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like you're dying

文/小麦

外面刮风又下雨的“呼啦呼啦…滴滴答答…”,被雨淋了的我冲进外婆家门,一进门就换鞋,还没来得及关门,一阵风吹来,“哐!”一声,仿佛把整栋楼都吓得发抖了,然后门锁掉了下来…

猝不及防,“啪”的一声,那声音淹没在窗外的狂风暴雨里,外公一个大巴掌落在我脸上,那时才上小学的我,哪经得住这么一大记耳光,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还好外婆把我抱住了。不敢大声的哭,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忍住不敢流下来,连抽泣都不敢,外婆把我带进房间,轻轻摸着我滚烫的脸颊,心疼的不知道擦着什么凉凉的东西…

小时候只要是去了外婆家,我们几个兄弟姐妹没被少打,巴掌都算不上什么事了,我还看过表弟小腿上有类似被衣架抽打过的痕迹…

“你家老头子这么凶,就你能忍。”很多人跟外婆说过类似的话。其实他们不知道,只有在外婆面前,外公才会听话得像个孩子一样,其实每次打完孙子外孙,外公都会后悔。但是老一辈的教育方式就是这样,认为好孩子都是被打出来的,这观念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每次被外婆“教育批评”过后,也会表示后悔并承诺要改。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下午四点半,是每天重症监护室固定开放给家属探望病人的时间。门一打开,不一会儿就有一股浓烈的味道充斥在我的鼻腔,里面的气氛也让人十分不喜欢。病床很小很小,可是躺在床上的人却显得更小。每一个病人床边都有不同的也不知道叫什么的机器,相同的是,床头都有一个机器,屏幕上有几条波动着的线,每条线的末端有个数字。

眼前一个熟悉的面庞,张着嘴,急促的呼吸着,“外公,外公…”,“爸爸,文文来看你了,爸爸…”

“呵呲…呵呲…”只有听上去很辛苦很急促的呼吸声作为回应…

“爸爸,爸爸,我们来看你了,听到没有啊?…”依然还是“呵呲呵呲”的呼吸声,我看爸爸在外公耳边呼唤着,“算了,外公看起来好累了,别吵着他了吧…”

“老头子,不用担心哈,放心啊,医生说了,很快会好的,好了我们就回家哈。”听到外婆的声音,外公睁开眼睛,吃力的转过头朝声源看了一眼,然后又继续吃力的呼吸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成人的正常呼吸频率是16次每分钟,老人家的呼吸一直在36、37下不来,脑部缺氧,可能需要插有创的呼吸机,他又是肺气虚,怕排不出气,如果插了呼吸机,就要把之前插在肺里帮助排气的管换一根粗的…”

医生平静中又带点沉重的语气跟我们讲完这么多,我看着隔壁床插着那个有创呼吸机的爷爷,一条大管子在他嘴里,别说他被插着难受,一个正常人看着都难受…

“我们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再决定吧…”

“噢,对了,他第一天进ICU的时候,我们的护士听到他说…'不治了,要回家',那时候你们刚回去。”

“今天我在家搞卫生的时候,在房间找到一瓶老鼠药,老头子又买了…他应该很辛苦了。”外婆的意思很明显,不想看着外公这么难受,不想同意插管。

“让那些医生试试有意识的时候在鼻子上嘴巴里插几根管子待十分钟试试啊!”小姨在电话那头很气愤,看着也是不想同意插管再折腾…

“医生,我们不插呼吸机了,晚上我们会再过来送粥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度数好像加深了,去换副眼镜吧。”

一进店门,就看见一个泪眼汪汪的小女孩躺在她温暖的婴儿车上,我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小朋友哭了就不可爱了喔”。然后就自顾自的挑镜框、检查度数。

“要等弄好就拿还是明天来拿?”老板问我,我看了一眼那小女孩,正好她也看着我,“在这儿等会儿吧。”…

“叫姐姐。”老板逗着小女孩,可她往她的被窝里躲了躲,估计是怕生吧,也不做声。

我蹲下和她玩,原来我眨眼睛她会笑,“这是你爸爸吗?”我指着不远处的老板故意问她,“他是我舅舅,(然后指着我旁边的阿姨)她是我外婆。”小女孩用她的小奶音认真的给我介绍,很快我们就熟络起来…

末了,我走的时候她还给了我一个飞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生不息,每天都有人老去,每天都有新生命的降临。人避免不了七情六欲,难过了哭过了别忘了要擦干眼泪。不过都是在这儿世上走一遭,做什么不要紧,不要让自己后悔就行。

最后推荐一首歌《live like you're dying》

i'll take every moment
i know that i own them
it's all up to you to do
whatever you choose
live like you're dying
and never stop trying
it's all you can do
use what's been given to you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