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有趣 (自序)


(这是我即将出版小书《必须有趣》的自序)

        上了北大物理系,惹了俩病:一是批判性思维,凡事会问“为什么不?”;二是找寻基本规律,凡事要揪为什么,以及为什么的为什么。

         学非所用的遭遇计算机、信息技术、互联网以后,毛病依旧,所以对云计算、联网、大数据、虚拟化、web1.0、3D打印等让人云里雾里的很多诸如此类的概念,有了很多的“一孔之见”,而且为自己这些所谓见解,定下三原则,第一原则是技术上要专业,别贻笑大方;第二原则是商业上要洞见和预见,别人云亦云,第三个原则是“必须有趣”。

         实际上第三个原则对前面两个原则有很大制约性,或者说变成了前两个原则的原则,必须有趣见诸于文章,就是内容和形式。形式的有趣,是强调发散,用散文的、杂文的、喜笑怒骂的,每篇文章是一次Brainstorming;内容的有趣,是有犀利的观点,不求四平八稳,但求霸气侧漏。

        观点要犀利,又能站得住脚,就必须有坚强而自洽的支撑,就像经典物理有牛顿的三大定律做支撑,我也有孔氏三观做支撑。

世界观:一孔之见的世界,是一个不确定的生态网络,网络上的点是人、老虎、狗尾巴草、埃博拉病毒、android软件、变形金刚。链接他们的是食物链、是无限网络、是数据流量。

价值观:法律解决了“是非分明”,所以谈价值观只局限在合法的“是”范围,价值观体系是价值的排序,计算价值的公式是“用户数x ARPU”,也即:你提供的东西有多少人享用/消费了,他们每个人获得的好处几何。

人生观:人生苦短,所以必须及时提供独特的价值。比如,看完别人的文章,点赞;一孔之见的千字文,要邮件给尽量多的朋友;开公司多雇人,提供肩膀让人踩,让他去做更有价值的事;比如生产有用的产品,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这三观,有儒家思想在里面,谁让我有孔家血缘。小小的浙江省新昌县井塘村,家谱里有记载,是第51代孔万忠的小儿子孔千义开始繁衍的。提供这样的背景,也是为了您都的有趣。

         还有一个有趣的提示,就是有关小孔成像的有趣实验:一边是一个白色屏幕,一边是一支点燃的蜡烛,中间用一个带园孔的板,遮挡在屏幕与蜡烛之间。当这个孔一厘米直径的时候,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园的光斑,形状就是圆孔的样子。当这个孔一毫米直径的时候,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倒的蜡烛火焰,这是小孔成像,其解析原理是,光是线,或者更深一点,光是有一颗颗的光子组成;当这个孔变成零点几毫米的时候,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正的蜡烛火焰,这是光的衍射,其解析理由是:光是波。就是这一张有一个小孔的纸片,居然揭示了光的波粒二象性。

          这些物理啊、三观啊的高大上,就是为了铺垫这本小书中七十篇“千字文”的出场。这七十篇小文,因为不同的机缘成文于不同的时间,我集中2天时间,与“当时的我”做了一次笔谈,因此每一篇文字上续了一段“貂尾”,一是把文章的时间拉到现在,对对齐;同时也用上述的“孔氏三观”,把他们串成了五辑。

         如果允许,我倒是希望出版社在书中间打个“小孔”。这样会更加有趣。

 

孔华威2014/8/11

微信号:konghuawei000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