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实的社交需求

老书和花

2019年1月15日三家公司同时发布社交产品:头条系第一款主打社交的产品“多闪”;王欣出狱后的首款发布产品“马桶MT”;罗永浩最后的情怀寄托产品"聊天宝"(有人说是子弹短信的升级)。在当前无论是人与人之间的社交(微信、QQ、陌陌等),还是企业办公社交软件(钉钉、企业微信、腾讯通等)其实都已经是国民产品,大家对这三款产品的产品定位有很多猜测,因此很多人在关注。我也关注,但是我对这三款产品都不感兴趣,我只是单纯的好奇,我关注的目的只是想看看他们会如何成长起来。不知道大家的社交需求是怎样的,我觉得我的社交需求挺单纯、挺简单的:

1、资讯类产品中:手机中有四个APP今日头条、简书、36氪、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一般是看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会发表自己的评论,或者转发给微信,和微信好友一起吐槽一下、探讨一下,还有会对自己认为好的内容收藏(其实二次查看的频次是很低的)

2、音乐类产品:用的有三个APP:网易云、QQ音乐、虾米音乐。会在网易云音乐中发表对某一首歌或某一个MV发表评论,而且会关注别人给我的评论和回复(对其有一定的社交需求),从未在QQ音乐、虾米音乐中评论过;选择QQ音乐只是看中它的曲库丰富、选择虾米音乐是因为版权免费的较多。遇到喜欢的音乐会通过微信推荐给微信好友、或者分享中微信朋友圈,所有的交流都在微信中进行。

3、短视频类产品:我只有一个抖音,快手、火山、西瓜等不知为何无感,首先从名字上就不喜欢,感觉后三个有些土,抖音给我前沿、好玩、专业的印象(不得不佩服抖音最初的氛围营造和产品推广手段)。遇到好玩的视频首先想到的还是分享给微信好友,虽然由于微信的限制抖音的微信分享很不顺畅,但是还是无法阻止想分享给微信好友的冲动,然后在微信中和朋友展开讨论,并不想在抖音中加好友。今年抖音的七音符活动,由于要加抖音好友果断放弃。

4、企业办公类产品:完全是公司用什么员工用什么,比如我们公司用的是钉钉,我手机上装的就是钉钉APP,我朋友他们公司用的是企业微信,那他手机上装的就是企业微信。这个没什么好说的,除了工作需要平时基本不会打开,更不会有个人社交需求和欲望。

5、纯社交类产品:手机上有两个微信和QQ,QQ现在很少用除非有人在QQ上找我,但是舍不得卸载,有时心血来潮还特意去QQ看看有什么新变化。微信满足了我所有的社交需求,日常交流、工作交流、拍视频、发动态、看资讯等等(我如果想拍小视频的话还是首先想到用微信,而不是抖音或者其他短视频软件)

6、我的其他类别产品:主要是衣食住行、吃喝玩乐方面比如淘宝、爱奇艺、优酷、美团、饿了么等等,还有网易云课堂、微信读书、腾讯课堂、得到等,基本没有社交需求即使有也是分享需求。

从上边可以看出自己对陌生人社交根本不感兴趣,所以自己也根本不是多闪、马桶、聊天宝的目标用户。不过社交产品本来就很受年龄层的影响,时至今日90后已经不能代表年轻人了,95、00后已经是新的年轻一代,他们会有新的可能,或许这也是三款新社交产品诞生的原因吧。

最后又忍不住对自己的灵魂发问:自己真的老了吗?某NBA巨星说过“再过20年,如果篮球依然是我最大的成就,那么我就失败了”,莫名伤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