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活那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

      距离我第一次去滨州医学院报到的时间,已过去21年。

1999年

      我从一个青春少女已变成一个青春少女的妈妈角色,内心依然还是充满青春活力的绽放。

    那个时候的我在大学里,我做回我自己,自由自在又叛逆轻狂。我不像医学院里常规的规规矩矩的学生,喜欢做不按常规出牌存在感的事情,也许那时自己认为这样做才够青春。

    记得我第一次在学校参加校庆时跳舞节目选用张惠妹的《牵手》,那首音乐更像在跳自己愿意牵手链接整个世界的一切可能性发生。

    当时,我让自己浸泡在严肃严谨的医学知识中,就如同自己在方圆中寻找曲线的流动,总有规律可循序渐进的递进规则,也有在枯燥中创造让生活变得有趣的灵魂般美好,那时的我就是一份有趣般的存在。

  大学时代多彩生活的磨练,让我发现,在高中时代众人面前讲话略带卡顿结巴的我,居然可以流畅参加演讲比赛,可以个性张扬在全校师生面前的即兴跳舞,偶尔可以耐力跑个越野赛,尝试我一切可能性挑战的事情。

    我喜欢那时敢于犯错敢于尝试的自己,让我有了这份越挫越勇的品质,一直在滋养我的生命。

    大学同学们好久不见,你们永远在我的心里面,也许我们还会再相聚,祝福我们一起走过的青春,致敬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