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之旅

字数 770阅读 77

6月17日6点梦,9:30记,10点记完。

我在浴室里洗澡,因为没带内裤,所以还穿刚才的,打算回床上再换。沐浴露也没洗干净,这时不免觉得身上有些油腻。

我走进寝室,看到一个女生在我的衣柜前,她好像是大一的学妹,又好像是以前就认识的。

我疑惑地看着她,她正用一支激光笔测量床板到天花板的距离,可能是专业课作业什么的。她把那点红色的光源对准晾衣钢绳的固定处,又说要放一个参照物在那,我秒懂她的意思,从桌上拿了一个夹子给她,她会心一笑。

后来我们好多人前往南极探险,说是南极,但更像是没有任何冰雪覆盖的野生丛林。

土路上有小石头磕脚,而我正是赤脚。路两边有小树和杂草,左边是一片湖,湖里有企鹅在划动着鳍,除了这企鹅之外,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里是南极。同行的同学说我们现在在黄河州。

我们继续往前走,后面的一些人突然学起野兽的嘶吼声来,转眼间所有人都这样,丛林里响起低沉贯耳的野兽声,这是要把野兽引来的节奏啊!

与此同时,人们如树倒猢狲散般往左边的丘田,右边的丛林逃去。我们几人越过丘田,在一排高大的云杉下休整。

树下有一个水龙头,我问:“这水能喝吗?”看起来水质不如自来水,我就先洗脚,但这水龙头突然反向喷水,斜向上空45度绽放,水花很宽,呈扇形,颜色和艾草的颜色一样,绿色与透明相间,漂亮极了。

最后我们累了,我躺在极其柔软的丘田上,旁边有一个女生依偎在一个男生怀里,还有一个女生是开头提到的那个,她孤立地坐在我左边,我抓住这个机会,一把把她搂过来,她头靠在我肚子上,随着我的呼吸起伏,她头部的位置变化竟然可达 50 厘米!

对此,她嗔笑道:“你这简直就是鲁班的肚子。”

我反驳:“鲁班的肚子哪有这么大?”

“有啊。”

我默许了她的说法,站起来把手比划出一米多的距离,“鲁班站起来肚子得有这么大!”

我们躺在舒适的丘田上无所顾忌地大笑着。

在之后的旅程里,我便当她是我的人了,处处照顾着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