卿可以看到黑影气息的细微颤动。

    不过,虞茵年只是有些紧张,他手中的铁剑紧紧护住胸前,眼神微眯看向那贪婪的影子。

    就在杨卿准备上前之时,旁边虞茵年直接竖眉大骂。

    ”给你大爷……那是本少的珍物,你这人倒是奇怪,凭空无故便抢别人财物,就不怕此地城主前来镇杀你吗?“紧张,断断续续地说出这句话,虞茵年死死地盯着对方。攸关母亲性命的事物,他根本不可能放弃。

    ”呵呵……不知好歹的家伙。“那黑影的声音彻彻底底冷冽了下来,如毒蛇般的死死盯着虞茵年的双眼,一时,少年的双腿都在不自在地颤抖起来,毕竟从来没有见过杀气,更是很难第一次就坚持下来。不过少年立起眼睛,咬牙,也是死死盯着对面那狠毒的目光。

    ”到现在还在强行逼迫,恐怕,你是不敢出手吧。“这时候,一旁的杨卿彻彻底底地压着怒气说话,右脚一迈,直接站在虞茵年的前面,”本爷爷刚才就不对劲,以你这种人的作风,恐怕是那些杀手都是比之不上,而现在还不对我们出手,恐怕是有些问题。“

    说罢,这黑汉子不知从何处掏出两把黑铁大锤,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睛死死盯住那有些沉默的黑色人影:”奶奶的,老子在战场上,像你这种虚张声势的王八羔子,没杀千人,也宰了八百!“

    那黑色人影沉默一会,最终还是怪笑了起来,“本尊是受了一些伤。“,那人转眼抽出一把长刺,双脚向后猛力一蹬,整个人爆起,几个闪烁便冲到杨卿面前,想要一枪戳死这汉子。

    “但是宰了你们这些不知名的喽罗,还是绰绰有余!”这黑影尖叫。很快,那长刺便逼近杨卿的喉咙,狠烈的劲风刮起沙子,迎面而来的沙风一时间让虞茵年看不清楚,连惊呼声都是不能发出。

    杨卿冷笑,果然预料一样,被戳穿了这人便怒起伤人,于是侧身直接拍在虞茵年的背上,直接把虞茵年从此处送走,然后一个借侧身躲过了那长刺,同时右手握住黑铁大锤一甩,瞬间,一股强劲直接轰在那黑影的胸膛之上。

    不过,这黑影也是老道高手,恐怕也是有一定的实力。就在杨卿轰在自身胸膛上之时,信念一动,长刺诡异地弯曲回来,直接抵住了大锤,然后黑影借力直接向后一个翻空滚。

    这让杨卿表情低沉下来,没想到是遇上了一个老练的高手而且还有这奇怪的兵器。不过没等他多想,数股劲风直接从那黑影后跳的方向射来。

    “奶奶的,这鬼暗器倒是多的很。”

    汉子怒骂,同时有些担忧,战斗势必会波及周围,到时候引出一些其他的怪物,对他还好,恐怕对虞茵年就危险了。

    于是杨卿双手舞动大锤,直接把那几枚黑金镖给击飞,瞬时间将大锤猛力往下一砸,巨力直接激起沙浪,接后,杨卿不断舞动双锤,甚至舞出狂风,最后在地上直接卷起一个小型的沙风暴。一时间让周围的环境变得有些迷茫,同时在沙风之中,数不清的沙粒打在那黑袍人影的金属披风上,发出一阵阵金属振颤的声音。

    “你这黑贼!”那黑袍人影咬牙切齿,陷入这沙尘暴中,沙尘打在盔甲上的声音极易让他陷入被动局面,还要去防那随时可能出现的偷袭。于是立马双手都是抽出一柄长刺,冷冽目光不断扫视,警惕着各个方向。

    杨卿可不等人,直接闪现在黑袍人影身后,然后舞动一柄威力巨大的大锤,直接朝着那人背部砸去。不过那人影也是反映灵敏,仅是在瞬间就是反应侧身躲过,同时右手长刺刺来,便想要想要直接取命。

    然而这汉子却毫不理会那袭来的劲风,似乎视若无睹,依然舞动另一柄大锤朝黑袍人躲避的反向轰去,同时,那咄咄逼人的大锤上笼罩着淡淡的赤色光芒,看上去威力无穷。这让黑袍人一惊,不过,生死之举,便依然咬牙将长刺向前刺去。

    “马丹,你这种渣滓还要我用修为去宰。“这杨卿愤懑道,看似不过一个小小劫匪,那老道的经验却让他感到十分棘手,这让曾经身经百战的他有些面色不好看。

    就在一瞬,杨卿的炽焰大锤先于长刺逼近之时砸在黑袍人身上,这一抡,直接让那人传出一声凄惨的叫声,不过还未喊完,他整个痉挛的身子便被杨卿这一锤砸进沙地之中,动弹不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哼。”熙宸冷笑一声,让分身都迎了上去。 虽然对方是石属性灵师,但众人一眼就能看出都是刚刚突破石属性的灵师。而熙宸...
    Minecraft小白_阅读 587评论 12 33
  • 此文承接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直圆到《三生三世枕上书》,再作续。相当于枕上书的前传和续写。有大量上古洪荒时...
    CH南苼阅读 148评论 0 6
  • 阴森的盯着平静微笑的萧炎,穆蛇长枪缓缓举起,体内的斗气,在杀意的催动之下,开始了迅猛的奔腾,身体表面之上,淡青色的...
    KunkkaWu阅读 40评论 0 2
  • 听着美杜莎女王这代表着拒绝的话语,很多人都是愕然了下来,虽说异火力量极其庞大,可对于蛇人族来说,这东西似乎并没有太...
    KunkkaWu阅读 13评论 0 2
  • 结婚前一天,我被退婚了,妈妈气的大骂,父亲叫了哥哥去讨说法,我,万念俱灰,不吃不喝躺了三天。 我想不明白,好好的,...
    苍榆阅读 1,829评论 27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