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她与她的宫殿

若菲推开了白木门,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幽静的森林消失了。

若菲已经站在了一片没有边际的草原上,她脚下的白细沙不知是什么时候,连同白木门一起消失了。

望向草原的远方,只能看到草原平缓缓的起伏。之前被树木遮挡住的视线一下子放开了,若菲能看得很远很远。可是除了草原,若菲也就只能看到扣在草原上面的,无云的蓝天。

这里不是她熟悉的家,妈妈不会带着糖霜蛋糕出现在这里,妈妈只能在家里等着她,因为弟弟还要妈妈照顾。

但朋友们都在她的身边。

她不是一个人来到这片草原的。

娜塔在这里,那水星星应该也在。虽然草地淹没了翟墨,但若菲相信他也一定是在的。若菲堆开了白木门,她们却都跟了过来。要是娜塔去推门,我也会和她一起去到另外的神奇地方么?我愿意和她一起冒险么?她们现在愿意和我一起冒险么?

虽然没见到妈妈,可若菲还是笑了。

“这里很美是不是!”若菲问娜塔。

“很美!很美有什么用!我还没在森林里玩够呢,白色小花儿的歌我还没学会!”娜塔虽然这样说,可她已经跑跑跳跳的去寻找新游戏了。

“靠不住的翟墨,你在哪呢!再不出来,可别怪我踩到你!”其实娜塔也没有高出草地多少,她又开始喜欢现在的样子了,那些树太高,还会让她头晕。

娜塔更喜欢这草原了,草原不会让她头晕。

一直安静的水星星,这时却在娜塔的耳边哼出了白色小花的曲子,没有歌词,只是曲子。娜塔跳的更高了,她的两个小翅膀不停的煽呼儿着。

“飞行课我要是多上几次就好了。”娜塔想飞,如果在这里都不能飞,会飞还有什么意义。

“娜塔,你应该小心天上的鹰......”水星星哼歌的同时,还没有忘记提醒娜塔,虽说天上除了蓝,什么也没有。

“不会有鹰的!不会的!”娜塔哪里还会去想这些无聊的烦恼,“你是要和我玩捉迷藏么!翟墨你可要藏好了!我这就去找到你!若菲你也和我一起找吧!”娜塔根本就没看若菲,她听着水星星的歌,蹦哒着寻找着翟墨。

翟墨一点也不想玩捉迷藏。

本来翟墨都要爬上一颗小草了,可他被不远处草科儿里发出的亮光吸引了。翟墨这才爬回地面,他正要接近光亮时,听到了娜塔的提议。

“不要再靠近了,不然我们将对你使用武力!”

翟墨迟疑了一下,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除了我们四个,哪儿还会有别人。”翟墨没在多想,又向前爬了几步。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不要再向前了!”

现在翟墨知道,不是自己的耳朵有了问题,就是有人在警告他。

刚刚成为侍卫的翟墨反应还是非常迅速的。他瞬间就把自己缩短到极限,不在向前移动一毫米。他要先确认危险的来源,这是一个侍卫的基本素质。翟墨对自己的行动非常地满意。

“哈!我找到你了!”

随着娜塔的到来,翟墨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翟墨觉得自己身上很痛,很痒,他实在是忍受不了了,翟墨开始在地上翻滚。

娜塔以为翟墨是在表演,让她开心。娜塔真的觉得现在的翟墨很滑稽,她笑的都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样也没让她停下来。

就在娜塔用一只翅膀捂着肚子,一只翅膀指着翟墨大笑时,若菲跑过来了。

若菲看到,有好多只蚂蚁在翟墨身上,它们应该是在用力的撕咬着翟墨。

“小蚂蚁,你们快停下,他是我们的朋友,不是食物。我们只是迷了路,不会伤害你们的。”娜塔听若菲这样说,才终于忍住不笑了。

娜塔立刻瞪起了圆圆的眼睛。

“不可以欺负我的侍卫!我命令你们!”水星星叹了口气,她怪自己一边哼歌,一边提醒开心过头的娜塔时声音太小,不然翟墨就可以早一点解除痛苦了。

“可以了!停止攻击!”一只全身铠甲的蚂蚁从草根里走了出来。“女王陛下说过,上午出现的人不是敌国的奸细,就是要抢夺我们战利品的强盗。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们!”

若菲松了一口气,可以说话就好办多了。

可若菲不明白现在怎么可能只是上午,算了这不重要,还是先救翟墨要紧。

若菲怕娜塔这时候还要用她公主的那套脾气,就不换气的把她们的经历讲给了和她对话的蚂蚁将军,若菲认为他就是个将军。这次娜塔还真没机会打断若菲。

“我相信你们没有用,你要和我去见女王陛下。你们还有五个蚁时的时间。快的话那只巨兽还有得救,过了五个蚁时,我们的药也没办法解开他身上的毒了。你愿意和我去见女王陛下么!我不是将军,我只是个分队长。”

这完全不是在征求若菲的同意,他明明是在命令若菲!

若菲虽然不知道五个蚁时是多久,但她感觉时间一定不多,她只能马上答应了分队长。

“娜塔,你先留在在里。走吧!我去见你的女王!”

“把你的手放在我能碰到的地方。”

若菲没看清分队长是用什么,扎了她的手指。

若菲没有感觉到痛,她只是觉得头晕。

若菲看到一切都在长大!一瞬间后,若菲发现分队长已经长到和她一样高了,不,若菲比站起来的分队长矮了整整一头!

若菲变小了!这样她才能去蚁国的宫殿,参见女王陛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