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明与相信》:有时,眼睛看到的不重要,思想看到才重要。

​“只有到了山顶才能知道坚持的意义,不是吗?”

作者丨谢丹儒

来源丨最后一米阳光

摄影丨黄吟卿思

1.

从某种程度上讲,我很是怀疑我们究竟有没有办法自证清白,使人相信。

确实,很多事情一旦需要别人参与进来时,就容易变得复杂了。

犹如不懂事的小孩,总是容易轻信、盲信,缺乏自己的主见;犹如不懂事的女友,胡搅蛮缠,一再的要求我们自证;犹如人生遇到的诸多事情,需要解释,需要获得别人认可,这个过程是多么的艰难啊;又或是舆论、流言蜚语、谣言,它们真的能够止于智者吗?

那么,证明与相信之间,该是怎样的一种关联呢?

我很容易想到人们不被理解时的愤怒和无力,我很容易想到人们宁愿相信解释、证据也不愿意相信某人时的无奈和痛苦,我还很容易想到有些事情确实难以解释,就像事与愿违,面对真实的情况再多的解释也颇显得拙劣至极。我甚至可以想象,如果事事需要解释,那该扼杀了多少惊喜和期待,又该是怎样的平庸和肤浅。

只是,不解释,别人需要解释的时候,以及别人不听解释只要结果的时候,身处其中的人该是怎样的难堪和自责。

好像,只有什么都不做才是对的,但似乎这样也不对;好像,只有活在别人的期待中才是最不需要解释的,但这样未免叫人寒心;好像只有彻底抛开人们的期待才是最合宜的,可谁又能说自己就真能做到不在乎任何人的想法呢?

如此说来,证明和相信之间可能并没有那么大的关联。尽管相信你的人也许无条件相信你,而不相信你的人即使你再怎么解释也是强行辩解,所以说到底,似乎事实是怎样的才是最好的证明。但这也依旧缺乏说服力,因为事实只呈现结果。

而关于怎样发生,出于怎样的动机,以及为什么要这样,还有最终为何呈现这般结果,这些是即使你身为制造这一切的人,也依旧难以明了的。

如此说来,似乎应该这样解释,将自己的动机、初衷、理想的状态和现实结合起来,这才是完整的解释,诚实的,真诚的。但这样一来,未免太过于笨拙,不是吗?

如果结果是好的,你未免添油加醋,夸夸其谈,而结果也依旧能够支撑起这些。如果结果是差的呢?是该将自身的解释不断合理化,美饰、文饰,以使得自己的错误情有可原?只是,这样一来,真实的事情是怎样的呢?也许人们永远无法得知。

这样的信任,证明,或者说解释,其用意何在呢?

如果仅仅是为了他人的信任,如果仅仅是为自己找借口,有太多的方式了,而真诚却并没有那么多的条件,甚至它只指向单一的途径。唯有真诚,无论结果如何,相信与否,又或者证明,它就一条途径那就是真诚本身。

只是,这又是何其的无力啊。——好像一切只能取决于他人。

这同时,又似乎是某种不负责的行径,似乎是某种推脱,好像在说——需要我解释的我已经解释了,至于怎么看那就是你的事儿了。

至此,自己是无奈的,别人也同样无奈。尤其是当你希望获得别人信任时,你却没有更多的解释和得以支撑它的证明,而希望能够继续相信你的人,也将因为没有更多的解释和证明而倍感无力。

至此,似乎一切无解。至此,似乎一切多余。因为解释和不解释,似乎还取决于结果,取决于他人。

那么,还有没有别的方式呢?答案是有的,但要实现这一点很难很难。

2.

如果你足够了解对方,那么你就该相信他,相信他的本质属性;如果你了解具体的事实,我想你也会有自己的判断,你就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如果你了解人的本质属性,也了解事件的本质属性,那么你就不该要求别人自证,也不该那么急迫的,或狭义或片面的,轻易就作出判断。

只是,要做到这些是何其艰难呢!

何况有些事情本就无需证明,且无法被证明。亦如爱,又如你的身份本身。

那些能被证明的,不过是表面的联系而已,是肤浅的表面,是现象之间的关联,是经验,见识,理解和直观感受,理性或感性,不容置疑的东西,只是即便这些,也偶有例外。

就像先入为主,又像受限于不曾亲历,受限于自身的理解。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理解未必深刻,但曾深刻的则很好理解。”

从这个角度而言,似乎一切又都还有希望,因为说到底,好像是我们的偏见决定着我们的理解。

只是,想要理解偏见,却又何其艰难呢!

就像绝大多数人拒绝接受真相,逃避真相那般,就像我们无法说明自己是谁那般,就像我们无法简单用行为去衡量爱那般。

那些真正组成我们生活和生命的主要部分,它的重要性是无法被衡量的。偏见是,信任是,爱也是,还有很多很多。

如果这些都需要证明,需要获得别人认可,或需要自己接受它们,并相信它们,那该带来多大的震荡和困惑呢!

其实,这也怪不得它们。究其原因,何尝不是我们的价值观,看待事物的角度,我们自身的立场,以及我们所经历的事情,我们的经验,见识,以及这有限的生命和想象力,它们都将我们置于某种漩涡之中,看不到一颗星辰。

犹如某人所说:“万物体内都住着一个怪物,由于其自身的好与坏的缘故,同时这显然与其自身又毫无关联,山顶上一块石头的位置变化,或者人心中搅动着嫉妒或贪婪的漩涡,都会产生影响。”

说到底,我们为什么会需要证明才能被相信呢?难道不是因为我们企图用一种过度简单化的方式去了解一个人的全部吗?或者一个人我们认为核心的品性。

而于相信和证明而言,这是何其脆弱的推论呢!

这就像是在说,“嘿,这就是你的全部。”又或者在说,“嘿,我认为你最重要的东西在这儿。”

更大的可能性是,“嘿,我就是这么看你的。”只是,人们通常不愿意这么去想自己罢了。

也许,有时,眼睛看到的不重要,思想看到才重要。

如果你真的相信,如果你真的需要证明,那么,请问你之所以相信自己“相信的”依据是什么呢?请问你之所以需要这样的证明难道不是因为你拒绝接受真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