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世之殇】

96
_没有名字_
0.2 2017.10.31 10:23* 字数 1307

强梧:借东风一事,不过为了讨好自己喜爱的男人罢了!

强梧:为了小女子的浅薄儿女恩情,便毁了大好英雄事业——实在令人深深不值!

横艾:强梧,你真的如此想吗?

横艾:那你觉得巫山仙子该怎么做,才不算浅薄?

强梧:当然是让周大人继续在英雄舞台上,建立更辉煌的不世功业啊——

强梧:难道不是吗?

横艾:然后——去烧死更多的无辜性命吗?去让天下继续动乱吗?

强梧:话不能如此说啊——横艾!

横艾:为了少数几位男人的英雄梦、功业梦——天下动辄必须付出几百万、千万的黎民百姓眼泪、性命、幸福为代价!

横艾:然后,男人们称此为英雄的时代,不世之功业——

横艾:然而谁想过……每个牺牲的士兵背后,都是一位母亲痛哭的眼泪,妻子悲伤的心碎?

焉逢:………

横艾:怎么了,朝云?

焉逢:没什么,你刚才一番话,勾起我内心的往事……

焉逢:或许你们不知……那位周公瑾在某种意义上而言,是杀死家父的仇人!

强梧:呃……

焉逢:当初我们一家居住荆州,家父担任刘景升大人麾下的水师参军……

焉逢:后来刘景升过世,曹贼吞并了荆州,家父便随著他们一起去征讨江东孙大人……

焉逢:刚才那位周大人火烧赤壁,家父他最后便丧生于那场熊熊大火之中……

焉逢:老实说,我有时常不明白自己该恨的人,是那周公瑾或孙大人呢,还是……曹贼呢……

强梧:当然是曹贼了,朝云!

强梧:不过我从未听你说过自己的往事,朝云……

强梧:令尊过世之后,你还有其他家人,又怎会沦为孤儿?

焉逢:父亲过世后,我们随著母亲回樊城附近的老家……

焉逢:但好景不长……几年后关将军挥师北伐,破堤淹樊城,我们一家再度流离失所……

焉逢:我有时也会迷惘……若天底下没有战争,我们一家人应该如今都仍和乐融融,生活在一起吧?

横艾:为了周公瑾、关云长、曹孟德他们的英雄霸业——朝云,你们一家子就多忍耐牺牲点儿吧!

强梧:朝云,你可别被横艾给影响了——

强梧:关将军北伐,是为了重振汉室的大义——周公瑾火烧赤壁,更是为了替全天下人声讨逆贼曹操之大义!

强梧:如此堂堂大义,岂是小女子们所重视的私人小义所可比拟?

横艾:强梧啊……我说周公瑾赤壁一战,可才不是为了什么大义而战,而不过是私人恩情的小义而战!

横艾:周公瑾抵抗当时的大汉丞相曹孟德,绝非为了重振汉室——

横艾:他不过为了孙家而战,为了回报孙伯符、孙仲谋兄弟对他的知遇之恩罢了——

横艾:说到最后,难道不是只为了私人小义而战吗?

横艾:男人口口声声为了大义,有时或许是真心……但说穿了,更多时候会不会不过拿来做为藉口?

横艾:到最后,其实不过为了回报君主知遇之情,或捍卫一己的私利——

横艾:既然如此,何以巫山仙子同样基于私人情感所付出之努力,就是浅薄小女子的心态呢?

横艾:而男人为了回报个人恩情或利益,就是英雄大义——况且还得拖著无辜百姓陪死?

横艾:这难道不是男人的一种任性吗——

强梧:我……这……

焉逢:好了,所有人到此为止吧——

焉逢:横艾……我们飞羽以对大汉的忠心而自豪,大家都相信自己是为了大汉的大义而战!

焉逢:我承认你的看法不无道理,甚至不少地方触动了我心中最深的痛处——

焉逢:但我能接受,不代表其他人也能接受……

焉逢:以后这种事,若有其他人在场,就不得再提——

焉逢:这是我以「羽之部」领导人,所下达之命令——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