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彩`票能不能记投`注?

一旁的陆苗苗也看出赵山虎对梁风不怀好意,入官`网【yy8.vip 】赶忙上前扶住梁风,看到梁风面如金纸,可全身上下却没有伤痕,惊问道:”要不要紧?“

梁风的意识变的模模糊糊,刚才那锋刃虽然没有击中自己的眉心,但肯定打中了自己别的位置,导致自己意识混乱。

赵山虎一脸无辜道:”小刚,你同学,身体不大好,要多注意休息,我看就别带他一起了。“

刘曼曼懵然不知刚才发生什么,上前问梁风道:“梁风,你怎么了,没事吧?”

梁风惨笑着摇摇头,对陆苗苗道:”我们,回去。“

刘曼曼也没了去逛街的心情,对尤小刚道:”不好意思,尤小刚,要不你们去吧,我去看看梁风这边要不要帮忙。“

”哎,哎!“尤小刚还想叫住刘曼曼,她却头也不回的走了。

赵山虎低声道:”上车,我有话跟你说!“

尤小刚只得悻悻的跟着赵山虎上车,埋怨道:”这个梁风就是个扫把星,好不容易说动刘曼曼跟我一起出去,遇到他就给搅和了!“

赵山虎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自己抽出一支,点上,将烟盒丢给尤小刚。

尤小刚吸了一口烟,不小心呛到直咳嗽。

”你那个同学有点可怕!“赵山虎吐出一口烟雾,缓缓道:”上次我见到他时,他只是隐隐有星辰力,这次见到他居然到了四层,在让他这么下去,很快就会到开脉圆满的程度。“

”虎哥,你到底在说啥?“尤小刚听的云山雾罩。

赵山虎发动车子,道:”我们边走边说,你不是想修炼吗?今天我带你见师尊。“

车子猛的窜出,卷起路边的叶子四处飞扬。

”我们这一门派叫摇光门,说起来已经有几百年历史,再往前我就不知道了,现在摇光门的掌门是星尾长老,等下你见到我的师尊是星尾长老的师弟,叫星沙上人,他也是我师父,如果他答应收你,你就是我师弟。“赵山虎详细介绍了师门情况。

尤小刚听了一会就感到不耐烦,好不容易等赵山虎说完,赶紧插嘴道:”虎哥,你刚才是怎么修理的梁风?他都没动他一指头,怎么他就蔫了?“

赵山虎脸色冷下来,淡淡道:”那个梁风来历古怪,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他具有跟跟我们摇光派相近的气息,但又跟我们派别不同,以前师父说过,如果行走江湖遇到这种有星辰力的非本门弟子,务必将其废掉。“

尤小刚听得眼前一亮,道:”虎哥,你把梁风废了?“

”差一点!“赵山虎遗憾道:”那小子很鬼,我已经祭出铜光宝刃,可刺中他的时候稍微偏了点,没有刺中他的天眼星门。“

尤小刚又听得一头雾水,问道:”什么事天眼星门?“

赵山虎犹豫了下,没有回答,道:”等见了师父,他愿意收你为徒,这些事你自然会知道。“

尤小刚还想问什么,就赵山虎不再说话,只能闭嘴。

梁风被陆苗苗背回了宿舍,刘曼曼不放心跟了过来,但男生宿舍不准她进去,只得嘱咐陆苗苗道:“你先看着梁风,如果他要是病情加重,给我打电话,我们一起送他去医院。”

陆苗苗点头应了,心里十分吃味,梁风这小子怎么这么有女人缘,才来第二天就有这样才貌双全的女生关心。

梁风躺在床上,只觉的自己掉进了一个冰窟,明明是秋天却冷的全身发抖,神智也变的不清楚。

陆苗苗见状,问道:“梁风,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用手摸了摸梁风的额头却没有异常,既不发烧也不发凉。

梁风对陆苗苗的话毫无反应,只是用力将身体绻成一团,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一片漆黑中,梁风似乎赤身露体站在满天雪花中,肆虐的北风带着哨声从半空中扫过,紧接着铺天盖地的雪花纷纷扬扬洒下,瞬间漆黑的空间变成银装素裹。

“老黑。。。”梁风试着叫了一声,只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你在不在?”

凛冽的风声将梁风的声音彻底粉碎,化作尘埃,接着又被雪花盖在地上,却没听到老黑的回应。

梁风拼命搓着自己无形的手,试图让身体暖和起来,可毫无作用,感觉到的依然是刺骨的寒冷,凭直觉,梁风觉得自己最多还能坚持几分钟。

“啊呀!”就在梁风快要失去神智的时候,老黑终于出现了,惊道:“这是怎么搞的,谁把开脉五重的心经打开了!!”

“你,怎么伤的这么重?!”老黑看到已经冻成冰雕的梁风,赶忙祭起一盏灯火驱散梁风身上越来越厚的冰雪。

梁风苦笑道:“老黑,你上哪去了?”

“我刚闭关了一会,你就要把自己活活整死?老夫活了千百年还真没见过你这么等不及去死的。”

“老黑,我刚才遇到一个人,他可以凝气化刃,我不小心被他化的锋刃刺了一下,就变成这样。”梁风一边牙齿打颤一边絮絮道。

“凝气化刃?”老黑沉默了片刻,道:“那锋刃是什么颜色?”

“好像是金色,但更暗一些,可能是铜色。”梁风对那y一瞬间发生什么记得并不清楚。

老黑嘿然道:“铜光宝刃!那小子应该是摇光门的!“

梁风牙齿一边打颤,一边问道:“摇光门是啥东西,他干嘛要对我下手?”

老黑沉默了好久,苦恼道:”我知道这个摇光门,可他们具体怎么回事,我想不起来。总之,你在打开七重星脉之前,一定要躲开这个人。千万不要被那个铜光宝刃刺到额头。“

”为什么?“梁风不懂老黑的嘱咐。

老黑越想头越大,怒道:”我想不起来,你能不能别问了,等你完成七层开脉,我老人家说不定能沾你光想起的事情多点,现在别问了!“

梁风对想不起来的感觉很熟悉,每次考试他总有想不起来的感觉,明明自己看过,就是记不住,确实让人郁闷。

”老,老黑,我挨了那个铜光宝刃,为毛觉得这么冷?我快要冻死了。“梁风虽然有老黑点化的灯火保护,稍稍好转,但身体冰冷。

老黑倏得隐去,片刻就回来,惊道:”那孙子居然把铜光宝刃刺到老子的五重开脉心经上,就凭你现在的德行,哪能经得住五重开脉,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