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向火 ,烧出温度,焚起火花/《白鹿原》

字数 2702阅读 366

   ——“田小蛾”,一个放荡不羁的女战士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写书评或影评有个习惯,就是爱扯一扯作品中的男主女主,因为按照我的逻辑,既然人家原著作者费大把大把的力气去刻画他们,那他们身上必然有某种或精彩或动人的品质。

作为故事的核心人物,作者眼里的宝,不写点什么窥探一番,对得起作者么?

在读完整部《白鹿原》后,我有考虑一个问题,他妈的这么长的一部小说,到底谁才是女主角呢?

鉴于很难判断,我捋了一下《白鹿原》这本史诗级小说的几条主线,如果是看时代主线,主线人物前期是朱先生,中期是白嘉轩、鹿子霖,后期是白孝文、黑娃、鹿兆鹏。依我个人来看,我更偏重于后期的那条线,因为这部分看的最精彩啊,而且也终于出现了女性同胞。

我定义女主的标准很简单,不是看她貌美如花,亦不是看她是否才华横溢,我就浅薄地看她和男主的纠葛程度。(如果谈前期和后期的两条线,我压根儿看不出有什么女主出现过)

所以呢,按照我的标准,女主头衔非“田小蛾”莫属了,她以黑娃妻子的身份出现在白鹿原,又以白孝文的情人身份堕落沉沦。

在我眼里,田小蛾既是美丽性感的小女子,也是让男人欲拔不能的毒玫瑰;她是不拘礼法的旧时代弄潮儿,也是对情人真心意切的床上客;她是奔放热情的的恋爱开放者,也是旧社会传统礼教下男权社会的被害者。

撇开她身上的其他负面的点来说,最吸引人的还是她从此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反抗精神,勇敢追爱,不亏待自己的身体,不顾世俗讥笑辱骂,敢和五个男人发生性行为。她活的算不上光彩,但她相较于白鹿原上的其他人,的确是活出了那个时代最放肆最妩媚的状态。

1.告别“性奴”遇真爱

田小蛾出身书香门第,是一个老秀才的女儿,在家人的安排下被卖给郭举人,成为一个年长她n岁的老人的“性奴”。

但这样一个年轻丰满的正值美好年华的女子怎会甘于被人当做泡药的工具,用阴道给老头泡枣(个人认为是很变态的一种行为~~),这于她而言,是侮辱性的糟蹋。女人最好的年华不应该做着最末等的事情,为了报复,她用自己的尿来给郭财东泡所谓的“营养品”。

在这里,我由衷地给她一个大写的赞,为她的聪明,为她的反抗,为她的大胆。

当黑娃来到郭家熬活打工时,小蛾瞅准了机会,成功为自己抓住了生活和生理上的稻草,她挑逗黑娃,启蒙黑娃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后又频频和黑娃做爱偷情。

她是风骚无畏的追爱人,她是不屈服于生活恶势力的勇者。

然而,没有什么地下情是绝对隐蔽安全的,当小蛾和黑娃的恋情被郭举人发现后,黑娃被解雇,小蛾被驱逐回娘家,听起来是噩耗,实际上是对她的一种解脱。不过,在传统社会下,因行为不检点而被夫家休遣回娘家的女人是为人们所议论的,是低人一等的,是抬不起头的。

当小蛾以最卑微的姿态活在娘家,饱受世人冷眼时,她的救世英雄黑娃带着曾经的承诺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娶了这个没人要的姑娘。

在今后和黑娃的平淡日子里,小蛾的几番话让我看到了她作为一个单纯可爱女孩的一面,她只是想有一份正常的爱情和生活而已。

> 文中她三次对黑娃说着同类性质的话:“‘我看咱俩偷空跑了,跑到远远的地方,哪怕讨吃要喝我都不嫌,只要有你兄弟日夜跟我在一搭……’”

> “小娥呜咽着说:‘我不嫌瞎也不嫌烂,只要有你……我吃糠咽菜都情愿。’”

> “‘黑娃哥呀,要是不闹农协,咱们像先前那样安安宁宁过日子,吃糠咽菜我都高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时候,最浪漫动听的情话不一定得是那种文采斐然的妙语连珠,也可以是这平淡岁月里耳鬓厮磨的呓语。

2.平凡易碎,坐骑“鹿乡约”

要是故事就是这么一帆风顺,小蛾从此和她的真命天子黑娃哥相濡以沫以终老,在白鹿原上平平淡淡过日子,夹缝里努力生存,那就不会有她后来更强烈的反叛,她鲜活生动的形象也不可能达到作者的预期值。

在黑娃跟随鹿兆鹏在白鹿原上发动的一场“风搅雪”农协运动失败后,黑娃逃走,小蛾一个人待在村里的那个破旧窑洞里。

传统旧社会里,没有男人,一个女人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吧。

后来,在鹿子霖的计谋下,她被这个无耻的老男人俘获,并答应和他睡觉,原因竟是为了救黑娃!看到这里,我其实并没有对她存什么厌恶之感,反而是多了一份怜惜。

因为在黑娃出逃的那段时间,小蛾并没有主动去勾引别人,而是比较安分地一个人生活(我相信她和黑娃之间是有爱的成分存在的)。至于和鹿子霖之间的这点破事儿,是那个臭老头先挑起的,当有了第一次后,出于女人心理的一种依赖,她没办法抗拒对方的第二次。

当白鹿村的很多人都在批判这个被男权社会压榨的女子时,我不解,为何真正的罪魁祸首“鹿子霖”却佯装没事,置之度外。真正的恶,真正的低等人,不是田小蛾,是人面兽心的鹿大乡约。

图片发自简书App

3.堕落沉沦“一把剑”

在被鹿子霖威诱占有后,田小蛾潜意识里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状态——“我已经被白鹿村的人定义为不要脸的女人了,再被骂的深一点又何妨”。

因为接受鹿子霖的指示,也因为她自己想对白嘉轩的报复心理,她和鹿子霖合伙设计白孝文,希望通过让白孝文身败名裂的方式来打击他的父亲。不得不说,她这个想法是挺极端的,也颇为畸形。

而且在这一过程中,实际上小蛾在心理态度也有了一定的转变,如果说之前的几次“罪恶”是屈服心理,那后面和鹿子霖一起整垮白孝文绝对是她乐意的。她越来越放纵自己,越来越不在乎,这是真的勇敢,还是对自己的一种变相不负责?

所有的恶果必有前因,小蛾的报复行为也不是无中生有的。

书中有一段话,是以小娥死后以“鬼魂”的口吻说出来的,这个心声足以表达她内心对白嘉轩的愤怒。

> “……村子里住不成,我跟黑娃到村外烂窑里住。族长不让俺进祠堂,俺也就不敢去了,咋么着还不容让俺呢?……”

白嘉轩的死板,封建礼教的僵化,鹿子霖的挑拨,…… 在这些外在的压力都是催化小蛾走向灭亡的毒药。她幻化成了一把锋刃的利剑,砍杀了一部分虚伪,摧毁了白孝文,也为自己的死亡埋下了一枚地雷。

小说的结尾小蛾是最悲剧性的一个人物,被长工鹿三杀害,死时衣不蔽体,死后尸体腐臭才为人们所知,她最终为自己的勇敢和过度开放付出了生的代价。

图片发自简书App

纵然是死的惨烈,我想小蛾还是为自己的这份勇敢无畏喝彩的吧。不说在那个年代,放眼当下,又有几个人能有她那样的勇气呢?

在我眼中,她与封建礼教的斗争精神,她身上的反抗特质足以掩盖世俗对她全部定义,什么“婊子”,“不要脸”都只是别人强加给她的贬义称谓而已。

她没有让自己平凡的生活继续死寂一潭,而是奋勇追求自己想要的,狠心报复自己厌恶的人和事。

正如她的名字:“田小蛾”,就像飞蛾扑向火,结局是残忍的,但这个过程却足以让人惊叹,因为她在追求的过程里烧出了温度,焚起了火花。

> PS:哈罗,俺是独行霞~普通大学僧一枚,性格双向, 面目平凡 ,脾气欠佳,两眼近视,三餐很饱,喜欢看书码字,文笔一般(正在简书提升战斗力中~)还望诸君多多鼓励^_^

> 如不嫌弃,点个赞再走呗,么么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