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三个百年》第二章:萌芽:南山奇遇

可那长安岂是那么容易就到,出了这南山的寺庙。再下山,只见那层峦叠嶂,山谷间云烟缭绕,像是一个大的白障子罩住了去路。

往下走,那楼观台竟似悬在那变化多端的雾中,隐约可见楼角的嘲凤,像是活了一般朝天吼叫着。

那名叫余生的盔甲人,回身看了看抱着猫的五岁小儿,叹了口气:“早先听那得道之人言:关中河山百二,以终南为最胜;终南千里茸翠,以楼观为最佳。但今日走出这千里茸翠,可要耗费些时日了。”

又几日,盔甲人眼看包袱内弹尽粮绝,遂回头问那小儿。

“胡天,往前再走,这餐食恐怕不足。”
“只管走便是,胡天不饿。”这五岁小儿颇有几分胆识,尽管累得把猫放下牵着走了,还坚持要下去。

盔甲人犹豫之际,见一老者拿一朱红色葫芦,在取山涧之水。但碍于自己相貌丑陋,便对胡天道:“那老者肯定知道去时路,快去问一下,将那猫绳与我。”

胡天已经累到脚步不稳,走路腿打颤的地步,还是快几步去打探。

“老爷爷,长安怎么走啊?”
“据此还有三日路程,你去哪儿做什么?”老爷子看这小儿岁数小,心生怜悯“小儿,此去路途艰险,不得胡闹,你自己可去不得。”

“老人家,某也一同前往。”盔甲人见那老者瞥了自己一眼,不仅没有惊讶的神色,反而是责怪皱了一下眉头,便赶紧上前补了一句。

“何不在某家休息片刻,再去也不迟,这小儿两眼发红,面色发黄,定是累到了吧。”那老者也不认生,规劝起来。

于是,那名叫李赞的老者,便在前边引起了路,这一走,似是脚底生风般,步履稳健,快而不慌。盔甲人余生像是受到鼓舞,拉着胡天牵着猫跟了上去。

不多久,一个只有栅栏围墙和柴门的房子映入眼帘。奇怪的是,走近一瞧,这柴门既密实又高大,大到竟看不到门后情况的地步,并不似一般家用小门。老汉推开柴门,只听着“嘎吱”一声响,柴门后边的院落,房屋像是变戏法一样呈现在眼前。

“你们先在此休息,我去备下晚食。”

长途跋涉,胡天和那灵猫一安顿下来就打起了瞌睡,直接在蒲团上斜着横卧,睡了起来。

盔甲人按照世俗来算年岁已大(已经年逾百岁),生活经验也足够丰富,就是再迷路,再劳累也不敢就此放下戒备。警惕的四下查看起来,先是看到屋子里挂的一幅画,像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像,下边供奉着饭食瓜果。

屋子的小窗开着,往外看去,似乎这房子就在悬崖边上凿石建的,一眼能看到晚间雾气升腾的景致,山间郁郁葱葱的树,叶子碧绿竟呈现出暗黑色,一团一簇的似是要把白天吞没一般,这诡异的搭配,使得这屋子更神秘起来。

盔甲人急忙把那窗子关上,回身盯着墙上挂着的画,仔细端详着,这画似乎如那仙人下凡一般,在那瑞光之中降临:只见那仙人端坐于九色莲花座上,周围有九头狮子口吐火焰,簇拥宝座,头上环绕着九色神光,放射出万道光芒。

谁曾想,就在弹指间,画卷化作烟雾,消失不见。

紧接着又现一副新画,像是顷刻间作成一般,明亮鲜活:只见那仙人此刻身骑九头狮子,手持一只酒壶状容器,瑞光在头顶闪耀着,自带威严。


那副画

还没等盔甲人看清这画是怎么回事儿,那老者便又回到了这殿中央,抬头一瞧盔甲人的神情,就明白了那其中曲折。

“莫怕莫怕,想必你已经看到那画变了形状。老朽经仙人指点,知今日一小儿、龟人、灵猫会到此处,便早早等候了。原来是你们陌路穷途,姑且在此休息,待我慢慢道来。”只见老者登时精神矍铄,念起歌来。

“仙人乃是:太乙救苦天尊,手持杨柳撒琼浆以救苦度亡;东极青华妙严宫,紫雾霞光彻太空;千朵莲花映宝座,九头狮子出云 中;南极丹台开宝笈,北都玄禁破罗丰;唯愿垂光来救苦,众等稽首礼慈窖;施食功德不思议,孤魂滞魄早超升。”

此时那盔甲人虽能听懂那老者的话,但内心并无任何波澜,觉得那老者是在唬他,一门心思全在那画是如何变化上了。老者见那盔甲人并无惊讶之色,便知火候未到,回头看那小儿和灵猫还在酣睡,又说一句:“罢了罢了,且等那小儿和猫醒来,可以用那晚食。”

盔甲人还想再问一句画是怎么变化的,还没来得及,那老者便拂袖而去。

不过几日光景,盔甲人见那老者日日早起,便面带愠色,并不似初识时那般精神矍铄,觉知不可继续停留。

“老人家,多谢您的收留。几日叨扰,给您带来诸多不便,今天天气不错,我就带小儿和猫离开,去那长安了。”
“去罢。”

怪的是,刚告别老者不久,走了没百尺路,回头望去,那柴门还在,大殿却似看不到踪影,盔甲人慌了神,也不敢多看,又往山下走去。

“天尊何不试他一试”那老者回身给仙人作揖。
“可以一试,那小儿定要回来做一二十年功课才可下山,此去路可断。”天尊在那路上一画,给了他们一个障碍。

且说这太乙救苦天尊综御万类,并尊为「青玄上帝,每於十一月十一日圣诞,或遇急难之时,信众迳往寺庙祷祝」由于天尊具有无限神权,能超度亡魂,拔度婴灵,尤为信众所敬,故家有丧事,悉皆祈求天尊解救,使亲人、婴灵亡魂,能免於受苦受难,天尊亦有求必应。

此次,天尊受命后,要帮那小儿胡天学术,并点化他开悟,学一道本领在人间度千年。

盔甲人余生和那小儿胡天两日后到那蓝天县下属的一个郡,准备暂住在小破庙歇脚。这时,只见那平日里眼神游离,清冷孤傲的灵猫炸起了毛,弓着背,发出呜呜的叫声,似乎如临大敌,盔甲人四下看去并没发现有何异常。

小儿胡天像是受到到了灵猫的影响,顺着视线看去,却看到了一条守门犬。


我是饕餮思文,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参看书目 ̄  ̄)σ
《拔度血湖宝忏》
《青玄济炼铁鑵施自全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423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339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241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503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82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262评论 1 20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15评论 2 309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37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98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00评论 2 24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29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93评论 2 25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753评论 3 23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70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08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295评论 2 26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07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