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深爱的人总是受伤害

96
我是王嘉译
0.1 2017.10.05 22:16* 字数 4045

他们说,这个灯塔位于世界的尽头,失恋的人都喜欢去,把不开心的东西留在那里。

世界的尽头

第一次听到春光乍泄这个词也许是在某个八卦杂志上,某某女明星又不经意泄露春光以此博眼球。所以它是个贬义词,包含了女明星的小心机、狗仔队的不安好心和读者的偷窥欲。

第一次觉得春光乍泄这个词不再贬义,而是文艺又深情,有爱欲的狂热,也有人性的自私,是看电影的这九十分钟和看完电影的此后人生。

大概是6年前,我刚刚认识到同性之爱这些概念,少年心性好奇得不行,我从网络上知道了一些同性恋的知识,慢慢地去理解他们,支持他们。因为同性恋还有其他别称:分桃、断袖、龙阳,所以李安的《断背山》是我从电影角度了解他们的首选,导演想讲的故事从名字上已经呼之欲出。看完很震撼,后来没再看过同性题材的电影了。

六年后的现在,我因为那张灯塔图看了《春光乍泄》。

也许是灯塔这个意向,总给人一种指引方向的感觉,也许是图上搭配的那句话,“世界的尽头”这种词总是给人无尽遐想,也许是我又好奇了,梁朝伟失恋后有多少悲伤要去到世界尽头才可以放逐。

有点遗憾,我怎么没有早点看到呢。

这是个文艺片,王家卫导演,梁朝伟、张国荣、张震主演,这几个名字加在一起就足够我们在脑子里上演一部大戏了。

故事从情节上来讲并不复杂 ,一对同性恋人黎耀辉(梁朝伟 饰)和何宝荣(张国荣 饰)在地摊上买到一个瀑布走马灯,因为很喜欢灯罩上的瀑布他们就约好一起去,结果可能是语言不通他们一直没有找到那个地方。

何宝荣是向往自由的浪子,黎耀辉却居家习惯安稳。何宝荣一次次离开黎耀辉去和洋人鬼混,然后又一次次回到黎耀辉身边,他只要说一句:不如我们从头来过,黎耀辉就完全抵挡不住地缴械投降,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黎耀辉在餐馆打工认识了张宛(张震 饰),这个人的出现让黎何二人本就不信任的关系更加激化,何宝荣最后一次离开,黎耀辉也离开不再见他。

最后,张宛去了世界的尽头帮黎耀辉把不开心留在那里,何宝荣回到二人住过的屋子里等他归来,黎耀辉独自去了瀑布,又绕道台北最终回到了香港。

故事路线真的不复杂,一句话可以概括为两个深爱对方的人因为性格不合和不信任一直相爱相杀,最终分手。

没有第三者,也不是不爱了,就是爱得太累了必须放手,放过对方也放过自己。但这部电影却用很多小细节让人感动、感慨、感伤。

1    何宝荣:我想你陪我一下,我好想你陪我一下。


好想你陪我

说这句话时的何宝荣,刚刚又一次回到黎耀辉身边,就那么躺在床上,轻佻放浪的表面之下是撒娇、委屈和软弱。而他这句话的上一句是黎耀辉的大声咆哮。

黎耀辉:我后悔的要死。没见你之前我一点都不后悔,现在我后悔得要死,怎么了? 示威啊?奚落啊?告诉我你混得很好啊?你混的好咁我鸟事?你叫我来是干吗?

黎耀辉发怒咆哮,他知道自己控制不住又会和好,何宝荣总在他的世界里来来去去,他怨恨何宝荣的浪荡随意,也痛恨自己一次次原谅他时的无奈。这就是黎耀辉的爱,只要你回来,我始终都原谅你。

而何宝荣呢,表面上是一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的模样。其实,那么多洋人可以陪他,他离开了那么多次,为什么又一次次回来呢,因为他笃定这里始终有个人在等他啊,因为他想要的只是黎耀辉的陪伴。

2    何宝荣:净晓得欺负我。


the only one

不得不说张国荣的演技很赞 ,王家卫的台词也直击人心。何宝荣又一次回来了,带了一身的伤,其实是他之前偷了洋人的手表送给黎耀辉,结果被洋人打了一顿。

他委委屈屈地埋怨黎耀辉欺负他,黎耀辉在前面听着其实心里很开心,但同时也挺心疼的,自己宠着爱着的人,被洋人打得一身伤一脸血。所以他最后跑去用酒瓶敲了洋人给他报仇。

3    黎耀辉: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告诉何宝荣,我并不希望他赶快好起来,他受伤的那段日子,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


最快乐的时光

最快乐的那段时光,黎耀辉白天上班,下班了就回家照顾受伤的何宝荣,何宝荣这次伤得很重,双手都被包扎,行动不便。吃饭呢,黎耀辉做好了喂到他嘴边,擦洗呢,一根白毛巾,从头擦到脚。哈哈,这是个搞笑的小细节。

王家卫式的电影往往伴随着主角大量的旁白,这句来自黎耀辉,也即黎耀辉的视角是如何看待两人的相处。他认为这是二人相处最快乐的时光,虽然他在餐馆工作累了一天,但时常有何宝荣打来的电话。餐馆里无人不知,每天和黎耀辉通电话那个人,一定是他特别喜欢的人。

4    黎耀辉:你是人不是?要病人起床做饭给你吃?


带病做饭

嘴巴上说着拒绝的话,身体却很诚实,这说的就是此时的黎耀辉。何宝荣撒个娇说肚子饿,他就带病起来给他做蛋炒饭,好像一点也不记得他现在生病就是何宝荣早上发疯带他出门晨练导致的。图中白色物正是被他扔向垃圾框的蛋壳。

这样的何宝荣,像一个被爱宠坏的孩子,享受着黎耀辉的精心照顾。但我有时也在想,这也许真的就是他们相处的最好方式,黎耀辉愿意照顾他,心甘情愿地付出,他何尝不也享受着这样被爱人需要的感觉呢。

5    何宝荣:我男朋友多如天上繁星。


你好,我是天上繁星

此时的何宝荣,知道了餐馆有个张宛的存在。猜疑让他有些口不择言,急于想知道黎耀辉是否和那个人在一起过,又慌乱地用这种话想让黎耀辉吃醋吧。也许爱到深处就是这样,一面爱着他,一面更害怕失去他。

爱不是本能,而是一种能力,两个人的相处则是考验这种能力的时候。两个人本来就存在不信任,黎耀辉没有给他足够的信任,也不对张宛的事情做解释,反而火上浇油的假装承认。而何宝荣,也采取了这样幼稚的方式,故意说着伤害对方的话。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 ,总想替何宝荣补充一句:我男朋友多如天上繁星,但我深爱的唯独你一人而已。

就像权力的游戏中,火吻最喜欢对囧雪说:You know nothing , Jon Snow.很多粉丝也想补充一句:You know nothing of how much I love you , Jon Snow.

还想补一个好笑的后续:

黎耀辉听了这些话果然吃醋,把何宝荣直接赶出门外,然后回屋说了句:冻Q死你。(粤语讲起来真的超级好笑,dong Q sei nie )

6    黎耀辉:我不是你。

      黎耀辉:一直以为我跟何宝荣不一样,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


所有人都会寂寞吧

我不是你。黎耀辉说这句话时,两人正处于互相猜疑,何宝荣一直盘问他和张宛做过几次。他故意承认,然后又补充了这句”我不是你“来否认。

后来,何宝荣再次离开,张宛也离开了,他才感到深深的寂寞,说道: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样。他也会找其他人排解欲望,他也并没有自己想的多么高洁,大家都只是平凡的普通人啊。

也许,此时此刻他知道了,以前何宝荣一人在家也是很寂寞的,所以才总给他打电话,找不到他就想出去鬼混。

7    黎耀辉:虽然兜兜转转走了很多冤枉路,我终于来到瀑布。我突然想起何宝荣,我觉得好难过,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两个人。


本该是一对

这个瀑布,就是伊瓜苏大瀑布。两个人曾经找了很久,黎耀辉甚至在餐馆上班时也抽空研究地图,约定好两个人一起来,却没想只有黎耀辉一个人来了。

上图,黎耀辉站在瀑布边神伤:我好难过,站这儿的应该是一对。黎耀辉是隐忍的,瀑布喷洒的水打湿他的脸,他是否也正在流着泪。

下图,何宝荣修好了走马灯,他看到:站在栏杆边的是两个人。何宝荣是热烈的,他好不掩饰地开始痛哭。

8   

张宛:跟他接近得多了,我什么也听不到,只听见自己的心在跳,不知他可有听到?

张宛:一个人可以假装开心,但声音就装不了,仔细一听就知道了。

张宛:我答应过阿辉把他不开心留在这里。我不知道他那天晚上讲过什么,可能是录音机坏了,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两声很奇怪的声音,好像一个人在哭。


放走不开心

张宛这个角色戏份不多,却又不可或缺。有人说他的出现导致了黎何二人的分手,但其实两个人爱得太累,不管有没有张宛都会分手。也有人说他让黎耀辉感受到真正的轻松快乐,痛下决心离开何宝荣,也许是的,人性到底还是自私,没有人能在一次次伤害后还能待你如初,不管爱得有多深刻都不行。

但我不知道张宛是否爱上了黎耀辉,片中也有几个细节,张宛说他喜欢低沉的声音,他们一起打球经常不经意抱在一起,下班了黎耀辉不回家却和他一起去酒吧,他能感受到黎耀祥的不开心,他还说他们靠近时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毕竟,喜欢一个人,就算嘴巴藏得住,也会从眼睛里跑出去,就算眼睛藏得住,心跳却藏不住。所以我觉得,二人表面的平静之下,存在着克制不住的情意涌动,但是谁也没有道破。

9   

何宝荣:我铺好了我们的床,我整理好了你的柜子,我摆好了你买来的香烟,我点亮了你一直留着的那盏灯。然后我开始擦地,擦着擦着,我突然意识到你不会再回来了,我抱着我们一起盖过的那条毯子,哭得像个孩子。


一起盖过的毯子

其实片中的何宝荣没有说话,上面那是他的内心独白。他多次找黎耀辉要回护照,黎耀辉不想见他没有给他,他便觉得那个人不会离开他。但这一次他回来,护照放在桌上,屋子里空无一人。他才终于意识到,那个人不会回来了。

据说张国荣此时要赶回香港开演唱会所以何宝荣视角的镜头拍摄不完整,可惜可叹。

很多人说第一遍看时觉得何宝荣有点渣,不够深情。其实看的多了会发现,他在这段感情里才是出于弱势的那一方,他不是不够爱,只是不知道怎么爱,黎耀辉有父亲有家,但是他只有黎耀辉,那就是家。

10

黎耀辉:我现在才知道,他能够开开心心在外面走来走去的,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总有个地方可以回去,总有个人等他回来。


辽宁街小店

黎耀辉去了台北辽宁街的小吃店看到张宛父母时,他想不管张宛在哪里,他都知道在哪儿可以找到他。也领悟到为什么何宝荣可以肆无忌惮地跑出去鬼混,因为他认定家里始终有自己等着他。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吧,从前不懂,经历了也不一定懂,后来某一天你回想起从前,一瞬间就懂了。

故事的结局,他们活成了对方的模样,黎耀辉真的从头开始,回到香港回到父亲身边,何宝荣这一次找不到黎耀辉了,只能在那间屋子里等待着不知是否会回来的爱人,就像从前黎耀辉等他那样。


补一段叹息的情节:

第一天,黎耀辉与何宝荣争吵 ,原因是他穿着漂亮的夹克半夜出去买烟。

于是黎耀辉买回了很多烟堆满了桌子。 但是何宝荣把烟扔得到处都是。

第二天,何宝荣仍然出去买烟,但他穿着一身随便的衣服,回来还帮黎耀辉带了一份夜宵,可是黎耀辉却没有注意到,还把宵夜扔到了地上。

第三天,何宝荣乖乖待在阳台上 等着黎耀辉下班回来,可是黎耀辉下班了和餐馆的人一起踢球打麻将,没有回家。

补一个王导的恶趣味:


哭笑不得的摄影师

在演职员表的摄影助理一栏,写着黎耀辉和何宝荣的名字,因为王导用的就是摄影助理的名字。

影视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