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要有神通?有神通不等于得道!

郑国有个叫做季咸的神巫,(古代专门从事祭祀、占卜的人,专以通鬼神为业。)据说能知人的生死、存亡、祸福、寿夭,预言某年、某月、某旬、某日将发生什么事情,料事如神。郑国的人见了他,都赶紧跑开了,生怕被他抓住看出什么来了。

列子见了季咸后,对他的巫术着了迷,(列子,列御寇。)回去就对自己的师傅说:“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先生所修的道是最高的道术,现在我看到有更高的道术了。”壶子听了之后说:“我教给你的只是表面的东西,还没有教给的是实质的东西,你怎么可能就得道了呢!要是一群母鸡没有一个雄鸡,又怎么产生鸡卵呢!你以尚未得道之心与世俗相抗衡,一定会被江湖小术所迷惑,所以使人看你的相。你设法叫他来,给我看看。”

第二天,列子带着季咸来见了壶子。那人出来之后,就对列子说:“嗨!你先生要死了,不得活了,不过十来天的时间了。我见到了怪异的征候了,我见到浸湿的灰了!”

列子听了这话很惊惧,哭泣着告诉了壶子。然而,壶子不以为然,却说:“刚才我给他出示地象,萌然不动不正,这大概是季咸所见到的我的至德之机的闭塞状态。你让他再来。”

又一个第二天,列子带了季咸再来看了壶子。出来之后,季咸对列子说:“幸运啊!你的先生遇到了我,他的病有好转的迹象了。看起来全然有活下来的希望,我见到了闭塞中的转机了。”

列子赶紧把刚才季咸的话告诉了壶子。壶子则说:“刚才我给他看过天地、阴阳两仪相合的气象,虚名实利都不得进入其间,而生机发动于脚跟。这大概是他见到了我的好的转机吧!你让他再来。”

再一个第二天,列子带着季咸来看壶子。出来之后,季咸对列子说:“你的先生心迹不定,我无法看清他的面相。设法让他静定下来,我再来看他。”列子把季咸的话又转告了壶子。壶子说:“我刚才给他看到太虚、心迹动静不相胜的气象,这大概是他见到我的阴阳平衡的气机了。鲵、桓这样的大鱼积聚在一起形成为渊,静寂明照之水积聚起来为渊,湍急流水积聚也为渊,渊有九种名字,这里就有三个。你再要他来。”

又一天,列子带来季咸来见壶子。然而,季咸还没有站定,就神态自失,转身就走了。壶子说:“快去追!”可是,列子没有追上,他只好返回了,他对壶子说:“他已经不见踪影了,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我没能追得上。”壶子这才说:“刚才我让他看到了怀道集虚、窈冥不测的意象,我忘怀无心,随顺物化,似无所执系,难以名状我究竟是谁,随之放任顺从,随之扬波尘俗,所以,他只好逃走了!”

自那以后,列子意识到季咸之术浅陋,壶子之道深厚,而自己没有学到真学问,于是请求返归,三年不出外,只在家里为妻子烧火煮饭,他给猪喂食如同给人喂食,对于所有的事情都没有亲疏差别。

在自己的习性修养上,雕琢复朴,像个槁木那么天真自然,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纷繁杂陈,他都不入于心,终生如一。

季咸所修的只是一种“术”,所以可以眩惑常人;壶子修养的是“道”,道不显露,人们自然不知其深浅。列子拿修养不深的功夫与市井流行的“术”相比,难免陷于困惑。而季咸之所以最后逃跑了,那是他意识到自己的小术难敌壶子的大道。

列子意识到自己的浅陋无知,能迷途知返,重新开始修养。而他所厉行的修养,集中在“雕琢复朴”几个字上,“雕琢”是依照修道的要求,经过精巧的用心,意志的磨砺,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真正的“道人”;而“复朴”则是“雕琢”的方向和目的。

不经雕琢,成不了大器;大器却必当是返还、复原于朴。就像壶子那样,连他的弟子列子也看不出“水有多深”,道有多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章结构 1.四段谈话,说明治国与人性之间的关系。 2.季咸为壶子看相:道的不同表象。 3.浑沌得七窍而死。 原文...
    295442de7134阅读 405评论 0 0
  • 《道德经》只有短短五千言,却涵天盖地、尽说人道,可谓字字珠玑、句句精辟,随便拿出一句都可以作为至理格言和人们的座右...
    秦东魁阅读 815评论 0 13
  • 风和畅行 之咏怀五十字 青鸟落叶桐 黄云万里风 我来决名客 风和以畅行 求问大慈士 尘露过天庭 唯将心相顾...
    YN_诺阅读 113评论 0 1
  • 近日,看到一篇题为“父母尚在苟且,我就不配追求诗和远方?”的文章,文章以较大篇幅的文字阐述了这样的一个观点:父母无...
    公上小娘阅读 545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